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義工vincent《情慾的更高階》分享文

手天使立志創造重障者的人生高潮!

今天我再次回過頭去看小王子寄來的信件,又再想到手天使真實的服務完了小王子!內心很感恩~感恩小王子願意站出來接受服務(癱瘓者情慾陷於荒漠的此際,或許因為小王子又再大大向前了一步);感恩女性性義工,完成了手天使的第一次服務癱瘓者;這是可喜可賀令人驕傲的新里程呀!

當收到小王子的信件時,我內心第一個聲音是『手天使可以幫癱瘓者到什麼程度?』。感謝以前就認識的克瀚(他也是癱瘓者,他很了不起!!組成了康社力團體,陪伴癱瘓者和癱瘓者的家人),在手天使決定服務小王子前,我就去請教了他。他耐心的提醒我關於癱瘓者的性這一門功課。

『癱瘓者在受傷後,會把對身體受傷前的感覺記憶,也留存到對受傷後身體同等看待,而一直在不斷努力找尋過去勃起、射精…的高潮感受(對男性癱瘓者而言),卻一直找不到以往的感覺,以致失落和難過…』

啊!這種感覺我曾聽過,就像對截肢者他一直在對”已截肢”部位有痛的感覺迴盪不去…那是一種「記憶的痛」,對於已不復存在的腳…

『vincent,你知道嗎?手天使要服務癱瘓者,是很大的挑戰!如果服務成功,是很了不起的事!幫癱瘓者重新開了情慾的大門。但如果沒有成功,癱瘓者會以為他的性從此就要關門大吉…這不是簡單的事。』

我也聽說沒人敢試著去幫癱瘓者開發他們情慾!而成功和失敗不就是五五波,沒有人做不代表做了失敗!這念頭一直很堅強的在我心裡滋生!但也有可能失敗,但總比都沒有人試著去做,不是要好的多的自我樂觀心態促使下,於是我和克瀚請教了癱瘓者的做愛方式,也得到要服務前對癱瘓者的一些心理建設。『在服務癱瘓者時,要讓他心理建設,今天的服務成功了,不代表以後他和女友性愛就一定成功,畢竟性愛對象是不同的;而今天的服務失敗了,也不代表未來的慾望就沒有門路。把今天學到的經驗累積起來,找出最適合自己的性愛方式。不要追求以前百分的高潮,重點是在學著忘掉受傷前的高潮經驗,重新來面對自己現在的身體,在剩下有感覺的部份找尋敏感帶!』

這些建議讓我帶著無比的信心回到手天使的會議裡,向所有的義工報告,雖然台灣目前沒有任何對癱瘓者的情慾伸出援手,但是小王子卻是手天使可以努力去做的,我們盡心去做一個開頭就是一個機會。當我們在表決能否服務小王子時(每一次的服務行動,全部義工都會斟酌自己是否有能力去服務,當有任何的疑慮時,寧可終止申請,也不要因想服務而傷害到受服務者),沒有一位義工投反對票,也開展了服務小王子的準備作業。在服務前一個月,也邀請了克瀚前來手天使,為大家上了一堂關於癱瘓者的慾望課程,縮小手天使和癱瘓者的距離。

在情人節的隔天,手天使也完成服務小王子的服務。和前面二位受服務者的高潮射精不同的是,手天使陪著癱瘓者,重新開始他人生第一次探索自己的身體之旅。透過撫摸,也找到小王子以往不曾發覺的肌膚敏感帶,我相信這些敏感帶,會引領小王子再真實的擁有自已的身體。一如我堅信的,人的慾望不只是在那話兒(或生殖器官),而是在我們的大腦意識裡!射精只是一時高潮,會不會癱瘓者開發出來又享受到的情慾,卻是亙久遠的呢?

謝謝小王子在回饋時,很真誠的對我說:『我對再重新追尋女朋友,有信心了!』(手天使義工vincent文)

您可能也會喜歡…

2 個回應

  1. Frank表示:

    我今天花了一個早上看著你們的分享貼文,我想對你們致上最最最真誠的敬意,我以前身體也是很不方便,我是何等的幸運能再次像一般人一樣,所以我實在能充分理解身障者身上的一些特殊需求,這是大家都不願意去觸碰的地方。
    你們的愛心,義舉我真的覺得這是非常困難的,我不知道這個社會對於手天使的看法,雖然我的聲音微不足道,但我真的想跟你們說聲.「加油」^_^

    但是你們

    • admin表示:

      Frank:可以得到身障者的認同,手天使很值得!我們一起努力~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