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口天使?」手天使讓我們看見正常人的無知與傲慢

「有沒有口天使?」手天使讓我們看見正常人的無知與傲慢     by: 鄒家彥 2015-01-14 公共

「每每加入男同學情慾話題的討論,總會感覺身邊同學報以一陣靜默,並撇開頭轉移話題。『後來我才發現,他們認為我不該有情慾。』」– 小兒麻痹男患者、手天使創辦人 Vincent

「市面上的情趣用品店不但沒有無障礙空間,而且像我小兒麻痺一隻手比較無力,但要開口詢問店員『有沒有單手也好用的情趣用品』,卻得要相當大的勇氣……」– 小兒麻痹女患者小玥
(文字來源:《新新聞》〈【社會事】「手天使」讓身障者活得更像人〉)

今天(1/14)《壹周刊》刊登了一篇報導〈善良正妹想幫殘障人士打手槍〉,介紹提供性服務給身障人士的「手天使」,身障者的「性權」議題浮上討論檯面。

是無知也是傲慢,「正常人」以為身障者不會有性慾
我曾任職於服務視障人士的公益團體,當時基金會中有兩位同為視障人士的同事正在交往;有一回,有人撞見他們倆在接吻,回頭便問其他人:「他們也會想要『那個』喔?」聽見這話的當下,心裡想著的是:「這算歧視嗎?」光是視障朋友的接吻就讓我們「正常人」這麼驚嚇,面對「肢體殘障甚至全身癱瘓人士有性慾」這件事,正常人的訝異程度有多高,不言而喻。

但這樣的質疑其實很無知,透露出來的態度是很傲慢的:人們以為身障人士只要日常生活無虞就該謝天謝地,巫山雲雨之樂等你下輩子投胎成一個「正常人」再說;更甚者還會反譏身障人士,「難道你沒有其他的事情好想了嗎?就這麼想做?」

身障人士一樣是「人」,想要被觸摸、呵護、愛撫的欲望不會因為生理限制而有短少,性慾也不會因為手殘了或者腳斷了而消失。

但是身障人士在追求性愛時,就是不那麼方便;沒有伴侶是一項原因,有些人即便想透過自慰滿足欲望,也因為生理限制無法得心應手:

「阿凱不敢用電腦看A片,擔心遭人撞見,無力的手指無法立即關閉,只能透過小小的手機看影片,一手拿著手機,一手用不太有力的手指自慰。」–《時報週刊》〈手天使免費性服務 重障者體驗超快感〉

「我們說有可能精液會流到床上不好清洗,他說不會啊,從來沒有啊,精液不是都只是一點點流出來嗎?細問之下才知道,原來 Steven 的情慾只能透過小小的手機螢幕看 gay 片來滿足(因為全身只有手指頭還有點力氣,用電腦看 gay 片如果被家人撞見根本來不及關掉螢幕,手機只要翻過去蓋起來就好),他一手拿手機一手則用不太有力氣的手指自慰,所以從來沒有射精過頂多就是流一點點精液出來。」– 公益交流站〈「我第一次感覺這麼爽!」手天使首位使用者的體驗心得〉

2013 年初台灣出現「手天使」,免費協助重障人士滿足慾望
為了解放身障者的身體與心理對性的欲望,歐美國家早就有性義工組織;在 2007 年出版的《性義工》一書中,曾任國策顧問、現為大塊文化董事長的郝明義在推薦序中也寫道:

「美國在八十年代就有 Sex Surrogate(性輔導師),可以幫助身障者面對他對性的焦慮與問題。「性輔導師」都受過特別訓練,經過心理醫師的「處方」後,可以為重度「身障」的人進行包括性交在內的服務,但以八次為限──以免和被輔導者產生感情糾葛……

美國社會能為『身障』者設想得如此週到,不僅可以讓他有便利的環境完成學業,還有「性輔導師」的設計,不能不由衷佩服。」

日本也有白手套等團體來服務重度身障者的性,由接受過訓練的年輕女協助員用手幫忙身障者和性功能退化的老人射精,在服務的過程中,女員工禁止脫衣。

於是在 2013 年初,同性戀者、小兒麻痹患者 Vincent 成立了台灣的性義工組織「手天使」。手天使以服務領有重度殘障手冊的身障者為主,每人可以申請三次服務,服務完全免費以幫助自慰為主,替身障者的慾望找到出口。

