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義工十夜《超深刻的情人節禮物》分享文

手天使服務心得 小王子 2015年情人節 ⊙十夜
  其實我是一個不過節的人,覺得情人節是商人搞出來的噱頭,但是今年的情人節很特別,因為我加入了──手天使,這是一個專門為重度身障者做性服務的性別NGO組織。而在今年情人節,我們迎來了第一個異性戀個案:小王子,一位車禍後腰椎損傷,下半身癱瘓10年的個案,我們希望可以為他帶來一個特別的情人節體驗,那就是帶著他去探索脊椎損傷之後親密關係及身體快感的可能性。

  其實在加入手天使前,我就曾經有過一些視/身障的朋友,也對身障議題有一些瞭解,不過必須老實說,這些認識完完全全是不夠的。雖然身為一個對性擁有充份知識和經驗的女王,也對性工作有諸多瞭解,而且在手天使的定期會議上學習了許多關於身障者的身心狀況與先前服務經驗的分享,我還是對於做性義工有一些疑問,總結一些印象比較深的有:一、三個人的流程應該有怎麼樣的結構(此次由我與另一位女性性義工T一起出任務)?二、怎麼平緩的適應與我有不一樣身體而引起的落差,我是否可以如常的面對他的傷患處(我擔心表現出來會讓他難受)?三、如果他表現出對於脊椎損傷後身體對於身體功能落差的適應不良,例如難受自己真的失去性能力或是對於身體能夠引起的快感只剩一點點的絕望,我應該怎麼處理?四、還有我應該怎麼定位我在做的是怎麼樣的服務,是性工作呢還是像一個按摩師一樣引導他的身體?

  我發現第一點雖然花了我最多的時間思考,但是其實是非常執行技術面的事了;而第二點,則反映了我身為一個身體功能如常的人對於災難或死亡焦慮的恐懼,這算是我自己的人生功課;第三點非常非常困難,但是手天使能夠協助的地方不多(很慶幸這次的小王子並沒有遇到這個狀況);而第四點困難的地方在於,我不知道在幫他打手槍的時候,我應該要用比較像做愛的氣氛,還是像在做身體保健;我應該穿得性感一點勾引他的性趣,還是穿得嚴肅一些;我應該跟他聊怎麼樣的事情?應該告訴他怎麼樣的事?我發現我一點也無法使用這社會上我所認識的任何一個身份套入這個任務中,社工師不適合,按摩師不適合,居家照顧者不適合,這三者應該不會碰到對方的性器官,而且我也不希望只是像碰一個身體器官一樣在碰小王子。性工作者這個身份可能是最靠近,但是,一方面是因為他基本上無法勃起(只能小部份),也不會射精,所以並不會想要向性工作者尋求性服務,二方面是這個行業正巧在這個社會中,“享受”著跟身障者差不多的處境,一般社會大眾因為種種原因和隔閡,實在很難理解他們,我也便很難揣摸性工作者作業一種職業與小王子互動。身為一個社會上的高知識份子(我正在就讀心理學碩士),而且是助人工作領域的高知識份子,意識到這個社會上居然沒有一個我可以直接套用的身份位置或者職業,這一點真的令我感到訝異,如此這個社會應該要怎麼回應身心障礙者的性需求呢?也感嘆現在就算有心,台灣可以給予身障者在性方面的資源真的很少。
1
義工們搭了一早的火車,有人前晚忙到睡不到三小時,利用時間補眠~

  時序回到當天早上,我與另外三位朋友一起從台北南下,這三位朋友中,有二位乘坐電動輪椅移動,在坐高鐵和捷運移動的過程中,我不斷的發現他們的生活,與我這個直立人所享受的理所當然的種種便利有許多的差異。例如我這一天才知道,原來一趟高鐵上僅有四個身障車位,其中二個是可移位座位(可以讓乘坐輪椅的乘客移動到座位上),另二個是不可移位座位,所以如果坐在輕便手推輪椅的年長乘客沒有訂到可移位座位,就必須一路都坐在手推輪椅上。又或者需要同時移動的人數超過高鐵上四位,那就必須分次乘車,那就更不要說節假日時 ,如果身障朋友需要返鄉,就必須跟其他數以萬計的身障者同時競爭搶奪座位了。

