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謝謝你完成了你允諾的主動(面談義工家幗/文)

Momo:電動輪椅生理男/受服務者(申請者)
Momo爸:生理男直立人/家人
家幗:手動輪椅生理男/面談義工
威爾森:生理男直立人/行政義工
依汎:生理女直立人/本次性義工
阿瑟:生理男直立人/行政義工

行政義工不只完成了服務前後的行政作業,同時也給予我們障礙面談義工無微不至的援助~(Welson/攝)

那天任務完成離開Momo家,準備返程時⋯⋯

@順利返程

「你買好了嗎,我們這邊無障礙計程車已經到了,在等你囉。」阿瑟撥了電話給爾森。
「沒關係,你們不用急,我先幫輪椅上車。」計程車司機聽到了電話,不疾不徐地告訴我們。
「依汎,你先上車。」
「司機先生大哥麻煩你了,我們等一下直接到高鐵站就可以。」
「好,沒問題」接下來他就慢條斯理,並且動作細膩的拉出計程車的斜坡,扣好皮帶,啟動電動攪鏈,雙手扶在我的輪椅後方,讓輪椅緩緩地進入車廂內。
「可以嗎,好,你輪子的煞車煞住。」聽著他的提醒,我也讓自己調整最穩的坐姿。
「這是安全帶喔。」
這時他已經扣好輪椅與車底的地扣,我看到前座阿瑟,汎,都坐好等著爾森,就在司機先生關好後車廂的同時,爾森已經回到車門邊,也打開了車門進來。
司機先生確認了我們都繫好安全帶,方踩下油門。

爾森:「我剛剛在等的時候,一開始沒什麼人,後來人越來越多,還好我先點了。」
「對呀,他爸爸上次就跟我說,這一間牛肉餡餅,很多人老遠來買,一次就買一大堆回去吃。」趴在第二排椅背的我。
瑟:「 真的有那麼厲害嗎,可是我剛才還說我要吃韭菜盒。」
爾森:「沒關係我有多買一個餡餅」
瑟:「好,那我一定要嚐嚐。」坐在前座的阿瑟轉頭望著,剛剛還專心回手機訊息的汎,似乎已經閉目休息,阿瑟露出一臉疼惜的眼神。
爾森:「我覺得你們一人點一個牛肉餡餅太少了,我剛剛到的時候,看他牛肉還沒有煎好,我就先點了一個豬肉了來吃,很驚訝耶,是好吃的喔!還好我先點了,後面越來越多人點,我一邊等就跑到旁邊去點了鹽酥雞。」
「原來,還在想說你怎麼這麼久。」
「我們等下到車還能買別的東西一起吃。」
「像這種很多人排隊的,一定是真材實料。」一邊分著鹽酥雞給醒著的我和阿瑟。
在我們咀嚼的當下。
「好吃的餡餅我們這裡還有很多間耶,下次你們下來可以去試試看⋯⋯」司機先生技巧地插入了我們的話題。
接下來一直到高鐵站路上,我們分享了好多事情。不過,沒有透漏我們此行的目的⋯⋯
從司機先生的談話裡面知道,他們無障礙計程車,這一部分經營方向。他是如何與同行夥伴協力,以及增加自己在旅遊上面的專業,與曾經接觸過的許多身心障礙者種種。
也和我們分享了他經營的粉絲團,大家馬上貢獻按讚分享。
到達高鐵站輕輕的叫醒依汎,在司機同樣細心的動作下,我們下車趕赴售票口。
沒有留意到,假日傍晚這一個大車站,肯定大排長龍,等我們處理好換票,已經沒有時間再去買額外的食物,在列車進站前,只能來得及拍下夕陽的天際線,奔回台北。

傳說中的牛肉餡餅,撫慰了義工的胃。(Arthur/攝)