所有好服務基本上都會被台灣法令卡死,手天使也是
成立一年多,Vincent 在談到手天使的困境時寫到,手天使提供的服務雖然不致被外界污衊,但還是面對許多質疑聲音,比如「服務多以重障男性為主,那女性的需求呢?」

這其實和台灣性工作是否除罪化有很大的關係。在法律上,只要有「侵入式」的性行為和對價關係,就可以成罪:

「稱性交者,謂非基於正當目的所為之下列性侵入行為:
一、以性器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口腔,或使之接合之行為。
二、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使之接合之行為。」

手天使提供免費服務給男身障者時,以協助自慰為主,但如果是女性身障者,任何侵入式的行為都會觸法,這也限縮了手天使服務族群的範圍。

另一方面是「手天使到底有無觸法」的討論。過去《時報週刊》報導手天使服務時提到,警方認為,根據台灣現行法令規定,手天使服務的場所是在住處或旅館,就不會構成公然猥褻,加上他們雙方沒有對價關係,圖利使人性交猥褻也無法構成,可是又無法明確地舉證到底有無對價關係,因此手天使是大鑽法律漏洞。

除了這些法律問題,當然也有批評者認為,手天使提供的服務,一生只能申請三次,真的太少;想要第四次、第五次時…… 這些身障人士該怎麼辦?

回歸最原始,手天使這類性義工的出現,終究還是為身障人士的性愛慾望提供了一個宣泄出口,法規能不能跟上、服務能不能「優化」,只能等時間說話、等有心人去爭取、等媒體報導激起討論。

「我常常做春夢。
更怪的是,在我大部份的夢中,我不是身障者。
從小到現在我一直被人觸摸。
我想我需要為了感受快樂而被觸摸,而不只是為了生活起居。」
– 脊髓性肌肉萎縮症病患 Laetitia Rebord

在寫這篇文章前閱讀了一些與手天使相關的文章報導,因為是《壹周刊》今天才刊登的報導,所以這個議題的新聞熱度很高,討論次數相當多;不過,仔細看過讀者留言後的心情是沮喪的:

「我是智障,我可以申請手天使嗎?」
「有沒有口天使?」
「我本身也有殘障,我尿尿靠左邊。」

人們始終用戲謔、不具同理心的方式看待這樣的議題,而正是這樣的態度,長期讓「性」這件事在台灣是一個不能正大光明談論的事情。避而不談、消極地談、戴著有色眼鏡地談,都只是空談。

◎轉貼自http://buzzorange.com/2015/01/14/handjobtw/

您可能也會喜歡…

32 個回應

  1. 方格子 說:

    哈囉,親愛的手天使:)
    我在本文中看到:『手天使提供免費服務給男身障者時,以協助自慰為主,但如果是女性身障者,任何侵入式的行為都會觸法,這也限縮了手天使服務族群的範圍。』

    其實女生靠著陰蒂的摩擦便能夠得到高潮,雖說手勢或者技巧不同
    但就像男生的龜頭一樣
    因此不靠侵入式的行為也是能夠帶給女性最高的性愉悅

    不知道手天使往後能不能以這樣的方法,為女性身障者提供服務呢>_<

    • admin 說:

      方格子,我們也期待服務女性重障者的日子早日到來。我們現階段也在努力學習這一部份,也再努力的尋找適合的性義工來擔綱此一重任。更重要的是,有女性重障者的出現,也是會加速我們的前進。但我們更在意的是,可以穩扎穩打的實質服務到女性重障者,不因急就章而讓她們的性福失落。我們會更努力的!
      謝謝您給予實質操作的建議,讓我們更有信心這一天的到來!!要繼續給我們支持的力量,以抵抗來自四面八方的歧視言語。

      • 3/4的世界 說:

          您好,想請教一下,如果真的在法律方面允許手天使對女性的服務,個人覺得會有一些技術性的問題存在,有點不解想請教。
          正常來說,女性的性高潮相較於男性更不容易,或者說不明顯,那對於有些因病/傷不便言語及表達的對象而言,就不能單靠例如,男性是否已經射精這一指標來判定他已經達到性高潮,進而完成對其之服務。
          個人看到網路上很多關於女性在性方面的資訊,有些說女性的高潮分4階段,有的說6階段甚至11個階段等等如此之複雜,另外女性在性的前戲上似乎也有一定的要求。
          故此,在這一方面,若不能有一個通常性且具彈性的指標來判斷,是不是會導致日後在進行服務的同時,因為手天使們不能,或者說不容易判斷其性高潮與否,以至於對服務對象產生服務不完全,或是服務過當的狀況。
          想請教貴組織對此一問題之看法,感謝。

        • admin 說:

          謝謝3/4的世界的提問,的確女性和男性的自慰方式有很大的不同。我們目前暫時以『打手槍』來服務男性重障者,這是針對男性重障者的服務方式。在接著要服務女性重障者時,當然不會以打手槍的方式來服務。我們會以女性的身體特性來服務的。敬請期待手天使服務女性重障者的一天到來~我們已在努力中了哦!

