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義工依汎分享文:身殘屌不殘

12674311_1137810729571767_1568513352_n
我接觸到手天使,大約短短半年的時間,在年底就接了小田的任務。這是我第一次出任務。回想這成長的歷程中,其實我沒接觸過什麼障礙者。我長期從事服務業,我記得在許多年前,店裡來了位輪椅使用者,我很直覺得感覺他很麻煩,所以我就藉口避開,由其他的同事協助他進店消費;但是拿拐杖的客人,我就不覺得有什麼障礙。我對於殘障的認知,是由媒體報章雜誌的報導得來。還有行走能力的,他與我們也沒什麼不一樣,但是輪椅者要的幫助就是要比較多。直到了我的室友轉貼給我手天使的資訊,看到報導讓我很震撼,特別是網友們訕笑的回應,讓我回想起了,我拒絕輪椅客人的經驗。原來我們都沒想過這些障礙朋友的困境。並且我也認為「性」是件很自然的事,因為我小學時,就不小心撞見七十多歲的阿公偷偷在打手槍,媽媽在房間自慰。那障礙者有性慾,也是正常的啊!

對於這次能服務小田,我的心情是開心的,也有點緊張,因為我還是不太了解小田的身體狀況。約定的時間到了,一組伙伴先去接小田,另一組佈置房間。在佈置完成時,行政義工把門關上,我隨即敲門入內……

躺在床上的小田,他很害羞的表情,令我覺得很可愛,這就是大多數會遇見的大男孩一般。為了接近我們彼此間的距離,我坐在床邊,把雙手伸向他與他十指交握。這可以讓人與人之間拉近,而且我也可以了解他的力氣有多大。畢竟開會時討論他行動方便與否的問題,是抽象的。拉拉手、聊聊天後,我撫摸他的身體,挑逗他的慾望。他就是位很一般的少年郎,一下子的時間,就搭起了帳篷。我將他內褲退去時,那直挺的小弟弟,真是我少數看到粉嫩漂亮的。我這樣誇讚他,他又更加害羞的把眼睛瞇了起來。我想障礙者跟所有人一樣,喜歡被稱讚,特別在性的方面,但是社會中充斥太多的刻板印象,令床上的人們,帶著不好的經驗下床,同時心中也多了道傷痕。小田真的很紳士,在這過程中,他沒有其他的要求,如:抱抱之類的。我感覺他粉嫩的小小田,開始在躍動著,我使點勁讓小田感受他應享受的高潮。

離九十分鐘還有一點時間,與小田聊聊他自慰的經驗。他談到,因為肌肉張力的關係,無法像一般人一樣很準確的用衛生紙接住精液。常常會因為亂噴而需要照顧者協助清理,但是照顧者對於這樣的清理是不悅的,都會生氣。又或是照顧者因為方便照顧的關係,進出房門是直接打開的。有時撞見他在看a片,也會被照顧者唸兩句。常常都為了自慰一事,讓雙方都不開心。但是自慰不就是個人的隱私嗎?小田的身體障礙也不是他願意的,幫忙清潔應該也沒什麼吧?這是令我不解的困境。後來我與手天使的伙伴們討論後,才比較明白,在照顧與被照顧之間,是無性、無要求的,照顧僅限於活下來、工作上學等,超出這些範圍的事,是視而不見又或是照顧者說得算。這也讓我想到,媒體總是愛用「身殘心不殘」的標題,來報導障礙者的一些優秀事蹟。但是我接觸到的小田,就如一般的少年一樣,有著對性慾的排解。是否我們也能關心身殘屌不殘的他們呢?

相關連接,敬請參考:

受服務者小田第一次分享文:
聖誔節禮物-最爽的高潮旅程
 

行政義工小齊分享文:手天使收到的禮物  

有電梯,輪椅卻進不了的電梯!

有電梯,輪椅卻進不了的電梯!

這小小的一階,卻是輪椅族天堂與地獄的落差!

這小小的一階,卻是輪椅族天堂與地獄的落差!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