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慾望擁抱希望(面談義工vincent/文)

天地間的緣份,都在牽著我們,來到小城鎮和鐡漢的相遇~(vincent/攝)

『我想要擁抱的感覺…』,坦誠如鐡漢,粗獷中帶著一些失落的情緒,訴說著沒人能幫得上,想要愉悅的感覺。在字字珠璣中,感受到他許多的貼心。和鐡漢聊天,可以很自在,不用想太多的語句怕他受傷。癱瘓後的他,一路走來的生命,或許已讓自己降服於癱瘓,但他內心有更多說不出口的不甘願吧,不甘願於慾望裡尚存微弱的火苗,週遭的人無視或無心,就把它靜靜的給掩埋了…

我永遠記得那天打開了受服務者的申請排隊名單時,要聯絡申請者時,看到填表人是一位社工時,內心著實的高興,這是手天使第一次由社工幫申請。這些年來手天使的分享邀請,只要是遇到社工和大學社工老師的邀請時,手天使都會排出萬難前往。我們很珍惜~因為社工是家屬之外,最接近極重度障礙者的人了。當我打電話過去時,王社工的反應讓我好驚訝也好驚喜!我一直主觀的認為,社工當久了,或許也看多了各式各樣的重殘、弱勢樣貌,在情緒上應該會麻痺了才對!她對我『終於』出現了,感覺比當事人還要當事人的興奮快樂,這讓我很驚訝!原來我看錯了人,這世上還有這良善心軟的社工(哈哈~我向王社工和台灣所有的社工道歉~請見諒我的無知。)而驚喜的是,鐡漢應該是上輩子燒了好香,積了福報遇到王社工。透過她才牽起手天使服務到鐡漢這條線,而且也是手天使自服務以來,最遠的車程!(PS:我假公濟私一下,男友眼中的我,是很路癡的。但也是啦~他幫我規劃的好好的,如何搭高鐡再轉火車,再如何搭計程車到服務鐡漢的民宿。再捉緊時間趕上火車,在夜裡回到台北。謝謝你,My BF ~)

在開始進行手天使流程裡的一個半月的時間,我在更熟識鐡漢的聊天中,也才知道他因工而致受傷癱瘓了20年,老天無情的讓他在五、六年前得了癌症。得知這病情時,困擾了我一二天,我要如何在讓鐡漢既享受愉悅,又不要讓性義工承受服務鐡漢愉悅,而更影響了他的身體健狀況。於是我告訴自己,既然不了解擔心害怕,何不就直接問醫生來的實際一些呢!在我請教了手天使的醫師顧問Frank後,Frank醫師回以,這樣的服務不會影響到他身體,反而有助於他的放鬆,就放心的去服務吧!醫師顧問的回答也讓我的擔心得到了平撫。

在進行面談差不多的時間和了解後,就在要展開服務時間的確定時,我接到了鐡漢的Line,告知我他最近因癌症引起的一些狀況,身體很不舒服,要將服務日期延後。我們當然支持延後,手天使希望給的服務,是在身體和精神都舒爽下,給予最高級的享受呀~老實說,我擔心鐡漢的身體比較多。祈願老天眷顧,快讓鐡漢身子早早好起,好迎接他期盼已久的擁抱慾望。

在這段期間,都會像問候老友一般的問候他的近況,最後,也盼來令人高興的消息,鐡漢的身體也漸漸恢復了。差不多三個月時間吧~鐡漢line來,可以準備服務的訊息,這感覺就像老友重逢的喜悅~

奶姬和我們討論後,請鐡漢決定怎麼躺較舒服?(奶姬截圖)

性義工奶姬在接到出任務前,在聽完服務前訪談鐡漢的錄音後,一向認真要把服務做好做滿的她,不斷和我討論,要如何如何的服務鐡漢,期能讓他享受到最高格的滿意。認真如她,還討論到我連想都沒想過的,她連到時鐡漢要如何躺在床上、頭要朝向哪邊最舒服?她才可以好好的為鐡漢服務,並傳了一張照片給我(請參考所附照片),我驚訝的大呼:天呀~太專業了吧妳~之後,奶姬並希望我把照片傳給他,問他的意見:『怎樣的躺著你會比較舒服,一剛開始會請行政義工,按照你想躺的方向,再把你的頭枕在性義工的大腿上,她想給你一些舒服視覺和前戲的前戲感覺。』我記得鐡漢看後,他回應這麼有心,很期待也很感動。我無比感動奶姬的付出,也替手天使驕傲,有這麼棒的夥伴。

服務的當天,我們隨著日出,而搭上高鐡,然後再轉火車,說也奇妙,原本買站票的義工們,上火車竟奇蹟似的突然有人讓坐。事前約計程車不順,出了火車站意外的叫到了計程車,莫非老天也出手做手天使?內心著實感謝老天的照應~

到了民宿看到鐡漢,完全沒有一絲陌生的感覺。因為怕坐不到火車,我們的一到民宿,行政義工就熟門熟路的展開了移動鐡漢上床,唯因房間有點小,三個大漢抱著鐡漢上床,空間似乎讓行政義工無法展開身手。但有行政義工組長 Arthur領軍,我完全不用耽心說,再加上每次都全力以赴的浩浩和黑皮,三個大男孩(因為組長說他是18歲,遠眺~~)絕對沒有問題的。

在進行服務時,我們和老板聊同志議題,聊的不亦悅乎。聊到我驚覺服務90分鐘只剩一分鐘了,才『無情』的請18歲去敲門表示時間到了,我可以感到房間內,想讓時間停止的欲望呀~在我做面談義工時,總是不能避免要擔任這黑臉的角色,說真格的,我也好想讓時間停留在這美好的一刻呀~

在行政義工六手六腳的幫鐡漢穿好衣服,移動他到輪椅上後。我則和鐡漢獨自到前面院子二人聊天,我的直覺反應讓我有點擔憂,鐡漢對今天的服務是失望嗎?何以他的面容藏不住憂鬱貌?…內心一幕又一幕的劇情推測上演著。對著鐡漢說,有什麼想和我聊的嗎?