          • ray 說:

            我的經驗是FAIRY這個牌子的按摩棒 可以間接及有效率的服務女性

          • admin 說:

            謝謝Ray熱心的推薦,會將您的建議提供予手天使團隊,預為將來更完善服務女性重度障礙者的參考。

  2. 嗯嗯 說:

    日本有一個矛盾大對決
    絕對不會高潮的女優和絕對讓人高潮的棒棒
    實際上那個棒棒就沒有侵入性
    而且女優也高潮了
    據說有5段變頻變速
    推薦使用

    個人淺見 社會的譏諷與不成熟
    來自教育 教育來自家庭 學校 社會
    長期性的推動立法之前
    到國中小演講 是不錯的選擇

    • admin 說:

      謝謝嗯嗯~你們的支持,都化成對我們向前的動力!
      也謝謝提供棒棒的建議!

  3. 周奕肖 說:

    手天使~這篇文章在大陸也轉得很廣泛了,恭喜哈~而且身邊的人都以非常尊重和敬畏的眼光仰視你們。昨天通過“聯繫我們”向你們發送了採訪邀請,不知道介不介意接受一下大陸媒體的採訪?手天使機構做的這個事,其實反映了社會中殘障人士碰到的尷尬問題,我們挺希望予以報導的。期待您的回覆。

  4. 小髯 說:

    我是一個女性身障者。
    雖然目前還沒到重障,
    但是我的程度會隨著病情一同提升。

    之前有看過一部片「性福療程」
    我非常感動。
    我也相信身障族群是需要這項服務的
    希望你們繼續加油/

    其實我覺得女性不一定要有自慰的模式,
    愛撫也許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 admin 說:

      小髯
      這些日子以來,手天使都有和女性聊到妳提到的問題,我們在手天使剛成立時,就不斷在討論如何關心女性障礙者的性服務.
      這些日子來的討論有助於我們早日服女性的啟動.
      而對女性障礙者的服務,也是手天使在成立時就一直在關心怎麼做會比較好!!
      但妳及近日一些女性障礙者的來信,是會更策動我們的能量,
      看能不能及早服務重度障礙女性.

  5. 雲浩 說:

    無私的付出,真偉大,支持你們。

    • admin 說:

      謝謝雲浩的大力支持!也請幫我們在網路上宣傳或轉貼關於手天使的資訊。我們一起努力!

  6. 貓學 說:

    台灣不成熟、開放的思想,讓有生理慾望的孩子也不敢表明自己的需求,
    何況是身障者…..,個人認為台灣教育風氣應該把”性需求與慾望”視為合理化..
    並教育….,很多孩子在很小的年紀其時就對性帶著興趣了,但苦無不能跟家人
    大方地了解這些,更能深刻明白身障人士是多麼的辛苦……
    手天使真的太偉大了,謝謝你們為社會的付出
    加油!!!!

    • admin 說:

      貓學:
      手天使的目標就是要把『殘障者的性權就是人權』理念教育社會和政府!
      “性需求與慾望”視為合理化..並教育──這是很正確的想法!!我們一起努力!

  7. hsf 說:

    單就法律層面來說,這篇文章裡提到的「如果是女性身障者,任何侵入式的行為都會觸法」其實是個誤解。
     
    沒錯,刑法確實將性交定義為「稱性交者,謂非基於正當目的所為之下列性侵入行為:一、以性器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口腔,或使之接合之行為。二、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使之接合之行為。」但重點就在於法條文字中出現了「非基於正當目的」這幾個字。而「幫助自慰為主,替身障者的慾望找到出口」是正當目的。從而,單純協助身障者自慰,若未涉及性交易,並沒有違法的問題。
     