  除了前述的硬體資源外,我還觀察到一些身障者朋友辛苦的自我調適,例如身障朋友之一的Q,有些狀況下,他必須忽略捷運月台上地上輪椅可上車的標示,而必須冒著被旁人側目的風險去靠近駕駛座的車廂上車,有的時候是因為人群太多,如果進入車廂卻沒辦法順利停放(他們總是需要多一點的空間迴轉),或是月台與車廂有著高底差就必須在短短的時間內拿出鐵板放置在地上協助前輪進入等理由,如果不靠近駕駛可以注意到的車廂可能會有危險。而另一位身障朋友V,他的身體會在每一個有身障廁所的公共空間自然的有尿意,他的身體自然地被被訓練成要去適應許多沒有身障廁所的環境,瞭解到這些狀況讓我覺得很心疼。

  但是描述這一段移動歷程的觀察,並不只是要說明我的身障朋友在這個社會上生活的許多不便,而是想要說一段與我自己有關的事。在聊天的過程中,V說在他小的時候真的經歷過許多的辛苦,他曾經向上天祈禱,他只需要活到50歲就好,因為人生真的太苦了,「但是。」,他接著道「我今年已經52歲了,這多活的兩年間很豐富很忙碌,我覺得每一天都是多得到的一樣。」。V不知道他這麼說的時候,我在內心偷偷流下了淚,我沒有告訴這些朋友,其實近來的這個月我的身體狀況很虛弱,體力只剩下原來的十分之一不到,有的時候連維持日常生活的洗碗走路都覺得辛苦,這幾天的狀況又變糟了一些,我原本很擔心今天的體力是否能夠負荷南下進行性義工的服務,早上出門的時候,因為前一天沒有睡好,幾乎是才到家門樓下,我就感覺到身體開始酸痛疲累。在聽到V說的那句話的時候,一個部份是覺得自己為病痛擔心焦慮的心情,在V和Q及小王子的旁邊顯得渺小。另一個部份卻意外的讓我的心境變得輕鬆,看到V不被現實困住、仍然每天上山下海地去做自己認為對的事,V讓我看見就算雙腳無法走路,還是擋不住他對生活的信心,然後我就知道了,就算我以後可能無法用自己的腳走路,我也還有輪椅,可以去看每一個我想要看到的風景,從今天開始,讓自己的每一天都像多得到的一樣,這個是我自己本來就有能力做到的。

  開始這麼想之後,我才發現,原來自己著急想要恢復到之前的身體狀態,這件事本身對我的身體來說就是一種壓力。之後,雖然在南台灣熱烈的太陽中行走耗費許多的體力,卻第一次感覺到身體覺得很累,心境卻很輕鬆的感覺,其實挺好的。而且從南部回來之後的這幾天,身體似乎也開始卸下壓力的關係而狀況越來越好,真是沒有想到,在還沒有開始進行服務以前,自己卻得到了一個這麼深刻的情人節禮物。

然後,在經過事前訪問、五位行政義工繁複的前置作業及場地佈置後,我和另一位女性性義工T終於見到小王子了。在這裡必須說明一下,小王子是我們的第一位脊椎損傷個案,這件事所代表的意義是什麼呢?我必須稍稍列舉,才能夠說明清楚。來到手天使之後我才知道,原來每一種身心障礙的差距並不是只有是身或心,或者是身體的不同部位而已,而是身心障礙者所失去的功能後面通常對應著一整套的架構,他們通常需要得到協助面向完全不同,我僅列舉我認識的幾種障礙在人際互動或親密關係上的困難,例如視障者可能經常無法面向著對他說話的人,可是這對從小被教育「要看著說話的人」長大的我們來說很不習慣。或者聽語障很難融入常人社會,雖然可以學習唇語,但是唇語是非常難的,也難以在日常對話中應用,因為中文中同音異字異義的字太多了,如果並不是長時間大量的接受外界資訊,會很難辨別對方說的話。我曾經在同樣說中文的北京待過一年,前三個月朋友們所說的話我都必須一一確認對方在說的是什麼字,一方面是口音不同,一方面是因為許多用詞地名文法與台灣不同,甚至同樣的用字意義卻不同,同樣的表情卻有不同的意義等,於是常常聽得到但是聽不懂。所以我想視聽說障想要可以取得與常人相同的對外界與人際互動的資源是相當困難的。而肌弱和癱瘓則完全是不同的面向,他們在人際互動與親密關係上相對可以較順利取得社會認同與人際關係維持所需要的資源,但是這些卻很大程度受限於他們日常生活的限制,如果是重度肌弱的話,很有可能一輩子都難以離開家門,也許連房門都不能。
  脊椎損傷的話又分先天及後天,若是後天的話,在曾經如常人般生活後,在受傷或重病後,重新適應身體和社會的時候往往會需要痛苦的重建過程,小王子就是這個狀況,他在三年前開始想要探索自己的身體,卻因為生殖器官沒有感覺而走頭無路,在知道手天使的服務後,雖然他也不知道他能夠得到什麼,但還是希望可以試一試。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構通,以及手天使也終於有女性性義工加入後(先前只有男同志性義工,但異性戀個案還是希望是由女性性義工來服務,但女性性義工的加入實在是困難重重的,因為女性在社會中較不被允許與伴侶以外的人進行性的行為,就算是義工也不行,這又是一篇長篇大論。)小王子才終於有機會安排受服務。
  然後我才可以開始描述這個發生在情人節的故事,這些前面落落長的描述也完全如實的呈現出這件事情的困難前提,實在是無法簡略的,好了我們來真的開始吧!

