【手天使】老K生日快樂~想打手槍時,馬上有幫手~(面談義工Vincent/文)

時序來到九月下旬,不時傳來武漢肺炎第二波將在年底再起之際。手天使的服務,也在這三個月裡忙著啟動,也讓性義工和行政義工人仰馬翻。因為要把近一年來,仍照著節奏進行著的面談工作,因考量疫情而要保護延後出任務(性義工服務受服務者)的雙方,在八到十月裡一一的展開。像是出貨般的熱鬧,手天使義工忙著把重障者被堵塞的慾望,給一一的出清!

說起這次的面談有點跳Tong。因為老K是第二次申請服務,手天使的程序是,服務者的三次面談,都是由同一位面談義工擔任,這樣第二次面談時,可以省去新的面談義工要再重新認識受服務者,也加上第一次面談後,幾已成為了熟悉的朋友,如此再來的一個半月的面談時間,可視需要縮短時間。而老K第一次的面談義工Steven,因工作繁忙,很難抽時間來做第二次面談,如要等他有空,要到明年初了(對的,我們義工都是要利用工作或學生讀書以外的時間來完成的,手天使沒有一個是有給職的)。擔心明年疫情會更長,也心疼老K不該讓他再多等一年(他申請第二次服務已等了三年了….),於是我破例接手面談老K的工作。

我們的時間沒交集
說真的,要找彼此可以聊天的時間(我們面談都用聊天的方式來進行,不是大家想的那麼制式的一問一答),真的好難哦!我只能用下班的時間,而老K則只能在每天下午4點到5點的時間(他家人忙著準備晚餐)或家人不在他身邊的空檔才能和我電話聊。我們也才溝通出下午4點到5點的時間,他家人完全不在身邊後他line我,而我視工作忙不忙,不忙我就先工作放一旁和他聊,要是忙那就Bye~改天再聊。但我開始慌了…我們的時間很少有交集,最後,只能單方有空時,就互相在line裡丟話題,待對方有空就文字回應。只是文字的交流很冰冷,戀情不會有火花(即便朋友,交情也不會啟動)。老K似乎也懂這個感覺,我就常接到他猛call,我也忙著丟line『對不起!我在錄音中….不方便聊!』而我一有空,也向要像戀人談情說愛般急切的努力call他,『我爸媽在旁邊…我不能聊,你可以打字聊嗎?』哇靠~我們不是戀人,我只是想快點促成性義工幫他打飛機,但老天卻要如此的折磨我們倆….在搞什麼飛機?

我要享受女性幫打手槍
老K在第一次被服務後,一直在關注其他受務者的分享文,有的提到幫打手槍以外的服務就好羡慕,並為自己的沒有耐性,而先申請了男性性義工幫打,而有小小後悔。其理由是『我能被女性性義工服務就少了一次機會。儘管第一次的男性性義工,也讓我高潮的享受了。』所以很期待這次的女性性義工來服務他~近卅的大男孩,他的性是成熟、是健康的,讓他忍著無法自己來的痛苦,怎不會想早早解決呢!?儘管心疼他的處境,但我也要照著手天使的遊戲規則走。他很可愛也很聰明,不斷的試探我,女性性義工可以服務到什麼程度。我回以『就僅止於打手槍哦!其餘的要你自己努力去表現,去說服女性性義工你想再多要的部份。就像你追女朋友,你在約會時,你也要先試探她、要努力的討好她逗她開心,取得她的信任後,你才能去摸她的手,取得對方的同意很重要。我們在追求男女朋友都是這樣開始的哦!加油~表現出你最好的給她看~』。

vincent截圖 

 

 

在老K經過第一次服務後,他在和朋友(以前的同學)聊天時,朋友說他可以找手天使。而老K都據實的告訴好友,有接受手天使服務,所以朋友都知道。但朋友都沒有驚訝之類的言語,這倒也讓老K更能很自然面對自己的情慾。如果在每一位重障者的身邊,都能幸運的像擁有『理解』老K的朋友,那我們重障者在情慾沙漠裡,或也多了些綠洲。而在等待第二次服務的老K,也是等待了三年的排隊,和他聊時,他提到一年沒打了,我頓時一堆問號?老K的雙手不是無法移動到那話兒,也無力握起小小K?應該是等待了三年吧!他據實告訴我:『是我好朋友幫我打的…但沒辧法常常幫我,離上次也一年多了……』