    再者,會因為性交而觸犯法律的重要前提是「違反當事人性自主」。因此,當接受服務的身障者本身具有一般人的判斷能力時(例如單純肢體障礙),如果是依照身障者的要求提供服務,並不會有違反性自主的問題,從而也不至於有觸犯刑罰的可能。比較會有疑慮的是有智能或精神障礙而無法正常表達自主意願的身障者。這些身障者由於無法了解它們真正的想法,且性自主不屬於監護人、輔助人可代為行使的部分,所以在概念上不能為其提供服務。
     
    總之,關於女性身障者的服務,不論是侵入式也好或非侵入式也好,如果身障者具有一般人的判斷能力,在得到她們的明示同意後(建議以書面形式進行),無償為其提供性服務並不會有觸法的問題。至於不具備一般人判斷能力的身障者,由於法律上基於保護原則會擬制他們不同意性交,所以不宜為其提供性服務。
     
    準此以解,以後如果再有人問「我是智障,可不可以…」你們可以「智能障礙者欠缺正常判斷能力,其同意性交無法發揮同意性交的法律效力,為避免實質侵害到智能障礙者的性自主權,無法提供服務。」

  8. XIII 說:

    我也屬醫療體系一份子,我看見這個新聞時…我震驚了一下。
    我知道日本有但不知道台灣也跟進了,這是一種很偉大很偉大的情操,被那些人用戲謔的口吻污辱,真的讓人感到痛心。

    那些自以為風趣的人,真的是讓人打從心底瞧不起。

    • admin 說:

      謝謝XIII給多的支持!雖然路不好走,手天使仍會努力的為身障者的性權開出一條路來的。也期待您的專業支持!

  9. Stacy 說:

    之前看過”性福療程”電影,很溫馨感人,令人深深感動,如今看到手天使的出現,真心覺得這是一種溫暖的大愛。台灣一直在進步中,祝福各位,努力向前走,推動良好服務讓身障人士感受到生活的便利。立法的困難,社會的現實也許都讓身障人士生活處處不便,連基本生理需求都無法靠自己滿足。有各義工團體的努力,以及為他們發聲,令人感恩^^~謝謝你們偉大的付出!本身是補教老師,常接觸學生,台灣的性教育在求學階段並不普遍被完全教育,出社會也沒有人教,以至於造成青少年對義工性服務的曲解及不健康心態,期待台灣能夠更進步,對性的議題能夠更以正面心態看待^^~也祝福你們,一切順利!

    • admin 說:

      謝謝Stacy老師的留言支持和鼓勵,老師提到很重要的點,如果教育不能面對並來教導性教育(這都是四肢健全人士的性教育),那教育更不會去教導障礙者的性教育了!期待和老師一起努力,來督促台灣政府正視性教育!

  10. Glanson 說:

    做人要有同理心
    我十分支持手天使
    妳們都很偉大,希望政府能正視這個問題
    加油!

  11. James 說:

    只想說,辛苦你們了,加油!期望台灣有天會因為你們的善舉而重新重視這個議題的!

    • admin 說:

      謝謝James,我們相信會有這一天的到來的,尤其有了您和更多的人支持,這一天不會太遠的!

  12. Jason 說:

    昨天偶然發現相關報導而得知這樣的一個台灣組織,不簡單,讚許也非常支持,過去就曾想過如果有一天自己病了、不能走不能動了,想這樣想那樣…怎麼辦?就一陣陣心寒也無奈。也看到部分網友的言論裡果然更顯得無同理心…大部分人在身體健康的狀態,根本不曾去想過也不能體會到平常垂手可得、任何簡單的事能夠變得複雜困難,失去的比表面上看的更多,沒有眼淚不代表不傷心!…在這裡很無能的在電腦前打一些字,沒有實質幫助到手天使請原諒,加油!

    • admin 說:

      謝謝Janson的留言支持,感恩~一些負面或不支持的留言,或許他們現在身體健康,無法了解失能的痛苦。不容易了解手天使的堅持理念,但也期待在自己的生活裡,將手天使的理念告知更多週邊的人,讓更多的人了解!這樣也才能透過社會大眾的支持,進而讓政府不能逃避的來面對身障者的性權!

  13. 壞人 說:

    我是一個雙性戀變態壞人 我強迫或冒用重度殘障者假裝申請手天使 持武器強逼來的人幫我做服務 請問手天使有沒有法律保障自己

    • admin 說:

      手天使有審核申請的機制,也有保護行政義工和性義工的措施。謝謝關心!

  14. 路人 說:

    加油吧
    這樣的觀念在台灣目前還是不易推動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