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義工小齊訪談心得:無論在哪,我們都有共同的生命經歷

加入手天使後,對我最大的啟發不是在性權議題上的學習。而是讓我有勇於跨出天龍國的勇氣。認識小齊的人都知道,我不是喜歡宅在家的人,我每天都一定要出門,無論天氣如何。但是這也僅限於有捷運的雙北市。我的生活都依賴著捷運,我只喜歡到有捷運的地方工作、學習或休閒。我的交通經驗一定要能掌握相當的資料,我才能放心的出門。在手天使中,演講的邀約、訪談,以及與申請者見面,許多時候都必需要去一些我不熟悉的地方。對我來說,就是當作踏上一趟未知的旅程,與當地學習,開開眼界。畢竟這樣的出門經驗,在我的成長中是空缺的。因為我的家人只能支持我基本的生活作息。

這次我接洽的申請者阿樂,跟我一樣是肌肉萎縮症者。因為障礙及雙方工作的關係,我們很難有時間通電話,因為要談些私密的事,我們必需要安排一個身邊都無人的安全談話環境,但是一直都無法約成。若用LINE我問他答,在這個寒冷的季節中,打字是一個非常耗損我們肌肉的事。我們有好一陣子都只有平日的問候及關心。我想這樣也不是辦法,因為阿樂的申請已經等了有將近兩年之久。我鼓起勇氣搭火車到他的城市與他見面。

阿樂住台灣中部,中台灣的許多城市,無障礙環境是非常不好的。我們依時間見面,人如其名,他就是一個笑口常開的人。隨即他有點尷尬的說,前站的電梯壞了,他要帶我從後站繞,才能到達我們要聊天的咖啡廳。後站繞回前站約有一公里,鄉間道路沒有所謂的人行道,柏油斑駁,路面坑坑洞洞的。我們兩台電動輪椅一前一後的,與車爭道有如在鄉間小道競速。這就是平常阿樂每天要面對的交通問題。對行走方便的人們來說,車站的電梯壞了,不是什麼太了不起的事,但對輪椅族來說就是要多久一公里的路,而且沒有人能保證我們的生命安全。

要到前站的咖啡館,但前站電梯壞了,只能辛苦的繞後站到前站,小齊和阿樂坐著他們的輪椅,只能冒險走下車道,與車同行…誰來保證他們的生命安全?

扺達咖啡廳後,阿樂那令人舒服的笑容,開口請服務員協助他將輪椅上的手機架拆下,他才能靠近餐桌。從互動中看得出阿樂很了解自己的障礙,要如何請他人協助。對許多先天的障礙者來說,要接納、認同自我障礙的事,這是困難的,不是所有人都能辦得到。因為障礙的成長遇程中,許多時後,己經被家長(照顧者)決定好好的。久而久之就會認為別人(知道)幫忙就好了,並不知如何開口,說清楚自己的需要。

在聊天的過程中,我們有著許多的共同點。我們有相同的障礙,成長過程中家長是保守偏開明的。我們在一般的學校就讀,那些「愛心小天使們」(註1)都成為了我們最要好的好朋友直到現在。步入社會後,學習了一生本領,但是在求職的市場中,障礙的身體被放大的看不見我們的技能。不過最後都努力的在雇主面前強力的推銷自己而得到工作。面對感情,我們走過網公網婆的年代。他在虛擬世界中談過短暫的戀愛。我們都渴望自由戀愛,但也都因障礙的身體,與心裡拉扯。我也與阿樂分享了我愛情長跑的故事,以及面對親密關係的想法。此時阿樂與我分享了,他買春的經驗!在倡權身心障礙性權時,我們常會聽到性工作者面對障礙者的困境,障礙者也會說出被拒決的無奈。阿樂的買春經驗,是帶著好朋友—匡匡一起去。哇!這太讓我驚奇了。阿樂很清楚自己的身體,不是誰都能協助上下床。所以學生時期的愛心小天使匡匡,就成為了協助阿樂上下床的幫手了。這也讓我回想到,我的好兄弟阿原。他剛考上汽車駕照時,就跟我說,如果你交到女友,我一定當你的司機載你們去約會。對我們來說,成長的路上除了親情外,友情成為了豐富我們人生的推手。敬 友情致上,同時我很期待出任務當天,匡匡可以一起陪同前往。
註1:愛心小天使,指的是障礙者在求學過程中,許多學校未提供障礙學生的個人助理員。於是導師通常會在開學時,與全班詢問,是否有人願協助班上的障礙同學,於是這少數且固定的幾位協助同學,就被稱為「愛心小天使」。此種荒謬的名稱,突顯出教育單位不積極協助障礙學生的需求,而濫用愛心之名,無意間行成了同儕間的階級。

編按:結果咧?匡匡有出現嗎?~請看下方連結~~

************************
【和服務阿樂相關分享文連結,敬請參考】:
受服務者阿樂分享文:醞釀美好性愛的滋味
阿樂友人匡匡分享文:微妙差異 新視界
行政義工小齊分享文:熊麻吉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