專業的雅雯(右前)教行政義工使用移動帶(安全、方便好操作移動重障者的輔具)。(家幗/攝)

(家幗/攝)

第一次服務老K時,他自帶移動帶,而沒了移工看護的他,安全的移動他,行政義工雅雯則去借了移動帶來。服務前她也找了使用移動帶的影片,供行政義工觀摩,並也在進行服務前一個小時,召集行政義工來個實際操作移動帶。這次行政義工人數也動員的多些,同時也情商熟悉老K的好朋友(陪同老K前來者),一起來幫忙移動。而也為了完成老K希望在生日的這一天接受服務,我們除了在他生日這一天幫他服務,也請行政義工Welson事前就買好了蛋糕,準備在服務完老K和訪問後,我們一起幫他慶生。

老K身體狀況在等待的這三年來又變嚴重,肌力又更衰弱了。其手無力到無法抬起,手指也無法夾起香煙。和父母睡在一起(方便父母要常起身幫他翻身),個人隱私是完全不用想的,對他和他父母都是無奈。話說回來,即便他能單獨的睡在一個房間又如何?還是無法自己打手槍…這也讓我在這次的面談更感無力,手天使一直在努力的透過服務後,要讓重障者找到一條情慾的出口。但像老K的狀況,如果你還『鼓勵』他要努力呀!要奮發的讓手動起來打手槍呀!在他的手完全無力,移動一下也千辛萬苦而不得,這樣的『鼓勵』是不是不人道且霸凌!在手天使能服務他的三次後,會有誰還願意來幫他?我期待一直否定手天使三次服務不夠的人,都能站出來一起幫他們,而不是只是空口話愛心。只期待手天使做好做滿,這不會改變重障者情慾的困境的。為什麼只會否定倡議障礙者性權的手天使,卻不會轉向問各個障礙團體?滿口身障福利做的很好的政府?他們為什麼一次都不做?

在手天使堅持服務裡,重障者不用付一毛錢。所以這次老K往返都要坐無障礙計程車的車錢,完全也是手天使來支付。單趟的車錢就花去七百元,以一般人搭計程車車錢跳錶算只要一百多元,再怎麼繞也用不到二百元。唯獨搭載輪椅族,不能跳錶算錢就算,還用叫價的單趟七百元!計程車業者把我們輪椅族當盤子就算,連台灣政府交通部也充耳不聞(不知多少的輪椅族申訴也沒用,這就是官商勾結,徹底侵害輪椅族的權益),這樣來回二趟就花去了1,400元!身障者己是經濟弱勢,如果連出門的交通還被如此這般無情的剝削,比一般人民的交通支出高出不知多少倍,如此不少輪椅族連計程車也搭不起,連門都出不起,叫我們要如何融入社會?多諷刺呀!這就是台灣的身障福利政策!還是改回『殘障』福利政策,比較符合吧!不是把殘障一詞改成身障,一切就好轉了!

這次的服務,因為老K的看護移工休假回國,卻因為疫情無法來台灣。他這一年多來,是處於沒有移工,而依賴家人的照顧起居,也因而造成出門的機率也變少了。這是依賴移工看護的重障者,所受到的衝擊,但我要老實說,政府也沒能盡責的顧到這些….而這次也是老K的朋友陪他出門,老K的家人也才讓他出門的~真的很為老K高興,他有不少的好朋友。大家可能會想,老K的這些朋友真是有愛心和高超的人格,但如果只是單方面的愛心,我想不會持久的。或許大家可以想想老K在這段友情裡,是否也用了多少心在經營呢?當你把事事唯愛心論給抽離了,你就可以看見更多障礙者真實的樣貌。