手天使努力打開癱瘓者情慾荒漠的曙光~

手天使努力打開癱瘓者情慾荒漠的曙光~


  剛進房間的時候,可以感覺小王子有些緊張,老實說我和T也是,所以一開始的時候,在三人簡單自介後我對小王子說:「你是第一次受服務對吧,我們也是。我們今天的任務是要協助你探索傷後的身體,V應該和你提過,在受傷之後,雖然陰莖沒有感覺了,但是會有身體的其他部位代為變得敏感,這叫作代償,我們今天的任務就是要找出這個地方。不過因為我們也是第一次,也不確定可以怎麼做,所以我們只討論了前30分鐘要幫你擦身體、按摩,撫摸,可是我們也不知道之後要做什麼,所以後面的60分鐘我們就見機行事吧!你也可以給我們一些建議,或者我們邊看邊決定怎麼做?」小王子沒有表達意見,於是我和T就開始分頭取熱水、擰毛巾擦澡、按摩。

  可是就算有事情做,但三個人在一個空間沉默不語也很怪,我回想起我去按摩的時候,按摩師都跟我聊天,於是就和小王子聊了他平常都在做什麼,中間T也會加入聊天,但是我還是覺得很緊張,因為我和T討論的部份就只討論到按摩呀!而我們已經在按摩了,然後我還是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就在找事聊天的過程中,在我的手不經意的碰觸小王子的體側時,我捕捉到小王子一絲幾乎不可察的細微顫抖後,我鬆了一口氣,知道那可能就是代償的部位,這樣我就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了。我在經過小王子的同意後讓他正面朝上,把他的眼睛蒙住。把眼睛蒙上是因為,在接受外界感受的器官中,視覺大約佔了七成,如果讓小王子暫時看不到,那麼接受外界刺激的最大器內--皮膚,會漸漸變得敏銳,這需要花一點時間,但非常適合用來探索身體的時候。我和T開始使用指腹和指甲輕撫小王子的身體,而我花了一點時間確認小王子的體側,發現在腋下往下一些,肋骨所在的位置,小王子會些微反應,我想要確認這個感受的強度,於是我邀請小王子協助確認。

