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義工Vincent分享文:美女蛻變為女人的旅程

二○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下午,陪美女走進旅館的路上,這短短的五分多鐘路程,卻是《手天使》走了近四年,也是性義工服務了十一次的任務後,《手天使》進入新的里程碑—第一次服務女性重障者!看似喜悅,但回首來時路,卻是無限的沉重,無論於女性重障者,抑或是《手天使》所有的義工們。

在二年前開始,在《手天使》每月一次固定會議中,『為什麼還不服務女性重障者?』這樣質疑的聲音不斷出現。來自以殘障性權為中心思想的《手天使》,我欣見有這樣的聲音,但也苦了對女性重障者於性困境有同理心的義工們。服務女性重障者大大不同於男性重障者,無論於對性的開放程度、或是對性的心態,男女間有極大的差異。服務重障者自慰,在男女性器官的不同,也有很大的不同服務方式。在討論的一年中,我們開始集中於女性的義工們,來主導努力討論女性身體、想法……等等的各種面向。然而也感動的是,我在過去這幾年四處分享時,對還未能服務女性重障者,在分享結束後,我常常被台下的女性聽眾拉到角落,都同時告訴我一個答案:「女性的自慰,不一定要是侵入式。」並同時有耐心的告訴我這個男人,如何讓女性不用侵入式的各種自慰法。對於義工或是分享予我的女性聽眾,讓身為重度殘障者的我,怎能不感動,怎麼會沒源源不斷的能量呀!

截至目前為止,《手天使》能服務女性重障者的男性性義工只有二位呀!(對於服務女性重障者,《手天使》會根據其性傾向及其意願來安排相對的性義工,我們堅決反對隨便派出不同性傾向的性義工,這是對受服務者的最基本的尊重,但異性戀男性相對比異性戀女性更少加入《手天使》,這倒是值得玩味的呀!)但在過去的二年當中,仍沒看到女性重障者的申請,我們也努力做了更多為迎接女性重障者到來的準備。

今年六月的《手天使》年度分享會,便邀請女性性義工分享,以站在女性的位置上,參與服務的分享。也同時成立了『女性工作小組』決定在女性重障者出現前,積極的做活動,讓女性重障者的性被看見。於是在今年八月也開了『女性身障者生命書寫班』探討個人之情感、成長經驗、性與性別、身體經驗、戀愛經驗、親密關係與情慾經驗……等等。而同時在會議中,熱烈的探討著,服務女性重障者的方式,也因女性進入慾望不如男性那麼的衝動,如何在時間上顧慮女性的需求時間較長,於是我們發展出服務女性重障者的時間和男性重障者大大不同,由90分鐘,延長為二個小時,甚至服務前一個月,在九月會議中高聲維護女性重障者自主決定權—決定自已處女膜的歸宿……在在看到所有義工的全力推動和維護女性重障者的性權自主。沒錯,義工朋友們在進行服務時,就是聽命於重障者的自主權,我們決不逾越也不替其做決定,傾其所有需要。

某一天,當她和我聯絡,想私下聊聊《手天使》服務女性重障者的細節和疑惑。在對談中,深刻感到來自她母親和傳統對女性被束縛的性,而也同理到同樣是肢體障礙的她,想把第一次性的愉悅,獻給她的未來情人、丈夫。在詢問裡感受到她把這期待,有點小小的寄望在男性性義工身上。但我也只能分享現實的經驗告訴她,除非她有本事追到男性性義工(這點如果成真的話,《手天使》自是不會拒絕,畢竟那是成人間的決定,沒有理由反對他們的幸福呀!)在近三小時多的對談裡,我解答了她所有的疑慮,我很感謝她沒有保留的分享了,她在性上的喜怒哀樂。在結束對談時,她告訴當她再和我聯絡時,就是申請《手天使》服務的時候了。那當下,我只想回答她所有的疑慮,我真的沒有把握她會申請。不過,她願意來問《手天使》就是值得高興的事。

隔天,她回應了我:『我要申請手天使服務。』看到這訊息,我的訝異比喜悅來得大,訝異於是什麼想法,讓她決定了申請?在接下來的面談和無數次網路的互動對談裡,我也了解她決定的想法,而服務前程序也正式啟動,行動也以美女來稱呼她。『我現在45歲了,我不想等到七老八十,才再來和男性有親密的接觸……我也想在第一任男友出現前,能對男人身體有初步的概念。甚至是我在床第間,我障礙的肢體可以做到什麼程度?……』接著美女也丟出很多想法,她的一些想法的確也有助於在女性重障者的服務。畢竟站在女性重障者的角度,也才能看見女性重障者在性上的需求,非常吻合《手天使》的基本精神,但美女也丟出現有的家庭和學校教育漠視了關於教導障礙者身體的議題。

可惜《手天使》接案組截至目前為止,仍沒有障礙女性來擔任面談,所以由我來面談美女,但因為顧慮到我是男性,會不會讓美女有些話不方便講出來,所以在第二次面談時,由四位女性的義工陪同,參與了面談。希望讓美女也了解同樣身為女性,也會有對感情的落差,更期待能在美女面對性時,能把對性過度的夢幻期待給予適度的鬆綁,不致於在服務後造成了她心理上的落差,造成另一個負面的情緒來源。