『我的生命可能不多了…』這些年來的手天使磨練,我可以控制住淚於眶不溢,但關於最後生命的議題,都像尖銳的針椎往心肉鑽。我接著回他:『我也何嘗不是,我也不知我可以活到明天嗎?沒有誰可以預知呀~』鐡漢認真的眼神,往我投射過來,我也沒有要迴避的意思。『我今天真的好快樂~我幾天前一直努力的把身體調整到最好的狀況,無奈到今天早上起床醒來,發現有一點點不舒服。』我緊張的有點怪他,可以和我們講呀!即使今天我們來了,也可以再延期呀。他才沈穩的安慰我,表示他知道的狀況,雖今天有點不舒服,但還可以控制啦!我聽的出來,他想以目前他最好的狀況,來迎接十多年來期盼的服務,但自己的狀況,還是讓他有些小小的懊惱。接下來他一直在讚美奶姬的努力不懈和感動。在他堅毅的面容裡,我似乎感到硬漢被柔情化成了水~他不斷的一再說著他的感動,但面容呈現和他內心話語,卻像二條平行線。說著說著,鐡漢的語速越來越快,原來他看到復康巴士慢慢的駛近眼前。『你還有時間,到我家聊天嗎?』我好為難的回以:『抱歉~我們的火車時間很趕,只剩半小時,我們要趕去火車站坐車,錯過了,今天就回不到台北了…哈哈~』望著他的諒解,復康巴士的昇降板,把鐡漢緩緩的推上車。

『文森,我還要申請第二次。』鐡漢回過頭向我用力的說。一時心中的陰霾,因鐡漢的這句話一掃而空。『好呀~等二年後,手天使再回來服務你哦。』我第一次看到堅毅如鐡漢的面容,綻放了初春的笑容,屋旁的大彩虹旗也瞬時在風中輕輕揚了起來~人生之旅如鐡漢騎士,能在城鎮找到一休憩站,會是多麼的性福呀~找到力量,就可以再騎向另一快樂希望的旅程。

在這小小的城鎮裡,我感到濃濃的良善和人情味,因受限時間的關係,我們幾乎到逹民宿就開始作業,一結束就直奔火車站。上計程車時,司機不像都市裡的司機大哥那麼的趕時間,在看我自己吃力的移動身子上車時,不時要我慢慢來,不要急。在這空間裡時間和一切都變慢了下來,慢的那麼柔和舒適~而民宿老板(我好想講出來讓大家知道,但又不能讓受服務者居住的城市,被大家知道,進而鐡漢的隱私曝光),知道我們只休息三小時,連房錢都不收。我們深感賺錢不易,也只得包個一千元的紅包,答謝這位同志老板。他見我們的堅持,只能二手一擺說:『你們好堅持,那我就把這錢捐出去~』在帥直中流露出他的善良。謝謝你老板,如你看到這篇分享文,也請見諒手天使對隱私的堅持。在服務結束後,上火車前,在車站外買了蛋餅的小攤子,因為太好吃了,又好便宜。我們又向這對母女多買了些,邊買邊誇獎好好吃,老闆就一直加送我們其他的點心,為怕老板虧錢,我們又加買了些小吃,但老板娘又加碼送,我大聲回說『天呀!不要再送了啦!老板娘要虧錢了!』老板娘爽直的回我『我喜歡送給你們吃~不要客氣!』。我們心裡著實感動於這小城鎮的純樸,奶姬和浩浩不斷對我說,想要搬來這居住,我心裡大喊~『母湯呀~~手天使義工已不夠了啦!』(註1)

行政義工組長18歲的Arthur,前一晚都沒睡,天一亮就出門,在車上辛苦的補眠~ (vincent/攝)

結束今天手天使這趟服務,和晨曦同時出發,伴著夜黑回到台北,好感謝今天同行的夥伴們,毫無怨言的付出。謝謝王社工牽出今天一切美好的線,也謝謝鐡漢的申請,和我們一起為台灣障礙性權運動而努力的申請服務,有你手天使更被激勵了!也謝謝這小小城鎮美好的人事物~有你們真好!

在回台北的隔天,我透過line和鐡漢做服務後的訪談,在訪談結束時,他談完這次手天使服務,給予他的快樂時,大聲的笑了起來,那已超越我近半年來認識的鐡漢,好輕澈~沒有壓力~好響亮~我第一次聽到了真正快樂的鐡漢!我要Say Good bye時,他突然一句:『不要太快了,因為只剩二次呀~』我回應:『鐡漢,好哦~至少二年的排隊時間,你要耐心的等待~我們的再見哦!』,接著二人的笑聲更大、更開心了~(面談義工vincent/文)

附註1:母湯,係台灣話『不要』的意思。

******  和服務鐡漢相關的分享文,敬請參考 ******
【手天使】謝謝奶姬沒有放棄我(受服務者鐡漢/文)
【手天使】奶姬:這次真的是我想太多(性義工奶姬/文)
【手天使】「活著」就有希望(王社工/文)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