未滿90分鐘的哀傷
當性義工在進行服務時,我們行政義工就在另一房間等待,這段等待服務90分鐘結束的時間,往往也是我們義工之間掏心的時間,感性的話有時還會成為彼此的心靈加油站。而有時還會成為性知識的加油站時間,不一而定。但也總給我們充分的利用了。在這中間也確定了,在老K結束服務和訪談程序後,我們要帶他到另一空間,我們所有義工一起為他唱生日快樂歌慶生吃蛋糕。這也是這次出任務,我所期待特別的服務。等待90分鐘結束的時間中,我們還沒聊的盡興時,約還有半小時吧~依汎傳來了『結束』的訊息。我楞了一下,以往的經驗都要我們去提醒90分鐘已到。而老K的『要射3次』言猶在耳,我們得馬上前往服務的房間接手,讓性義工回來休息並受訪(是的,手天使的性義工,還真的不是人幹的,要服務還要受訪,更要寫服務的心得分享,真的勞心又勞力,這樣寫出來,手天使會不會更找不到性義工了呢?)。

而在看到了老K,我小心奕奕的想要在互動中,想探尋提早30分鐘結束,是發生了什麼事?但這都要在行政義工把老K給移動到輪椅之後,再來找答案了。也是同樣的三位行政義工和老K的好友,一陣努力透過移動帶把老K給安全的移到他的寶座(電輪)上,我的心才安了下來。畢竟給受服務者高興的出門高潮愉悅,也讓他們平平安安的回家,可是我們的職責呢~

手天使祝老K~生日快樂~~天天有人幫你打手槍喲~(vincent/攝)

接著要訪問老K時,也想解開今天他的感想,外加那30分鐘的謎。老K冷不防的和我說,他要趕回家了?只有10分鐘不到的時間,就要離開了。我當下晴天霹靂,訪談至少15分鐘+慶生時間,外加移動時間,隨便想一定不夠時間,但我不能多做考慮,馬上進行訪問,同時在腦海中,馬上展開搶救時間計劃。但我仍訪問了老K的服務後感想,他告訴我沒用到90分鐘,是因為他父母要他早點回家(我心裡想,老K也真乖,要是我才不要咧…但他的條件能有多少的自主性?)。所以他沒有完成這一年來都沒有射,想畢功一役於這次的『射三次』(儘管也射了二次)……十分鐘的簡單的訪問完他後,我暗示行政義工Welson到旅館櫃台拿我們寄放在他們冰箱的蛋糕,並於另一間交際空間會合,要給老K驚喜。但突來的老K要提早走,真的打亂了原先我所安排的用心,但還好當老K看到Welson拿著蛋糕(根本來不及插上蛋糕),和夥伴們唱著生日快樂歌時,看到他驚喜的樣子。他很意外,我們願意選在他生日這一天服務他外,還幫他慶生。但煞風景的是,唱完生日快樂,我只能示意夥伴把蛋糕再裝回盒子,有些行政義工一臉訝然不明所以(因為我根本沒時間知會他們)。我決定蛋糕就讓老K帶回家去吃,我急著要送老K去路口,坐已預約好的無障礙計程車。只見老K輪到旅館門口時停了下來,沒有要再讓電動輪椅再移動的意思。我一下摸不著頭緒,他老神在在的回我:『我要先抽完一根煙,再走。』老實說,此時我心裡冒出了一個字『幹』,閣下不是要趕時間?我氣喘噓噓的看著這位老爺,他好友幫拿煙放到他嘴裡給他抽,從頭到尾他不用動一個指頭,老K氣定神閒的一口接著一口的哈著,還不急不徐的和行政義工Arthur聊著~我只知這下子,我無言了。(此時,我心想我一定要在我的分享文裡,寫下這段事,看看老K看到我的這段文字,要如何來謝罪?哈哈~)等老K很爽的抽完一根煙後,他才爽快的往著停在路口的無障礙計程車移動。

vincent 拍下行政義工18歲Arthur手中,即將要隨老K回家的蛋糕~(此時老K口中叨著一根煙笑著我~~靠)

看著老K上計程車後,離開的背影,我喃喃自語老K也不會聽到的:老K生日快樂,祝你想打手槍時,馬上有幫手~(面談義工Vincent/文)

*****  和服務老K第二次相關的分享文,敬請參考 ******
【手天使】關在籠子裡的猛獸等待救贖(受服務者老K/文)
【手天使】送你一個吻~害羞讓我幫他善後(性義工依汎/文)

*****  
和服務老K第一次相關的分享文,敬請參考 ******
【手天使】原來射精是這種感覺(受服務者老K/文)
【手天使】成為手天使(性義工周元大/文)
【手天使】我陪你一起「戰」出來(面談義工Steven/文)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