在等約定服務的日子到來前,美女和我訊息互動更頻繁,感覺到她也在回看過去對性的態度,也重新整理自已的性認知。但也開始面臨,要被男性性義工看到自已殘缺軀體的不安,透過經驗的對談中,美女也在建構對自己身體的認知。(如果今天是要服務還沒有處理完自身殘障自卑的女性重障者,我想那又會是更大的考驗了,如果連這關都走不出來,她的情慾完全將封存於生命底層。)而同時我也發現到美女想要把最完美的一面呈現在男性性義工的面前,她開始上網查看性感的內衣褲,也看到她心儀的內衣褲。在服務不會讓受服務者花到一毛錢的堅持下,《手天使》幫她在網路上購買,又加上她擔心老母不能接受她穿這麼性感的內衣,討論後決定寄到我這。又加上新買衣物,必須要先洗過才能穿。她也不方便洗又怕被老母看到,委託我代為清洗。(天呀!這可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觸碰女性內衣褲,當我用手清洗時,有點小小的彆扭外,更多的是難過。難過只是簡單的想穿性感內衣,卻要遭遇到這麼多的不安和害怕。障礙女性不也是一個女人,卻因障礙而阻斷了其成為一位性感女性的機會,何其慘忍…)

或許一直處在求愛坷坎的路上吧?美女不斷和我提及,如果性義工要來服務她時,如看到她身體的樣子而拒絕服務她,她覺得理所當然;但如果性義工沒有拒絕服務她,她倒覺得很不可思議,並說或許現場她就想問性義工,為什麼可以接受並服務她呢?從言語裡,我感受到來自她內心深處對自已障礙身軀,極度的不安和沒自信,站在同是殘障身份的我,非常能感受曾有過同樣的不安呀!但我不能讓美女自陷於「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悲情裡,我只能分享自身從不安到逼迫自己接受殘缺身體示人的經驗。也開玩笑回說:「妳這樣問會很煞風景,情趣都沒了,男性性義工或許因此軟掉了」,我倒是佩服美女的勇氣,在一開始就和我表明,期望可以得完整的服務,而不只是幫她自慰,但佩服歸佩服,我也只能據實以告,這也要取決於男性性義工的決定,這也是在面談過程裡唯一的堅持—不幫性義工做決定。

不知這次的服務,於美女會不會是幻滅,還是成長的開始呢?

行政義工和美女會合囉~Arthur/攝

行政義工和美女會合囉~Arthur/攝

在陪美女進旅館並完成check-in後,美女的服務前訪談和清洗(她主動要求在服務前想好好的清洗私處,想以乾乾淨淨、香香的來迎接性義工)就交給女性的行政義工來幫忙。於此同時,我則進行男性性義工大A服務前訪談(無論是美女或性義工的訪談,將來都成化成《手天使》在台灣發展性義工的本土珍貴文本)。當大A去服務美女的這二個小時內,我們行政義工也在另一房間開始檢討,在剛剛幫忙美女時所遇到的一些事情。

當我聽到女性義工分享,美女的手因為不方便,女性義工幫她清洗私處時,她問女性義工說「妳可以摸我的陰道在哪,我想感覺一下它的位置,好嗎?」這一句話讓我差點噴淚,這就是台灣性教育的失敗,當一般人的性教育都不教了,哪顧得到殘障者的性教育?我真的很難過,她搆不到也不知道自己的陰道在哪。

當她們要離開房間讓男性義工大A進去時,看見美女已穿好性感的內衣,坐在潔白的床上,手上拿起錄音筆,開始自己錄音述說:『我第一次進到旅館,現在穿上性感的內衣,坐在床上,房間好美,心情很……』聽著女性義工述說所看到景緻,很令人動容也令人難過,難過的是這麼易得的幸福,於美女而言,卻是這麼的遙不可及。

待任務結束,我親自送美女去搭車,這段從旅館到搭車點,我和美女都沒再多說一句,想等她自已的沉澱。這趟猶如一個旅程,一個開啟美女蛻變為女人的旅程-我的期待似已成真。

我很痛心在女性障礙圈,一直有一個傳說—完璧歸趙【註一】。我真心期待美女終結這個傳說。而我還記得第一次面談時,美女告訴我,她要幫女性重障者打開《手天使》服務的這道大門。美女-謝謝妳,妳做到了!妳也終結了《手天使》還服務不到女性重障者的夢魘。《手天使》全體向妳致意。

PS:在隔天美女就主動的和我分享當天的狀況。但令我訝異的是,她還要再申請一次服務,那她終結傳說了嗎?是怎樣的情況,且看美女的分享文【情竇初開的我】吧。

【註一】完璧歸趙:出自司馬遷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釋義:本指藺相如將和氏璧完好地從秦國送回趙國。後來比喻把原物完好地歸還物品主人,古代時用此句話來比喻處女。

************************
【和服務美女相關分享文連結,敬請參考】:
受服務者美女分享文:情竇初開的我
性義工大A分享文:我領著美女的手展開了初體驗
行政義工小易的分享文:久違的性依然很美麗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