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 坦然接受失落(手天使發起人vincent/文)

2010開始迄今,台灣殘障運動裡興起一股,讓我們殘障者引以為傲的口號沒有我們的參與,不要替我們做決定。

這理念也融入在手天使運作細節裡,每次的面談工作,都交由手天使裡我們障礙者來擔任,旨在宣示平等,沒有階級的服務。受服務者在我們面前,有時可能會內心不小心出現利用殘障心理,獲取直立人的同情,遂其目的。這怎麼逃的過也是同樣障礙的我們法眼?相對的,障礙者擔任的面談義工在面對受服務者,因感同身受障礙苦痛,更想要助其一臂之力,鼓勵其透過受服務者自已的努力,讓性義工能給多一些福利(手天使不鼓勵性義工沒來由,就用同情心去給更多自慰以外的服務)。也是手天使尊重受服務者的體現-雖是不用付一毛錢免費的服務,我們仍想讓社會大眾知道,其在服務後的回饋分享文,也是受服務者在這次服務行動裡的『付出』,一起來成就為倡議【障礙者的性權即人權】的努力。我才深為這麼有理念的細節讓人感動,豈知魔鬼仍藏在細節裡。

這次的Peter任務,從把基本資料交給面談義工雅雯後,看到她從以前我就認識的帥氣,變成了佛心來的有耐性溝通,倒是讓我讚嘆不已!感恩Sea food

行政義工為Peter的床,舖上手天使送他的新床單!(黃雅雯/攝)

在面談過程中,被放鴿子、被封鎖、還要叫他起床……媽呀~她都一一的承受了。直到我聽到雅雯訪問Peter服務前後的聲音檔,Peter快樂的花枝招展的聲調,充滿了愉悅~但最後回饋的卻是殘忍的『不願交分享文』!(忽然腦海一現,服務當天,雅雯在服務前還在張羅買一床新床單,要去幫Peter家換,讓Peter可以享受性福乾淨的床單。)老實說情何以堪……(當然手天使的規則裡,只要不交心得文,就不提供所剩可以申請的服務。)但是,事實是他也享受到了被服務一次……

就在寫這篇分享文時,一個簡訊傳了進來,『我試試看寫心得,你要幫我修正?』,噢~這不是Peter的幡然醒悟,而是我在三年前要準備面談的受服務者(暫稱A),A在要被服務前幾天,要臨時更換女性性義工幫他服務(才知A為了快些被服務,原本申請男性性義工),A也吃定我同為障礙者,一定會幫他。但A大大的錯了,我堅持一視同仁照規矩來,要嘛就維持原先他申請的男 性性義工,否則馬上取消。A很果斷的取消了,又重新申請(先是蠻佩服他的耐性願意等,但仔細思量,他也為欲望所苦吧~換我替他難過,感覺我在自虐)。

又等待一年快二年後,排到要進行訪談時,A說要被服務,但條件是不寫心得文!A還義正言詞的說,因為自已是腦性麻痺不會寫。A並以我不懂腦麻的文化糾正我,我也置之不理。我的原則是:他臉書塗鴨牆上的文字,都可以寫了,為什麼分享文卻不會寫。我只有回以:『你想要接受服務可以,但請你自已想一下,怎麼克服不會寫的困境,自已想辦法,我再看如何幫助你。否則,我直接取消你這次申請,你還想再排隊等二年嗎?他堅持不寫,我告訴他如果想到了解決的法子了,馬上就進行訪談。』在隔了近一個月的今晚,我收到了他的簡訊。

坦然接受失落(vincent/攝)

我很清楚若順著他的以障礙身份為藉口之心態,會害了他。他以為天下有的是白吃的午餐,拒絕了他,卻是以慾望正能量,誘發他的改變。

也因為我是和Peter同為殘障者,我才敢說出箇中現象,如果是直立人一定也不捨說出殘酷真象。這要歸功於一開始製訂手天使規則時,要障礙者擔任面談義工用意吧!

不諱言,手天使也在服務中,尋找不斷的進步。手天使所有義工都只是如你的凡人,在服務行動中,我們也有失落難過、也有興奮快樂幫重障者煙火升空的時候。追求人性的手天使,也得接受人性的不完美。 (手天使發起人vincent/文)

******  和服務Peter相關的分享文,敬請參考 ******
手天使的初體驗~得不到回饋的服務 (面談義工雅雯/文)
【手天使】這次容我只看見自己(性義工阿空文)
【手天使】台北黏濕街頭(面談義工家幗/文)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