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善良正妹想幫殘障人士打手槍》

近期因壹週刊報導的《善良正妹想幫殘障人士打手槍》一文,在網路上引發不少人對於手天使的好奇、興趣與討論,當然也有朋友仍是對障礙者的性充滿迷思與訕笑,不過我們看到更多是,對於台灣障礙者之性權的討論及對手天使工作的支持。無論如何,能透過這篇報導,讓台灣社會有機會面對障礙者性權,也是手天使成立最重要的目的。
   
去年(2014)一整年,手天使的義工們每個月開一次會,學習障礙相關知識及討論如何提供更細緻的服務;並舉辦了二場公開對外的活動,讓關心障礙者性權的朋友了解我們的工作,及在行動的過程中每一位手天使的學習與成長;另外也有不少校園同志社團及障礙社團邀請我們去分享。最重要的是我們提供了三次(二人)的服務,雖然不多,

但每一次的服務卻讓我們體認到要提供障礙者性的服務,是多麼的不容易,其中包括台灣政府不斷在談的無障礙空間仍是處處障礙,讓障礙者根本無法自行出門尋求服務;中重度的障礙者多與家人居住,其自己的空間多沒隱私(如父母因考量移動方便而拆除障礙者臥士大門);保守及壓抑性自主的法律,則限制了我們手天使提供服務的可能。但每一次的行動不只只是提供了障礙者性的愉悅,更也讓我們每一位手天使(無論是實際提供性服務或是擔任行政工作的義工)學習更多,我們知道原來小兒麻痺、脊椎損傷、腦性麻痺等不同因素的障礙者,雖然可能都坐著輪椅,但生理及所面對的人生有著許多不同;我們也學習到原來障礙者要自立生活在現行資源如此不足的狀況下,是如何的困難;我們也看見障礙者的性權議題在障礙社群中是如何的難以開口討論及壓抑,在此謝謝我們二位受服務者用自身教我們這麼多。
  
2015年的第一次會議,我們已在討論下一個申請者的狀況與安排相關事宜,在未來我們更需要你的支持,及在日常更多時刻為障礙者的性權發聲,我們也將繼續為障礙者性權發聲及服務。
   
手天使們將繼續用我們的手,來撫慰障礙者的身心、也用我們的手,開創出台灣障礙者性權的空間、也用我們的手,記錄下更多障礙者與性的故事。(圖為2015/01/14手天使會議結束後,拍下手天使義工們的手)

您可能也會喜歡…

8 個回應

  1. 何坤豐 說:

    我是一位腦性麻痺者,我說話不清楚,我坐電動輪椅

    我小時候因黃疸發燒,高燒不退於是等我的病好了時,已變成腦性痲痺了
    請問是真的可以幫助我打手搶嗎?如果真的話我想要請妳們幫完成我的性夢想,怎樣子可以去哪裡幫我呢?如果你們要去我的住宅的話!請妳們不要去我住宅!因為我˙又住在機構不方便!所以可以外面幫助我打手搶…我第一次不知道要去哪裡申請~我這個禮拜四要出去盡量跟我聯絡~感謝你們!

  2. 無用的人 說:

    您們很了不起
    像這樣的事在東方保守的國家與社會是難以接受了
    所以在下萬分的佩服您們
    自己本身也是一個重度的殘障的人
    從小到現場對於男女之後的性也是從未接觸過的人
    昨晚才從電視節目中得知原來您們的存在心理很感佩服呀

    • admin 說:

      天下沒有無用的人,只有障礙的環境~有需要也可以申請服務哦!加油!

  3. Thea 說:

    沒想到您們已經成立這麼久了
    而敝人卻是今天才知道 030
    您們的宗旨與服務 真的使人敬佩
    我比較不善言辭啦
    就總歸一句話 我支持你們 無限大力支持 :3

    • admin 說:

      您的留言支持鼓勵,是我們更大的前進動力!謝謝您的獻聲相挺~

  4. jim 說:

    我家屏東,請問有在服務

    • admin 說:

      有!但目前報名人數爆炸,暫時停止接報名。請看頁面說明http://www.handjobtw.org/?page_id=2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