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障礙者需要性 遊行【故事之四—精蟲衝腦會死人的—By 訪談義工 Vincent】

我腸思枯竭的想喚起古老的記憶,但仍不能想起年少時期,曾經有過對異性的渴望。滿腦子都是母親從小不斷的教導,要對女孩尊重!我也以為母親的教育成功的把我教成了沒有邪念的君子。反倒是在進入社會工作後,有女孩子的主動獻殷勤,讓我好笑,也有些不好意思。善良好女孩,常以動作來暗示我,她喜歡每次在我背後講話,有意無意的讓我感到芒刺在背(哦~不不不,是有兩個大奶頂著我)但我也裝傻沒多所回應。我只好奇,何以她會想寄託感情給我這樣一個殘障男子?但好奇歸好奇,平行線的世界,絕不會有交集的奇蹟!除了你騙自己……

在同志圈(唉~在異性戀圈裡不也是如此……沒有好條件,機會也少了。就勉勵自己:不要氣餒!上天會給努力的人一個機會。只是卻不敢告自己:不是努力的追尋,都有結果的!)所見的男同志,大多有皎好的面貌、和壁壘分明、塊塊獨立的六塊肌,而我也有六塊組成的一塊大肉肌,還有比平凡更平凡不過的面貌。身為殘障同志的我,還奢想和男人有什麼的牽扯?還想什麼激情?連一夜情的纒綿,也僅只曾經的夢境吧?

十八年前,同志這個影像,在台灣這個社會,還是不容易尋找的!除了傳聞中的新公園和同志三溫暖,真不知要去那找自己人?剛剛才警覺自己真正的身份時,又伴以青春期都過了十年,未曾有過性經驗的自己,那活的死火山不是一次爆發就可以了的!心裡的慾望,不會隨著現實的環境而沈寂,只會像著了火的木柴,不經一番燃燒殆盡,是不會熄的!它會在心裡、在腦海、在夜裡、在一人的時候,和你一番爭鬥,有時也讓你變成了,你不認識卻慾望的自己……

vincent蒐集已成歷史的大番三溫暖名片。(vincent攝)

不知在多少次的如荒漠般的貧瘠夢裡,也不曾有情色入夢,來緩和身體裡的渴望。記不得,在忍了多久後,我決定要好好去解放身體。去了那個曾經不知徘徊在門外多少次的大番三溫暖(註一),接連好幾次的在樓下入口,望了又望。騎著改裝的三輪車,在附近繞了又繞。在午夜時刻,看著男人們,從那大樓進進出出,心中好不欽羡。羡慕那要進去的人,可以好好的解放緊張的身體。羡慕那輕盈步出門口的人,在忠孝西路的天橋迎向極樂,而我卻成了夜裡,在這滯留找不到出口的鬼魅,無法投胎轉世。

我要老實的承認,精蟲沖腦,會死人的~最後的理智不再理智,走!爬著也要爬進去,只要能傾瀉一池的慾望,死也值得!決定把鐵鞋留在家裡,撐著枴杖,四個輪子時速各五十的的衝到了大番。我告訴自己,不要想!什麼都不要想,只管停好了車,給它一步一步的走進去,電梯給它按下,電梯門一開,就直接按下大番樓層。心跳如戰鼓般的咚咚做響,好似戰士要進入不可知的蠻荒原始叢林,只要電梯門一開,就拿起手中的盾箭大幹一場,只要往前衝,開出一條血路……在心情忐忑不中,電梯門開了,暈黃的燈光裡,沒能看清室內,我握緊了手中的盾箭,卻冷不妨的一陣腦筋空白,冷汗直流(還沒泡三溫暖呢,全身都已汗淋潸潸),儘管這空間有強大的冷氣,但我想到的是『完了!我手中拿的是枴杖,見杖如見朕!』我只要走進去,『殘』跡敗露馬上見光死……一陣猶豫中,『歡迎光臨』四個字,也隨電梯門闔上那一剎那,聲音漸漸遠矣~電梯人道:『一樓到了!』我又回到了人間大地,『不!不!』心裡的我吶喊著,就今天,今天一定要給自己一個交待,賴活不如好死!電梯給它按下去……