  這個確認的方法是我在SM的遊戲中確認疼痛強度的方法,因為每一個不同的人在每個不同部位或是每個不同的情緒狀態,所可以承受的疼痛都不太一樣,所以我會每次都在施與M疼痛後確認:「如果1是不痛,10是最痛,那麼剛剛那一下鞭打的疼痛程度是多少?」但是對小王子,則可以換成:「我想要確認你在傷肢的感覺剩下多少,如果1是沒有感覺了,10是感覺正常的部份,那麼請你告訴我我所撫摸的部位還有多少感覺。」我先確認了小王子的上半身感覺尚有10的部份,然後開始確認感覺漸漸消失的地方。小王子的右腹在肚臍以下感覺開始消失,右腹側骨盆處有8,大腿根部有7,大腿中部有5,到膝蓋上緣陡降為1以下。左腹的感覺則是在左腹側骨盆處上緣感覺開始消失,左腹側骨盆處有9,大腿根部有8,大腿中部有6,但同樣在膝蓋上緣徒降為1以下。大腿右側和左側的數字不完全與身體正面的部份一致,中間一度出現4的數字,可以感覺到小王子的感覺有變敏銳了。接著以指腹碰觸睪丸和陰莖都在1以下,使用指甲碰觸睪丸有2,陰莖仍為1以下。在這裡我使用了潤滑液刺激陰莖,不論是龜頭冠處還是馬眼繫帶側都是1以下,並且確認他並不清楚我在撫摸哪個地方,我們還使用了振動棒,但還是都沒什麼感覺。在情緒的部份,小王子似乎沒有什麼波動。
  我跟小王子說明了下:「我們剛剛確認的是感覺消失的部份,左半邊的感覺在比較下位的地方開始消失,感覺消失的區間較短,但是完全消失的地方都一樣在膝蓋上緣。然後,我們要用同樣的方法,開始針對感覺10的地方開始做探索,在感覺正常的地方,也可以分為1到10,1是比較沒有感覺,10是比較有快感的地方,我們把全身都找過一遍吧。」於是確認頭臉耳朵脖子手臂手是1,身側和肚子是3,背部大片肌肉處是6,然後是乳頭10,和腋下往下,與乳頭往腹側方向交接的那一塊也是10。

  確認完之後,我想著應該開始要進行最高潮的部份,但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只是試著讓小王子的身體更有一些性的感覺。我把眼罩拿下,讓小王子左側躺,我在小王子的背後,這個姿勢可以很貼近小王子的身體,但是卻可以保有我所需要與他隔開的距離,T在小王子的正面,我們一邊看著A片一邊討論裡面的女優和男優,我一邊試著用舌頭舔了腋下往下感覺10的那個部位,以及耳朵和脖子,我們發現腋下往下感覺10的那一塊使用舌頭是沒有什麼感覺的,而耳朵則變成了8,而且漸漸的變成了感覺10。我問小王子為什麼耳朵的感覺上升了,小王子也說不上來,我問是因為性的感覺嗎?他說可能是。我解釋說,有的時候身體的感覺不是只是很單純的肉體的感覺,很多的時候感覺到曖昧或是有性的感覺也會增加身體的感覺。其實在確認身體的感覺區域時,以及讓小王子知道在同一個部位使用不同的方式會有不一樣的感覺,我希望可以建立一個小王子對自己身體敏感程度的基本認識,以及一種「其實用不同的方法同一個部位會有不同感覺」的印象,而且我覺得這個方法不需要他直接去認知與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使用,身體會記住這些認知,並在下次的時候直接啟用這次的經驗,很自然的會去嚐試不一樣的方法。

  除此之外,我們中間討論了許多做愛的事,除了分享我會在舔耳朵的時候呼吸氣讓耳朵感覺到溫度的變化,有的時候也會輕輕弄出一點口水的聲音或是輕輕的呻吟等等的技巧交換,我們還討論一些親密關係的問題。我問他有沒有想要交女朋友,小王子說有考慮,我問那會不會擔心性的事情,小王子說會,我說其實你真的不用擔心,像我們女同志都是用手指和舌頭做愛,也可以很爽,而且手指裡面有骨頭,比雞雞(因為探索的過程滿像冒險的,可能因為變得比較親密了吧,所以開始使用比較輕鬆的詞語。)還硬,而且也不用擔心射精後的反應期,可以一直做下去哦!還分享了我跟女朋友做愛的一些事(我女友同意我做性義工,雖然沒有問她是否願意,但我想她也會同意我把和她之間的事分享給小王子),講了其實女生在做愛的時候,比起爽,其實更需要感覺親密和被愛的感覺……等等,整個氣氛說不上是色情,只能說感覺滿親密的。

  在剩下10分鐘的時候,我再一次問小王子有沒有想要做什麼嚐試,因為小王子都完全沒有意見,於是我們一邊閒聊、一邊看A片閒聊,比想像中還短很多的90分鐘就這樣結束了,行政義工準時的敲起了房門,小王子穿起了衣服,我們整理了東西,離開房間。

  離開房間後就開始事後訪問了,我和T吱吱喳喳的講了好多感想,我自己則有幾點紀錄,除了幾個例如我覺得A片的口味是一件很微妙的事,之後還是要請個案自已準備比較好、或者是潤滑液還是要準備油性的比較好推、躺在個案背後是一個很好的體位,又曖味有感覺又可以保有安全感這種比較瑣碎的小事外,還有幾件比較印象深刻的事:

