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障礙者需要性遊行 新聞稿

5/5障礙者需要性遊行

新聞稿


台灣性義工組織手天使,自2013年集結以來,透過每次行動,每位服務申請者(重度以上的肢體或視覺障礙者)、性義工、行政義工,所寫下來的心得文,均在手天使官方網站中發表。近而吸引媒體報導,以及不少社會大眾,理解「障礙者也有性需求」。

幾年下來,身心障礙者的性議題有漸漸被社會看見,但是在促進障礙者性權的實踐過程中,我們地感受到,人們將「手天使」成為性玩笑的新名詞,甚至是「一般人」會質疑:我們就業、結婚、生小孩都有困難了,你們障礙者談什麼自立生活?談什麼自慰打手槍?

情慾的探索與發展,是每個人成長過程中,最基本的生理及心理需求之一,但是大多數的人沒有體認到,障礙者在日常社交、情感教育、情慾實踐等層面的機會,都飽受侷限。這些侷限大多並非來自障礙者的身心功能損傷,而是源於缺乏多元基礎的社會建構——各種法規建制與空間規劃都只從健全者的角度出發,沒有考量其他各種身心狀態公民的需求。

政府有責任採取適當的措施,確保障礙者能有與其他人相同的機會,讓自己的情慾需求得到滿足。我國簽屬了許多國際人權公約,並且俱備國內法化。其中更明文指出制訂這部法律的目的是「維護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其平等參與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等之機會,促進其自立及發展」,並且「公約所揭示保障身心障礙者人權之規定,具有國內法律之效力」;而「情慾的探索與發展」當然包含於上述條文的內涵之中!

為了讓社會看見「障礙者需要性」,為了讓政府面對逃避已久的責任,手天使團隊號召各位一起來關心,身心障礙者們最被冷陌對待、視而不見的性事。此次的遊行活動前,藝人蔡振南、韋佳德、孟慶而、汪綺、新生代詩人羅毓嘉、障礙者家屬呂欣潔、身心障礙與長照研究領域學者王增勇教授、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李麗娟委員等等知名人士,拍攝影片呼籲社會大眾一同來關心身心障礙者的性權;更有許多身心障礙者投稿自身的性經歷,凸顯障礙者與健常人有著同樣對性的探索、渴望及負面的經歷,需要政府及社會的正視與尊重。活動現場有各個障別的身心障礙者、家屬、社團、及前來支持的眾多社會團體等,預估來300人,並有多位輪椅族朋友也不畏障礙環境一起上街,一同為自身的性權發聲,期盼政府能用健康的態度面對,社會大眾能以更開放多元的思維支持。 

障礙者需要性遊行,我們的訴求如下:

一、障礙者進行性交易,娼嫖均不罰。 

性專區制自2011年11月修法施行以來,未有縣市政府設立專區。除了實際上造成娼嫖皆罰,也使性交易場域因為處於違法營業狀態,更不可能有無障礙設施。

障礙者們在日常生活中,從最基礎的就醫、就養、就學、就業來討論,從走出家門的社區環境、移動上的人行空間、交通,再到目的地本身的建築及周邊的消費空間,目前大都是障礙重重。政府及大眾都知道無障礙環境的重要,但是都會有許多的理由,看不見實質的無障礙環境改善及進步。因此推估,就算性專區真的設立了,對於不便自行出門的部分障礙者來說,仍然沒有機會進行性交易。

從上述推論,性專區制的設立,會因為交通及環境是否無障礙,容易造成消費上的困境。這種「就算有,我們也用不到」的制度,就是一個從健全者角度思考、缺乏障礙者參與的政策。

因此,我們主張:無論性專區有無設立,只要從事性交易的任一方持有身心障礙手冊,均不應處罰。

二、落實各類情慾空間的無障礙環境及友善平等之對待。 

「情慾空間」不只是常發生性行為的空間,而是包含了約會時可能進行親密或曖昧行為的空間。例如:約會的餐廳、電影院、KTV、酒吧、三溫暖、遊樂園、旅館及各種交通工具等等之空間。

