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我的夢遺落在喜馬拉雅(受服務者探險家/文)

在我血氣方剛的少年時代,就立志成為一名身經百戰英勇神武的探險家,

夢想有昭一日能雄糾糾氣昂昂的騎著駿馬,挑戰世界最高峰,

做個讓男人看到就自慚形穢的蓋世英雄,

女人看到就臉紅心跳的頂天立地真男人。

但我卻該死的失去了光,因而淪為一個被夢遺棄的廢人,

不但沒有自尊還沒有自由,去到哪都需要低聲下氣頃人引導否則就到不暸,

加上無法透過視覺立即獲得陌生環境的相關資訊就更極度缺乏安全感了,

每當思之於此,總是悲從中來、暗自神傷、不能自己。

摸索(攝影/小易)

某日突感軀體異樣,彷彿有兩億隻蟲蟻正啃食著我全身般的痛苦難耐

一點點一點點的不斷累積成一頭找不到出口的龐然巨獸,

張牙舞爪的向我襲擊而來,我雖忍耐著這種無處宣洩的痛苦,

但還是越來越難受,難受到以頭撞牆,

方能以頂上的疼痛稍解體內的煎熬,

不自覺的越來越用力,一個猛撞竟然當場暈厥於地。

不之過了多久,我方才悠悠醒轉,

習慣性的伸了個懶腰,生手揉揉眼睛,我竟奇蹟的重復光明了!

更不可私意的是,面前出現一個帥氣的天使,

微笑著溫柔的對我說他叫作加國,因為了解我的痛苦,

所以特別來實現我的願望。

我受寵若驚,像中了頭獎一樣的欣喜若狂。

加國對我說好好享受你夢寐以求的驚險刺激吧!

說完就施展魔法,將我瞬間移動至喜馬拉雅。

 

此次的探險,需翻越兩座雄偉壯麗的山峰,

路途艱辛,困難重重,簡直是個不可能的任務。

所以之前需做好萬全的準備,方有成功的機會。

為此天使請了一個首屈一指的嚮導奶姬與我同行,

沙盤推演了許久,各個環節皆巨細靡遺的反覆確認,

萬事俱備,蓄勢待發這未知的大冒險。

即便在旅館,仍要整理的妥當。(攝影/家幗)

當地流傳著一個傳說,在山腳下的聖水池裡沐浴,

就可以獲得神的祝福,於是我邀請奶姬一起進行這神聖的儀式,

祈禱上蒼能保佑我們一路化險為夷、平安歸來。

探險前夕,奶姬看出我的緊張不安,所以幫我按摩以舒緩緊繃的肌肉及情緒,

放鬆後我們還行了吻面禮,以展現接納與必勝的決心,

循序漸進的成為了彼此信任的最佳夥伴。

 

我在起點舉行了簡易而隆重的升旗儀式,

看著國旗緩緩上升,也越來越堅定我要在山頂插旗的決心。

沒想到才走了一小段路,就發生意外了!

我誤闖沼澤,不斷快速往下沉,奶姬力及來救,但我卻已被淹沒到了大腿,

他只好先幫我脫去累贅的衣物以減少阻力,

再順勢僅緊抱住我,藉由這股橫向力量把我從泥淖中解放出來,

然後不斷往沼澤邊緣打滾,九死一生才滾上了實地。

我驚魂未定,還來不及感受這命懸一線的恐懼,

就被面前的美景正哲住了,我目瞪口呆的直視

一潭波光淋漓浪漫的湖水,折射出白皙滑嫩茭白筍的倒影,

晶瑩剔透的花蜜點綴著吹彈可破的玫瑰花瓣,

在露水的滋潤下,含羞草為之綻放,花香撲鼻而來,

讓人心曠神怡,美不勝收啊!