豁出去了!繳了錢,拿了毛巾和置物櫃鎖匙,到了更衣間,想也不想的脫光身上衣物,旁邊有光不溜掉的男孩,我卻一眼也不敢瞄。才把置物櫃給鎖上,起身時,看見自己的細白的『鳥仔腿』,二話不說迅速的把浴巾給圍上,撐著枴杖,找到浴間,快速的把身體沖洗一遍,不敢大方的四處看看,卻覺四方都投以異樣的灼熱眼光(或許根本沒人看,心裡有鬼!),沖完水,目光搜尋了附近有一間,烘烤功能的房間,就橕了過去,門一開,才走進一小步,不知地板濕滑,而摔了一大跤,那種不只人撞到地面的聲音,還連枴杖互撞唉嚎的聲響,在寂靜的三溫暖裡,顯得異常大聲。顧不得身體的疼痛,想法子快速的把身子給橕了起來,坐在旁邊的木板上。因為聲響原故吧,有人衝了進來,問有沒有事?愛面子的我,一派輕鬆的說:『沒事,只是枴杖倒在地上,沒事沒事……』但皮肉可痛著哪~之後,陸續有人進來,但沒人要對我上下其手,心中的落寞油然而生!我把怨氣都怪在我的兄弟上(喂~想到哪了!我是指,死都要跟我拜把的枴杖啦!)守株待兔不成,總不能把錢砸到水裡,都沒漣漪吧!我決定今天一定要達陣,否則今天……不回家……。

走過電視間、擦身而過的人肉森林,我都如鬼魅般的,沒在人群裡產生火花,充其量算鬼火吧!我如隱形人般的透明,真的很透明耶,只圍了一條圍巾,和赤裸差不多呢!到最後累了,我才不得已的爬上樓(事前我不知有樓上?!天啊,沒支架橕著上樓梯,累斃了……當時還想問服務台有沒有電梯上去呢,但如去問會不會太好笑了?我還期待三溫暖有無障礙哩~~且又顧慮還要走回濕滑的淋浴區,更危險而作罷)。走到休息區,進了房間,稍作休息……之後,我才落荒而逃似的離開了大番。

啊?你問我有沒有”做"哦?嘻嘻~想也知道,我不是說了,不達陣不回家嗎!那麼辛苦,如還不能身心解放,那你看到現在的我,一定是瘋了!(不過,重障的我,再加上瘋了,還是重度耶!)因為慾望無處渲洩而瘋了~但要我再去三溫暖,我要思考再三了,除非那天成千上萬的精蟲追著我跑,走投無路再說吧!

對於愛情和性,於我而言,總是要千辛萬苦的尋找主動出擊,並有失敗再所不惜的,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心理準備,才能獲得一二。身體的殘缺,真是成了我的死穴,非得我將其點開,否則,一輩子真的只能自我愉悅……死而後已……  或許個性不是屬坐以待斃的那種,我都經常主動的出擊尋找。尋找人生的出口,也探索慾望的出口。

回過頭來嚴肅的說,不管什麼身份,帶著殘缺的身體,想要尋找人做愛做的事,還真是千辛萬苦呀!身體的殘缺,不代表性功能和需要也都殘障啊!很多假道學者和達官貴人們,一再斥責性交易者,我深表不認同,甚至嗤之以鼻,你們有權有勢,很容易在性這方面滿足了,卻痛斥沒機會在性這方面得到滿足的人,用金錢找到渲洩。滿口仁義道德,私底下淫慾之能事,我想你們沒有資格大小聲吧!把人的性,還給自然,假道學給丟進垃圾桶吧!在這我要大聲疾呼,一個尊重人權的民主國度,有義務幫殘障者找到性的解放責任。

附一:大番三溫暖,為台灣八○年代極知名的同志三溫暖,位於忠孝西路和重慶南路交叉口,其樓下為統聯客運搭車處,多年前該處大廈已拆除改建。大番於台灣同志歷史有其地位。(本文係訪談義工vincent於2010.1.30所寫)

***
活動預告: 5/5 (六) 1:30pm 障礙者需要性 遊行 遊行
四大訴求:
一、障礙者進行性交易,娼嫖均不罰
二、落實各類情慾空間的無障礙環境及友善平等之對待
三、保障獨立生活空間,才有更多情慾的可能
四、性平教育、性教育與家庭教育都必須包含障礙者觀點

倒數二十二天,5/5邀請你一起上街,為障礙者性權發聲!!!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