舉例而言,要出門約會沒有無障礙交通工具、大眾運輸,讓障礙者們能自主的抵達各地;電影院的輪椅席不但多數在讓人折頸的最前排,往往陪同席也不在旁邊,讓人沒法邊看電影邊握著彼此的手。此外,現行法對於旅館業應有的無障礙房間數規定的非常寬鬆,而許多應設無障礙房的旅館還根本就沒有設置,更遑論實際預定時發現已被分配給其他人,或是浴室仍然有障礙,或是蜜月旅行卻因為房型而必須分床睡的情形。

除了落實無障礙環境及交通外,各服務員面對障礙者的心態也應正面。例如:障礙者在例假日或是人潮尖峰期搭車、逛展覽、吃飯,容易被司機、服務人員糾正:以後要選人潮較少的時間再來。凸顯了非障礙者對於障礙者的陌生且產生了不平等的心態。

因此,我們主張:除了檢討現行無障礙法規的合理性,更應落實稽查此類空間的無障礙程度。更應落實CRPD第五條「平等與不歧視」應採取所有適當步驟,以確保提供合理之對待。及第九條「無障礙」公約之規定。

三、保障獨立生活空間,才有更多情慾的可能。

在探索與發展情慾的過程中,隱私是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為了完整地保障隱私而能自在地進行情慾活動,一個獨立於原生家庭的生活空間,幾乎是必備條件之一。特別是對於必須倚靠他人協助才能維繫基本生活的障礙者而言,同住的親人(不管是否親自協助我們)因著愛與責任,總是會「自然地知道」或是「過度地關心」我們的生活細節;在這種「監控」下,這些障礙者可能終其一生都無法真正認識自己的情慾。在這些年與障礙者的互動經驗中,手天使看到的真實情況是:

為了方便照顧,許多障礙者沒有自己的私人空間。即使有自己的房間,也沒有辦法自己鎖門,或是不被允許鎖門,甚或根本沒有門。儘管智慧型手機能讓部分障礙者有更多可能,例如網路交友和觀看色情影像,但終究要隨時提防照顧者走近後不經意看到的情形,更遑論要在照顧者「也為了照顧自己而長時間留在家中」的時候進行自慰或是用電話談情說愛。可想而知,這些與家人同住的障礙者,更是難以在家人不知情的狀況下,邀請約會對象或是性工作者來到家中。

為了保障障礙者能有與其他人相同的機會進行情慾的探索與發展,我們主張:政府應提供讓障礙者住得起、住得方便的社會住宅,並落實能夠保障障礙者得以「獨自居住」的「個人助理」服務。

四、性平教育、性教育與家庭教育都必須包含障礙者觀點。

在以「保護」為出發點的制度下,青少年障礙者的性別意識大多僅有「女生要保護好自己不要讓人亂摸;男生不可以亂摸女生」,其中又有不少人到了成年也是如此。

障礙者在普通學校就是被當作「不可能會有人想跟她/他在一起」的話題,非障礙的學生也只能學到跟障礙者「相敬如賓」的日常相處,不知道彼此在私領域有何不同;特教學校則是因為資源不足,導致教職員也多以單純的「禁止與異性交往」方式進行障礙者的情慾「管束」,而缺乏情感「教育」。

即便是有提到「安全性行為」的教育現場,在提到「戴套」這類的行為時也都是預設聽眾們的手部功能正常,而且有一副夠好的眼睛能夠分辨保險套的正反面,完全無視上肢障礙以及視覺障礙群體的存在。因此,我們主張:無論普通學校、特教學校或家庭教育中心,均應對職員、學員與其家人提供包含障礙者觀點的多元性別教育,並且不可排除性教育。

綜上,情慾的探索與發展,是每個人成長過程中,最基本的生理及心理需求。我們希望社會看見「障礙者也需要性」的事實,我們要求政府具體回應上述四項訴求!遊行延途會向內政部、教育部、行政院一一提出陳情。凸顯出上述四點述求,障礙者的性權被分散於各個部會,法令鬆散需跨部會整合。(主責身心障礙政策之機關衛生福利部位於南港,遊行前一天郵寄陳情書)

遊行路線:

峨眉街起點(電影公園旁)→西寧南路→內江街→漢中街→成都路→中華路一段→漢口街一段→重慶南路→襄陽路→公園路→常德街→中山南路→徐州路→中山南路,監察院(終點)。

新聞聯絡人:黃雅雯  0937-986828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