@你不吃嗎?
不想一個人在單獨坐,依汎,坐入了七車輪椅席的綠座內,要挨在我身邊,有人陪她的安全感。她時而小女孩的樣子,我並不陌生。
爾森與阿瑟的座位在自由車廂,於是我們這邊兩個牛肉餡餅,他們帶著韭菜盒與另外兩個牛肉餡餅往後走。
高鐵車開了不久,依汎抬起頭離開手機畫面:
「肚子有點餓了,我們來吃東西吧。」
她把其中一個牛肉餡餅旳給我。
「等一下」我剛接過手,想了一下,「妳先把我的放在妳前面的網子。」
「為什麼?你不吃嗎?」
「沒關係,妳先吃,等一下妳就知道為什麼了。」接下來我慢慢地打開水來喝,內心暗忖,等一下應該會如我想的吧。
眼角的餘光看著,她不特別大口的,咬著餡餅,可能是怕餡餅噴汁,或者是也沒那麼餓吧。
沒幾分鐘吃完了那一個小圓餅。
我依稀記得她舔了一下上下嘴唇。
然後呆呆地看著前方,微微的轉過頭來跟我說:「我知道為什麼你不吃了。」語帶俏皮地一個字一個字吐出來。「另外一個餡餅也是我的囉!」
「中!」這時候我的內心,彷彿料中什麼大事一般,暗暗地得意,揚起嘴角慢慢地跟她說:「是不是,一定會想吃第二個吧!」
見她點了幾次頭:「不錯吃耶,很可以唷。」

在她慢慢享用第二顆餡餅的過程,跟她說上一次我來拜訪時Momo的爸爸,是如何建議我一定要買幾顆回北部吃路上吃。我上次吃過之後非常的驚喜,這次剛好有時間就覺得一定要推薦給大夥,沒想到來不及買其他食物。
就覺得,兩個人各吃一個,留下龐大的意猶未盡,不如兩個都跟給依汎吃,一次飽嘗美味。
我跟依汎說,我上次吃了四個呢!
但這次,你們都覺得好吃,我沒吃到比吃到還開心。

@回程訪問

這一個任務,是一整年的年底,收關之作了,為了趕車,讓大家好好的回家休息,我們在路上完成任務結束後,性義工的訪問。
聽依汎娓娓道來,她看到Momo頗為嚴重的身體狀況,已經要靠機器呼吸。依汎說著如何進行這一次服務的體驗,以及讓Momo感受這一次的高潮,還有他所期待的身體接觸。
依汎敘述整個90分鐘的過程,同時讓我回憶到任務進行的那時候,我跟兩位行政義工在外面,與Momo的爸爸聊天的過程。
Mo爸很大方地和我們分享了從兒子小時候發現有這樣的疾病狀況,一路以來進自己的力量,親力親為的照顧與陪伴兒子,求醫與上學。
同時與太太還要兼顧自己的小工廠經營,他覺得自己非常的幸運,他還能夠憑藉著自己的力量讓兒子跟家人有安穩的居所,一路以來找醫生、找方法,克服萬難,都還能夠應付。
他說有許多家庭,可能同時還會遇到經濟困難,或者其他家人也都是需要被照顧,左右支黜,沒有辦法向他這樣給岀照顧。

@何其不易的幸運

我與Momo都是不可逆的疾病,在交流這個部分格外的能夠有共鳴。
Mo爸也說,看我能夠出來訪談其他重度障礙者,我也是幸運的一方。
我店頭如搗蒜,肯定的眼神回應他。告訴他我也深深的這麼覺得。
Mo爸做過家長會長,也常協助學校其他重度障礙家庭,跟學校兒子的同學建立良好的互動,一直到兒子後來無法上學的程度。那些小時候的同學,長大後偶爾還會結伴來家裡探望他兒子。
我聽著Mo爸爸的訴說,完全沒有感覺到他在稱讚自己的付出,他只是具體而微地告訴我,他實際做了哪些事情,並且也分析,很多事情他思考的角度。
也分享如果不是他很幸運有自己的事業,他也無法這樣照顧到一家老小。
Momo的爺爺奶奶,分別出來跟我們打招呼,他們對任務其實不知情。
與Mo爸的話題偶有沉重,卻也偶爾聊到天外,他分享了自己閒暇的時候騎重機帶著太太在外享受飛馳的興趣。
同時他也感謝自己的太太,能夠和他一路相守攜手彼此共同經營興趣與這一大家子。
聊到他們在家打拼自己事業的那幾年,同時要跟美國廠商競爭日本客戶,而台灣的產品在當時如何得到龜毛的日本人青睞。
我一路聊到現在他們那個產業的現況,以及中國大陸大量廉價產品與他們的不同。
在話題中間,我們同事也知道這一次的申請任務,是他鼓勵兒子,而自己的太太也知悉,並且支持。
我們交流者社會環境對於性議題的保守,也看見彼此開放心態的真誠。
雖然這是我上次來拜訪,就已經知道的,然而再一次慢慢地聽Mo爸訴說,聽的那時依然內心震動。

