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越來越不懂愛(性義工小陶子/文)

進入手天使三年,跟過幾次任務,都是行政義工的角色。這次臨危授命擔任性義工,整個感覺很新鮮,雖然以前聽過其他人描述現場情況,實際進去房間還是頭一遭。

小亨利的口語表達能力和速度比我想像的好,他表示自己稍微有點緊張。

囫圇吞棗就上工囉~(小陶子/攝)

我們花了一些聊天和訪談的時間,想了解他對A片的喜好,還有他的性幻想場景。經驗不多的他,分享了腦中性幻想的角色和場景。原本電視有在播送的特殊頻道,他希望可以關掉,因為不是他喜歡的性幻想類型,加上他希望是兩人獨處的精緻時光。少了電視的聲音,房內頓時安靜下來,剩下精油的燈光和香氛薄霧緩緩繚繞。

一開始我詢問是否要再擦拭一下他的身體或重要部位,他說應該不用吧。

我很直接地回嘴說:「但是要提供服務的人是我,應該也考慮一下我的感受吧!」天哪,我自問是不是手天使史上最沒有同理心的性義工了。可是,「不要帶著憐憫和同情地提供服務」,對比,「有同理心溫柔體貼的提供服務」,告訴我,分寸和界線怎麼拿捏?

接著,我褪去他的底褲,陰莖已昂然挺立。我先用油性潤滑劑抹在陰莖,

後來發現容易乾掉,改成塗抹嬰兒潤膚油,增加手和皮膚摩擦的滑順度。中間時不時橋一下角度,讓麻掉的手或腳變換一下姿勢。後半段時間,我有越來越了解他的身體狀況。當然,他主動表達他的狀況,會有效幫助我節省很多摸索時間。我有告訴他,他很貼心的問我手會不會痠,那讓人感覺很窩心!

90分鐘的服務時間,一眨眼就過去了。在第87分鐘的時候,他問我會不會怕黑,因為他想試試看關燈,讓房間變成全黑。我說可以呀,只是我們時間只剩3分鐘。是不是我沒有提前預告,因為感覺到他接收這句話有點驚訝,我又一次地心疼和愧疚。

平撫小陶子服務後情緒的海幹法師~(小陶子/攝)

在現場我就有對受服務者表達我的歉意,他申請這次服務等待了2到3年的時間,我卻沒能讓他高潮,整個有種千古罪人的愧疚感。沒想到,他安慰我:「不要太沮喪,就當是交朋友,也是緣份,讓我們可以見面。你想想看,要讓兩個第一次見面的人,可以到達高潮,是不是沒有很簡單。」

整個服務結束後,變成我的反省大會,還好是沒有收費,不然他大可跟團隊客訴。從他問我的問題,還有他提出的需求,可以理解他對性的渴求、渴望的程度有多高。第一次的服務結束了,但是我心裡的悸動和疑惑還在,是不是因為我技不如人,還是我在意互動和公平,才會沒能讓對方高潮呢?我好像比較可以理解平常做愛的感受了,無分男女,如果沒能讓對方高潮,那確實留下了一些遺憾。

總結,身體上我把小亨利當成障礙者,但是心理上我沒有認定他有障礙。

於是,我跟小亨利的所有對話高度,都是我平常跟一般直立人的對話程度。心中吶喊著,服務真的沒有那麼簡單啊!是不是我只能給出我想給的,而那不是對方需要的?

******  和服務小亨利相關的分享文,敬請參考 ******
【手天使】第一次的接觸(受服務者小亨利/文)
【手天使】我的青春,誰關心?(面談義工小齊/文)
小編:小亨利未被服務前,特地的悲憤來文請參閱~
為台灣過頭的兒少法律,卻伐害了少數弱勢悲哀…
【手天使】不可能的性(申請者小亨利憤怒的來信)
【手天使】難實現的生日願望(申請者小亨利/文)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