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潛入深海,尋找深埋其中的那個人(面談義工黃雅雯/文)

接手面談工作的雅雯,總讓她"驚訝",這次又遇到什麼雷?(江江/攝)

初見安平大哥,是在剛失去我的第二個女性申請者不久的時候,想著我的運實在是不好,不是申請者拒寫心得,就是女性申請者消失不見,雖然自詡是助人領域的老司機了,但總不免失落。
安平大哥的障礙是重度,也是手天使首次接觸的類別,雖然是歸在肢體障礙類,但上肢不便與下肢不便卻是天差地別,聽著安平大哥不急不徐的說著自己失去雙手的過程,那場車禍,說來輕緩,聽來驚心,也謝謝那5公分的距離,保全了安平大哥,讓我們有機會與他相遇。

失去雙手的日子怎麼過?從年輕到現在,安平大哥一路走來,可是點滴在心頭,有累嗎?有苦嗎?怎麼沒有!但是他只是笑著帶過,平靜的回憶著,眉眼之間也沒有太多哀怨,如同石沈大海般平靜,我想著,既然激不起半點水花,那索性躍入水中,潛入,期待可以看到埋藏在深處的另一個他。

安平大哥也算是夠深了,總是有禮貌的傳來問候,若我回應,不管白天或晚上,必先問說是否打擾了,開始討論安排服務時的細節時,我總直來直往的問,喜歡什麼樣外貌的女生?總看什麼A片呢?要不要準備什麼助"性"的用具?過程中,因著其他人服務的議題,也突然的跑去問他洗澡時會不會把包皮翻出來洗乾淨,這麼直愣愣的問話,也沒見他有什麼脾氣,就照實答了,服務,也就這麼定下來。

卻是深不見人的海底啊…

一直以來,把大哥的話當作客氣,卻不料是實實在在的打著這樣的主意,今天讓我在手天使的服務中,又創了先例,如同服務前大哥說:沒關係,我平常心,也許就聊聊天,也不定要真做什麼,當時以為他只是說說,並沒有太在意,想著性義工出現後,必定水到渠成,與行政義工在準備房裡聊著吃著,90分鐘就這麼過了,性義工回到房間,說:我們什麼事都沒發生。

如同信心滿滿的飽吸了一口氣,深潛入底,覺得他就在不遠處,卻是氣息用盡,仍不見這個人的輪廓,被一擊浮出了海面,結束這局。

(浩浩/攝)

倡議助人工作的迷人處就是這樣,總會在你信心滿滿時,用力甩你一巴掌,提醒你不應該只用一個視角看人,判斷人,永遠仔細傾聽對方的話,而且要細細的聽,不要幫他做決定,他說了什麼,就是什麼,這不就是手天使一直在強調的「主體」嗎?安平大哥說,年輕時,因為沒有雙手,所以監理所不給他考駕照,於是他開了車到監理所,親自開給他們看,說服了承辦人,讓他考取了駕照;這樣有行動力有想法的人,對於申請手天使,也應當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的,所以今天什麼事都沒發生,惆悵的倒是我了。

很開心我又開啟了手天使的一個新頁,以後會再出現怎樣的新劇本呢?若不是手天使這樣亦步亦趨的與障礙者慢慢走著,也就沒有機會看到大家各自的面貌;不要再說障礙者都一樣了,也不要再提出更多一致性,看似公平的福利政策了,在手天使的服務中,我們看到了每個人的獨特及不同,願未來,這個社會也能如此看待我們。(面談義工黃雅雯/文)

*****  和服務安平相關的分享文,敬請參考 ******
    ==受服務者安平沒交出分享文==
【手天使】無高潮的柏拉圖(性義工依汎/文)
|【手天使】《暫卸鎧甲》安平大哥任務側寫(行政義工家幗/文)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