@一定要說

任務完成,我在房間為Momo錄音訪問時,他依然省話,我想一方面也是他累了,鼓勵他在之後的心得寫出來自己的感受,並且告訴他,這是任務我要非常感謝他的部分。
在最開始視訊對話的時候,我跟他說,我不會很頻繁的跟他Line,他要主動跟我聊天,主動提問題,這樣我們的任務才會盡快進行。
而這幾個月,他都作到了主動,非常感謝他,他的主動讓我看見他的動力,也讓我們覺得我們的服務非常有意義。

『謝謝你完成了你允諾的主動,不是躺著等待命運操弄!』

另一件我在任務前就準備一定要說出的事情。在離開他們家之前,我請Mo爸將Mo媽請出來,面對面地跟她深深地鞠了躬,並且跟她說,謝謝他們這麼照顧自己的孩子,他們的故事,給了我很多鼓勵跟感動,表面上我們是來這裡提供服務的人,但我們在他們一家人身上,得到的能量更多,謝謝Momo的媽媽。

vincent口中的異性戀暖男—面談義工劉家幗。(Arthur/攝)


@
當頭棒喝

幾個月前,接到Vincent 派這次的任務給我時,我首先聯絡Mo爸,通過電話,接著和Momo相約視訊認識彼此,並且說好在任務之前,我會去他們家拜訪。
電話中Mo爸說明他的情況無法離開家中,以及膀胱不一定能夠超過90分鐘不上廁所,可能他隨時要在房外協助,這些細節。
後來我找了跟他們住在同一個縣市的大學同學,陪我去他家拜訪,開車到他們家,我同學一路協助我,讓我順利地上下輪椅,以及後來抬進Momo房間。
那一天,跟Momo的爸爸一見如故地聊起他們照顧Momo的種種。過去認識許多障礙者家庭,許多從小是障礙者的家庭,父母一路照顧,抱到抱不動,才請看護。這回也跟Mo爸聊到這部分。
開車回家的路上,我又想起這件事,我同時想著,Momo的房間,整齊簡約,還有三個人的床位,床墊各有各的軟硬高低,Mo爸說他們還是有自己的主臥房,只是要照顧時夫妻會一起輪流。
想著這些細節,想著Mo爸的各種體貼家人小動作⋯⋯
突然,彷彿心頭被電擊。

@我明白了!

明白,Mo爸不是不願放手讓別人協助照顧兒子的那種父母,
我終於明白,一位臉友(他有個肌肉萎縮症兒子),常常在臉書上說,不管忙到多晚,只要睡覺時抱著兒子肉肉的身體,都值得。
我明白了,對這個爸爸而言,他的孩子雖然需要他24小時的照顧,但彷彿就是因為這樣,這個孩子依舊像是襁褓時期,那奶香奶香的娃兒⋯⋯
作為父親的他,愛著孩子的每一吋肌膚,一如他還是嬰兒的時候。
他們能夠有多少時間呢?
重病的身體是如此的光芒短暫,我再也不會在心裡責備他們不願意放手,我再也不會認為他們一定要尋找其他的人力支持,我真的明白了。
什麼是心頭肉的一種愛。
想懂這事,握著方向盤,淚流滿面。(面談義工家幗/文)

*****  和服務Momo相關的分享文,敬請參考 ******
【手天使】初次の女體零距離接觸(受服務者Momo/文)
【手天使】一起躺進裝滿父愛的暖暖大床裡(性義工依汎/文)
【手天使】家幗,我要怪你!(面談組組長vincent/文)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