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障礙者需要性 遊行【故事之二—小帥的情慾探索歷程—By 小帥】

大多數人認為重度障礙者沒有(或不配有)情慾!

殊不知,對我而言,性、身體、情慾三者的連結,藏著我最深層的生命故事⋯⋯

楔子

第一次射出來,是在上大號時,自己玩弄而無意發生的,射得很遠,但沒有情慾的感覺。跟第一個女朋友在一起的短暫期間,雖然常因電腦使用過度而造成肩頸劇烈疼痛,但每天在BBS上都有「情」的交流,每週在自己的房間裡都有「慾」的發洩。受壓迫而分手後,不但「情」被困住了,「慾」也找不到出口;慾望很快就找到了出口,我學會了「盯」著視線裡或是想像中的女體,同時暗中用手撫慰自己的身體。事後總需承受著肩頸與手的疼痛,以及受它影響所造成的全身不適與功能退化;總需要依靠「拍打功」,疏通淤塞的血路,才能使疼痛緩解。慾望總是戰勝了許多東西:身體的疼痛(包括接受拍打時的痛)、道德上的罪惡感、身體功能退化而產生對自己與父母的愧疚感;有時,這樣的「自我洩慾」模式,甚至取代或壓抑了追求一段真實親密關係的勇氣(註*)………..。民俗治療師對我說:「你的腎臟發育不全,才使你無法走路」「肩頸與手會酸痛的原因是腎氣在『動』」,加上自己經歷到的身體變化,讓我懷疑,我的自慰傷害的,是否只有肩頸與手?

註*:其中一個原因,是我覺得自己說話聲音很難聽而且不清楚,當時也不知道要用溝通輔具,似乎是因為覺得與人當面互動是次要的事。但也因此,只要有女生願意聽我說話或是說給我聽,她在我心中就莫名其妙加了很多分。

———————————————————————————

我們一家四口同睡一個大房間直到我高一結束搬家。

小學高年級時,有次班上一個男生揶揄說:「你能讓xxx(某個還蠻漂亮的女生)懷孕嗎?」國一時,有個男同學數次來到教室中我的座位旁,隔著褲子撫弄我的生殖器,讓我不舒服,後來我請媽媽轉告老師此事,之後媽媽說,老師表示會處理,之後就沒有再發生。我喜歡透過女生的袖口偷窺胸罩;另外有一次,在第四臺「增乳器」的廣告裡,似乎看到全裸的女性胸部,但是怕家裡其他人看到,所以不敢看太久。國高中時,常因為晨間勃起,導致排尿困難,當時父母協助我如廁,只好硬是調整角度或是等它消一些再尿。高中有一次,坐馬桶時,無人知情下,無意間玩弄自己的生殖器直到射出來。高中時也在電腦上玩過限制級遊戲。

似乎是在與第一任女友分手後(交往期間的最大尺度是:隔著衣服抱著她,直到我射出來),才感到自己有性需求,所以常常上網看情色文學(或是用FTP抓影片來看)並自慰,發覺自己喜歡有劇情的作品。但久而久之,造成手腕、肩頸酸痛的副作用,但當時卻還樂此不疲,加上都是依靠同一隻手打字來交作業,負擔更形加重。有一段時間,連心理也變態了起來:身體疼痛當然會造成性慾減低,看到美女也不太有反應,但我居然為了證明自己的性功能是正常的,用疼痛的手來強暴自己!

我自認為這項身體傷害隨著時間累積,造成我的身體越來越不舒服與不靈活,尤其是手與肩膀的疼痛讓我走路越來越不穩,而父母長久以來都將我復健的目標設定成「能夠自行走路」,因此我常對此感到愧疚。我曾經在疼痛剛剛退去時,在BBS上寫信告誡自己,也曾在電腦桌面下載「心經MP3」(結果從來沒放出來聽過);但當身體從疼痛中恢復一段時間後,慾望來襲,「再試試看,小心一點就好了」;有時候副作用沒有出現,但其他時候又將自己推回懊悔的漩渦裡。因我某種程度堅持性愛合一的假道學,連約炮的念頭也只是想想;還好隨著年紀增長,比較能控制自己不如以往的性慾。

我們家比較保守。父母都將焦點放在我的身體復健上,因此不曾與我談過性事。在一場關於腦麻者生命經驗的討論會上,主持人公開詢問我的父親對於我的性慾出口的看法,父親的公開回應是:「生存條件都得不到保障了,怎麼有空去想這種事?」事後,我爸對我說:「那個老師好怪,怎麼會突然扯到這種事?」

即使是跟我最要好的同學,可能是不夠熟(我跟他們大多都在討論課業問題),也可能是自己自慰副作用所造成的愧疚,我們也不會聊這檔事。(我記得同學有跟我說過,他沉迷在從網路抓來的A片裡,覺得好糟糕;印象中我沒有回應。很久之後,我在網路上向另一位常常互動的同學吐露自慰帶來的痛苦,印象中他回應「請媽媽幫你打?」、「那就少做(自慰)吧!)

後來有機會進行性行為時,遭遇的困難是太害怕自己因為身體痠痛而「表現」不佳,這種擔心會讓我容易忽視對方的心理需求。

去年,我曾向一位沐浴協助者吐露我的自慰困境,她建議我去找小姐,但我並不是很想這麼做。

我覺得台灣必須要有合法的性交易途徑,否則只有「有錢有權」的人才能找到安全的「性的出口」。但我認為只讓性交易合法化並不會對每一位身障者有幫助;以我為例,我要的可能是「親密感(當然可能包括性)」,而且我不確定「用金錢買來的親密感」是否能滿足我的需求。因此,除了性交易合法化之外,我認為政府也應該提供障礙者各種「社會參與」的支持,除了足以讓他(她)獨自居住的人力協助之外,當然還包括各種娛樂場所(例如:KTV、酒吧、舞廳)的無障礙。或許我是一個有點假道學的人,可是我發現當自己能與心儀的異性有所互動時,就比較不會想自慰!(障礙者小帥/文)

***

活動預告: 5/5 (六) 1:30pm 障礙者需要性 遊行
四大訴求:
一、障礙者進行性交易,娼嫖均不罰
二、落實各類情慾空間的無障礙環境及友善平等之對待
三、保障獨立生活空間,才有更多情慾的可能
四、性平教育、性教育與家庭教育都必須包含障礙者觀點

倒數二十四天,5/5邀請你一起上街,為障礙者性權發聲!!!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