 

沿途披荊斬棘、跋山涉水,

即將登上第一座山峰之時,我胸前慘遭蛇吻,

渾身麻痺、失去知覺,命在旦夕,

奶姬卻不慌不忙的找來解毒藥草入口嚼爛,敷上患處,又救了我一命。

接著進入一大片神秘的黑森林,渡過一條潺潺流水的小溪後,

我們鬼打強一般的在元地打轉,前途茫茫無所適從,

在陰森可怕的氣氛壟罩之下,正式宣告迷路了。

奶姬卻好整以暇的表示這是他的強項他的驕傲,

俯身從行李中拿出一根魚竿與一對約足球大小的磁石,

從容的把兩顆磁石掛在釣竿兩邊探測方向,輕而一舉的就走出了這座永無止境的迷魂陣,

我嘆為觀止,對奶姬的神乎其技佩服的五體投地,讚歎奶姬、感恩奶姬呀!

 

我們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攀上珠穆朗瑪峰,

這裡的天氣千變萬化,前一刻炎熱似火,一轉眼卻又冰天雪地,

伴隨著漫天大雪,最大危機在一陣暴風中登場了,

我還陶醉在征服世界最高峰的愉悅中,

樂極生悲,奶姬突然搖身一變現出原形,竟是條巨蟒,

口吐人言道:「本座乃此山的守護神是也,最痛恨人類上來破壞生態。」

一邊說著一邊將我緊緊纏繞,企圖把我勒斃,五臟六腑好似都快被擠出來的腕分難受,

還生出蛇頭貪婪的舔舐我的頭部要把我生吞入肚,

千軍一髮之際,我不干示弱的使出左右互搏,左手施展黯然消魂掌將之拍暈,

同時右手拔出左輪,施展狂矢追夕,射穿其咽喉,

巨蟒雖已暈厥,但仍不斷緊縮身體慾同歸於盡,

就當我氣若游絲,窒息式停止呼吸欲仙欲死,腦中閃過的人生跑馬燈都已經快演完的時候,

巨蟒才因受商過重,終於不支倒地,

我也狂吐兒出,把腹中之物嘔的乾乾淨淨一滴不剩,虛脫乏力萎頓在地。

 

抵達峰頂,我對空鳴槍,再射出一顆子彈,

不知是巧合還是天意,一到閃電畫過天際,一聲雷鳴過後,下起傾盆大雨。

我如願以償的在封頂舉行升旗典禮,

望著隨風飄揚的國旗,敢動不矣、喜及而泣,眼中爆發了層層淚液,

大聲歡呼道「阿爸、阿母,我成功了啦!」(台語)

隨即癱在地上大口喘氣,感到全身精力都被抽乾似的精疲力盡,

享受著紙有自己才懂的恍神意境。

 

此時的我忽然有種萬馬奔騰、一瀉千里,妙不可言的爽快,

汗流成河,抹去渾身汗水,悵然若失的發現原來只是南柯一夢,

緊緊因為累了,睡著了,作了個美夢霸了!睜開雙眼,仍是黑暗無光,

思緒紊亂、傷心欲絕、寂寞孤單的我,有種被熱淚燒傷的錯覺,

突然好想妳,不知道妳會不會也這樣的想起我?

(攝影/浩浩)

夢境太真實,卻也太空虛,雖然好像親身經歷過一樣,

但是一切的一切從此再也看不見了。

我悽涼的嚎咷到:「可不可以一直在夢裡,永遠不要清醒?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但隨即冷靜下來,覺得自己也太可笑,

不就是作夢而已嗎,幹麻這麼認真呢?

仰天長嘯三聲,大哭三聲,含著淚水告訴自己「夢醒了就勇敢的面對現實吧!

不過,即使只是夢一場,我也此生無憾了。

最後我要感謝幫我圓夢的天使,在夢中我來不即道謝,

只好在夢醒後藉由文字表達我滿滿的感恩之情,

謝謝你們!(受服務者探險家/文)

******  和服務探險家相關的分享文,敬請參考 ******
【手天使】服務之我思(性義工奶姬/文)
【手天使】凌晨一點看到這個Line的訊息的時候(訪談義工劉家幗/文)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