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障礙者情欲故事三】育兒 激情化為烏有(鏡週刊)

劉于濟(前)是極重度肌肉萎縮症患者,除了推動電動輪椅操控桿,其他都需外傭(後)協助。

劉于濟(前)是極重度肌肉萎縮症患者,除了推動電動輪椅操控桿,其他都需外傭(後)協助。

攝影|賴智揚 楊子磊    作者|特約記者陳函謙   2018.05.22 07:02

親密感與性是人類基本需求,牽涉了自我認同、心理健康及人格發展。但多數障礙者的感情及性生活並不順利,家人關心的是就學、就業、照護等直接議題,「不做愛又不會死」,但少了愛與性,生命豈不乾枯?連自慰都辦不到的重障者,該何去何從?

我們採訪了3位不同年齡、性別和性傾向的障礙者,聽他們分享性的美好或挫敗,那是對親密關係的追求與渴望;不論身體是何樣貌,被愛、被接納與被了解的期待,並無分別。

劉于濟 33歲 租屋管理公司行政 台北市

劉于濟是肌肉萎縮症患者,卻是重度身障圈中的「人生勝利組」。他口才流利,參與社運成為重障者代言人,與妻子李誼芳的戀情被拍成紀錄片,2年半前生下健康的兒子,殘而不廢的勵志故事屢獲報導肯定。

然而孩子的出生,使劉于濟經營十年的愛情神話一夕變色。首先,為了兒子,劉于濟夫妻改變了晚睡晚起的夜班作息,從此不再能避開同住的劉家父母、弟弟,彼此干擾不斷;原本就不甚投緣的婆媳倆,也因為育兒壓力、家務負擔與教養歧見,摩擦更深。劉于濟苦笑:「家人爭吵難免,本來都是我在喬,喬久了我的能量也耗光了。」

劉于濟與李誼芳結婚時拍了1組裸體婚紗照,他的性欲甚強,每週做愛3、4次。(劉于濟提供)

劉于濟與李誼芳結婚時拍了1組裸體婚紗照,他的性欲甚強,每週做愛3、4次。(劉于濟提供)

陷入憂鬱 需要親密感

過去他的能量來自激越的性愛,「以前吵一吵,上床做個愛,我又有動力去解決問題。」但太太產後性致大減,心力投注在照顧幼兒,原本一週3、4次的性生活降為一個月頂多一次,劉于濟感覺遭冷落、不被需要,「小孩一哭就要處理,聊天時間很少。電影也沒空看,她三不五時去看婦幼展,我也懶得阻止她。」

睜眼就是茶米油鹽醬醋茶,讓劉于濟陷入憂鬱,凡事提不起勁:「我很需要那個親密感,可是溝通也沒用,她就是不要,問題短時間也解決不了。現在我就是任務型的生活,去買尿布奶粉,逼自己工作賺錢。」

他在臉書貼文發洩不滿、找朋友訴苦。已婚女性吐槽他:「這很正常,你有事嗎?」男性朋友則是勸他忍耐看開,劉于濟不解:「這是很多夫妻的問題,為什麼沒有被正視?」為何不找性工作者?「我要的是親密感,不是為了發洩…以前我們做都1、2個小時,親吻、聊天,很多互動。」

擔心偷拍 重心已轉移

我問劉妻李誼芳為何沒「性趣」?她說:「照顧小孩很累,我就不想做。」也顧慮24小時貼身照護劉于濟的外傭,「外傭半夜不睡玩手機,我擔心她偷偷錄影上傳到網路。」婚前曾有一任外傭半夜聽聞他倆做愛聲響,忍不住在鄰床自慰,「以前我不懂事,現在覺得不OK。外傭的感受也要顧。」

劉于濟(右)罹患肌萎症,無法自理生活,外傭24小時不離,晚上也須同房以便照顧。早上起床,外傭(左)需操作移位機,才能將他挪到輪椅上。

劉于濟(右)罹患肌萎症,無法自理生活,外傭24小時不離,晚上也須同房以便照顧。早上起床,外傭(左)需操作移位機,才能將他挪到輪椅上。

李誼芳的生活重心不再是性愛,而是賺錢養小孩:「我改變了,他不習慣,就講些讓我很有壓力的話。給我感覺就是下半身思考,沒有責任感。我也講不贏他,乾脆不要講。」

為了爭取障礙者的性權,劉于濟與妻小一起上街遊行。李誼芳推著掛滿大包小包的娃娃車,眼神緊盯著不滿3歲活蹦亂跳的兒子,偶爾走到丈夫的電動輪椅旁,把手上吃個不停的零食塞一點到丈夫口中。劉于濟無言張口接下,面無表情繼續跟著隊伍走。

劉于濟看到熟睡的兒子,忍不住嘟嘴逗弄。過去連等紅燈他都會與妻子親嘴摸屁股,現在劉妻得推嬰兒車照顧兒子,經常各走各的,讓劉于濟很鬱卒。

劉于濟看到熟睡的兒子,忍不住嘟嘴逗弄。過去連等紅燈他都會與妻子親嘴摸屁股,現在劉妻得推嬰兒車照顧兒子,經常各走各的,讓劉于濟很鬱卒。

我想起劉于濟哀怨的玩笑話:「我發現父權還是有它好用的地方…我如果不要搞什麼性別平權,現在是不是可以正大光明用大男人主義的方式解決這一切?」

編按:以上報導連結自鏡週刊【障礙者情欲故事三】育兒 激情化為烏有

鏡週刊【障礙者情欲故事】系列報導,敬請參考:
【障礙者情欲故事一】冒險 初嘗禁果滋味
【障礙者情欲故事二】不婚 免遭他人羞辱
【障礙者情欲故事番外篇】壓抑 草食男不孤單
【障礙者情欲故事番外篇】愛人 生活就有動力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