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妳看不出它很開心嗎?(性義工沃沃/文)

其實,我見過小田。

我記得很清楚,加入手天使的第一年,第一次出任務,當時服務的對象就是小田。那一天,我以行政義工的身份,在一旁觀摩學習,因為是菜鳥,所以幫不上什麼忙,只記得印象中,小田很年輕,很有禮貌。

再見面,竟然已經過了五年。小田都已經離開學校,成為他口中「工作壓力滿大」的大人了。

每次以性義工的角色出任務,心裡都是緊張的。這次當然也不會例外。但因為是見過的人,似乎又感到比較篤定,只不過,任務當天,我們沒有順利拿到無障礙房,以致任務推遲了快一個小時,等著等著,心情不免又動盪了起來。

疫情期間,大家對清潔衛生都很小心。行政義工問我,會不會擔心?我倒覺得問題不大:如果我應該感到害怕,對方恐怕更害怕呢。因為我們跑來跑去、摸東摸西的程度,絕對遠勝於對方。等待房間的時候,在行政義工的提問下,我才整理出自己緊張的理由,原來跟任務本身沒什麼關係,反倒跟我自己的工作有關。這陣子工作量太大了,身心都被趕不完的工作佔據著,時間感異常壓縮,前一晚還夢到這一趟任務,天氣不好車子誤點,我在夢中一直狼狽地換車、跑步、趕時間,頭髮都濕掉了。

沃沃接受服務前的訪談(家幗/攝)

小田跟我印象中很不一樣。再見面的一刻,我發現自己一點也不認得他的臉了。時間可以將淡淡的記憶洗退到近乎空白。但我倒是清晰記得,小田的手不方便,無法握水杯,手指使不上力,也記得他的身體無法動彈。既然他無法做什麼,那我就要想辦法做點什麼。於是我準備了按摩精油。是一種調和了八種木質香氣的精油,我自己平常也用的。但又怕他身上留下氣味,被家人追問可就麻煩了。這一問,才知道他自己請了看護,已經離開父母家,獨立了門戶。

小田是一個很客氣的人,言語之間,會主動強調自己是個紳士,絕對尊重我。他非常害羞,不好意思進行眼神接觸,過程中,甚至會將臉瞥到一邊去。一陣子過後,才回過臉。然而,害羞歸害羞,他依舊保有某種「典型」的異性戀男生反應:他喜歡看。當他克服了害羞,會去注視我的手,看我的手在他的性器上上下下、旋轉滑動的樣子。他看得很專注,將視覺集中在這一點上。我問他:會太輕或太重嗎?他說:不會啊,妳看不出來它很開心嗎?對對對,看得出來,看得出來它很開心。小田這句話太可愛了。是這九十分鐘緊張而短暫的邂逅中,最輕盈的一句話。有他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結束後,我弄了熱毛巾,為他清潔、擦拭。突然,我聽到他很小聲地說了一聲,糟糕。問他怎麼了,他很不好意思地說,他需要尿尿。我拿杯子充當臨時小便瓶,很順利地解決了這件小事。除了照顧生病的家人,這是我第一次幫陌生男子「把尿」,真是很特殊的經驗呢。

小田雖然不太能動,個性也害羞。但他依舊是有主動性的。這份主動性,表現在他的臉上。然而,小田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他的表情,只有我看得到。當我開始使用潤滑液,進入了所謂的「正題」,小田的害羞(那社會化的外衣)很快就退去了,全心投入於「感受」,並且浮出了「性的微笑」。當他將撇開的頭臉回正,注視著自己的陰莖跟我的雙手,那專注的凝視,對身體不方便的他來說,就是「主動性」的表達。小田射了之後,勃起的狀態依舊很顯著。他希望我繼續。我一邊問著:這樣舒服嗎?不會難受嗎?他再次回我:妳看,它不是很開心嗎?

哈哈哈,好喔。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性義工沃沃/文)

~想知道2020我們做了什麼,及想加入手天使者~快來參加--
2020年手天使年度分享會──障礙者色情平權

******  和第二次服務小黑相關的分享文,敬請參考 ******
【手天使】交給上天決定吧(受服務者小田/文)
【手天使】昔日的禮物,今日的笑容(面談義工小齊/文)
【手天使】這次放的不是煙火卻開了花(行政義工劉小姐/文)

*****和第一次服務小田相關的分享文,敬請參考 ******
【手天使】聖誔節禮物-最爽的高潮旅程(受服務者小田/文)
【手天使】身殘屌不殘(性義工依汎/文) 
【手天使】手天使收到的禮物(行政義工小齊/文)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