  一、我一直以為如果是脊椎損傷的話,是從損傷的那一截脊椎往下,包括那一整圈以下都沒有感覺,但實際上卻不是這樣,肌肉可能沒辦法使用,但是皮膚的感覺還會延續滿長一段才真的消失。事後我和V提到這一點,V說他也第一次知道這件事,我問V說小王子自己知不知道呢?V說可能也不是很清楚吧。

  二、在一開始小王子趴著的時候,我看見小王子的臀部後方有大片的手術後痕跡,我覺得我比自己想像的順利去與這個身體互動,事前可能會覺得不要問起受傷的事,但在實際的接觸、按摩的時候,我可以很平常的問「這裡是否可以觸碰呢?還會不會痛呢?」這樣的話,我想真的不需要特別去擔心這個部份,就算它是一個還是會痛的傷,還是必須經過確認我們才能恰當的對待他。

  三、事後訪問的時候,我其實一直在內心糾結小王子日後性生活的解套,因為雞雞沒有感覺,所以沒有一樣性輔助是可以用的,找性工作者的話,似乎也沒有多大的助益。但是轉念一想,其實我自己說女生在做愛的時候不一定需要很爽,重點是要有親密的感覺,這一點也可以套用在男生身上呀,做愛本身的樂趣根本不在高潮,高潮只是提供一個方便的停止點罷了,做愛的樂趣是在過程呀。

  四、小王子的情緒並沒有特別的起伏,也沒有特別的興奮,後來在回程的路上與V討論的時候,我說我覺得小王子的整個情緒似乎不只是沒有起伏這麼單純,比較像是不知道他應該還能對這件事有什麼想法。V說他在事後對小王子的訪談中推測,這3年小王子可能已經做了很多的嘗試了,所以我所感覺到的那個部份可能比較是絕望。在服務的過程中我也曾詢問小王子有沒有試著自己或讓別人碰自己的身體,小王子說沒有試過自己碰,有試過讓別人碰,可是沒有感覺。我和V的結論是,男人對於性的理解完全環繞在生殖器官上,當身體受傷後,這個男人可能完全沒辦法想像他的性有除了生殖器官以外的別的可能。V說小王子在訪談時有提到他覺得最有收獲的部份是瞭解了異性對身障者的看法,以及異性對性的看法。我告訴V,小王子也告訴過我他完全不知道可以從哪裡找到對他有用的資訊,在現場我告訴小王子,可以參考女同志做愛的方法,或者可以問問V。但我想,這件事還是得讓資訊可以更多的流通才行,這就是為什麼手天使的存在是這麼重要的事。

  最後,想要寫的部份差不多可以結束了,我想要特別感謝一下T和同行的行政義工們,對於T,我其實有點抱歉,我好像完全掌握了節奏,在腦中不斷的思考該怎麼做的時候可能疏忽了T的狀態,希望下次如果有機會一起出任務的話,我們可以就這次的經驗好好討論下次可以怎麼做,我相信有妳的加入一定會很不一樣。而其他的行政義工們,很感覺你們的陪伴和照顧,在結束後打開房門的時候,看見大家都在門外等我和T,每一個人都跟我們說辛苦了,說真的覺得很貼心而且覺得為自己驕傲,這一次很高興與你們一起出任務,超愛你們的,下次再一起去吧!

您可能也會喜歡…

9 個回應

  1. 阿肥 說:

    真的很深刻……

  2. 說:

    加油! 我想這不僅是幫助身障者 也是對人性心靈的開發

  3. 那庭天 說:

    感動于你們對身障人士的關懷和尊重,以及從中傳遞出的溫暖的人性和正能量。相信在這活動背後蘊含的付出和艱辛,以及爲此挑戰傳統觀念所需要的勇氣和智慧。大陸這邊沒聽説有類似的組織或活動,也不知道能提供什麽實際的支持,衹能向你們致以深深敬意。

    • admin 說:

      謝謝那庭天看到了我們做這些事情的意義!也期待中國大陸有更多的人可以關注到殘障者性的人性需求。

  1. 2015-02-21

    […] 性義工十夜《超深刻的情人節禮物》分享文 《Teena性義工的感謝服務》分享文 […]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