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身障者性需求 須從教育著手

重障者父母為了好照顧重障孩子而將之去性化、去性別化,卻忽略了他們也有對性慾、愛情的想像與需求。(photo by網路截圖)

【台灣醒報記者方家敏綜合報導】身障者面對性需求,該如何解決?台灣障礙者權益促進會監事Vincent受訪時指出,很多人以為肢體的殘缺,意味著生殖器官也殘障,但實際上很多手有力的肢障者仍能透過自慰解決需求。但對於重障者在父母長期的監視下,情慾完全被封鎖,有遭去性化之嫌。前殘障聯盟秘書長王幼玲呼籲,政府應將性教育、性諮詢、性諮商入法,照顧身障者需求。

殘酷兒Vincent分享個人經驗表示,對於單身且手有能力的肢障者,或許在個人隱私空間時,是可以透個人自慰來解決。但對於手腳嚴重無法自行移動,或手沒有力量的肢障者,其生活環境完全是在家人或照顧者,24小時監視狀態下,完全沒有個人隱私,其情慾是完全被封鎖的。

【障礙者遭去性化】
「在實際生活中,看到很多重障者的父母認為,『只要讓重障孩子給安全的生存下去就好,吃飽穿暖就好。性的需求,不用啦!不用想東想西…』」Vincent說,在社會中不難看到,父母為了好照顧重障孩子而將之去性化、去性別化。父母的觀念正是困境來源,他們認為「生存下來比較重要,其他就不要去想了。乖乖被養到老就好。」

對於一些智能不足的女孩,在屆發育年齡時,為防止其生理衝動或被性侵受孕,常被強勢的結紥或切割子宮。「這從家人的角度來看,是保護他們,是好照顧他們。但在人權上來看,這完全是一種暴力,其中卻也摻雜了父母的苦。」

【身障者無異直立人】
Vincent指出,身障者實踐性權時,社會上往往會有這言論出現:「殘障者沒有性」、「你們也會有性的需求呀?」這樣的說法,外界多以為肢體的殘缺,也意味生殖器官也殘障,也會認為重癱者沒有性的慾望。「其實,性不只是器官顯現而己,大腦意識也是主宰性和慾望的來源。」

Vincent希望在可以深入探討殘障者的性教育。「目前台灣的教育,在性知識的教育都不夠了,他們還有能力或意願教導大眾認識殘障者的性嗎?之前啟聰學校的學生遭受性侵,看看學生與教育單位是用什麼心態再處理,就可以看到政府的心態。」

【身障性教育制度化】
「不管是哪一種障別,我們都是人,人的七情六慾我們也有!」伊甸台北萬芳啟能中心主任謝清桂表示,既然是人就有性需求。但多數人對他們性需求卻刻意忽視或不願正視,連身障者家人也以為用錢買外籍新娘就能解決。其實荷蘭有專門為身障人士設置的性服務機構,美國則有就業輔導員協助身障人士,委請性工作者解決其性需求,讓身障者能穩定工作等。近4年,伊甸萬芳啟能中心都會邀請台北啟智學校的老師前來,就不同障別進行性教育,讓學員正確認識兩性關係。

「身心障礙者的性需求,過去長期被忽視,甚至是被歧視,認為身障者只有節育、結紮一途。」前殘障聯盟秘書長王幼玲表示,殘盟盼望透過立法程序,循序漸進照顧到身障者的性需求,政府應把性教育、性諮詢、性諮商入法。(2014.6.2.)

註明:新聞稿連結自
http://anntw.com/articles/20140602-oVOb

您可能也會喜歡…

2 個回應

  1. 胡瀛光 說:

    我本人2009年右腦谥血造成左邊殘疾成為身障人士老伴2002年因病往生
    因為只有三個女兒沒有兒子女兒遠傢國外每 每有需要 不知如何開口
    從網路得知有手天使身障朋友得到性踾有望囘歸快樂人生
    希望社會大眾瞭解社會弱勢族群身障朋友也是有性稫需求的 !

    • admin 說:

      謝謝胡先生在這分享您的想法,感動!手天使需要重障者透過各種方式來抒發身障者被漠視的性權!和手天使一起捍衛身障者的性權!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