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義工小齊分享文:手天使收到的禮物

重新整理生命的歷程,這對我是一種治療。

重新整理生命的歷程,這對我是一種治療。

這天早上我接到了補助單位要求修改核銷的資料,我忡忡的趕回辦公室,修改一下後便出門送件。隨意吃個午飯後,很快的就來到了約定的時間。數個月不見了,小田坐著他的新電動輪椅出現在我面前,他開朗的笑容依舊燦爛,就如今天中午那溫暖的陽光。回想半年前我們在同一個地點,第一次見面。小田是位腦性痲痺的朋友,是我第一位訪談的申請者。以往訪談的工作都是由Vincent在處理,但是拜媒體之賜:正妹幫你打手槍!近而吸引了近二十多位,重度的肢障男性來申請服務。所以我們幾位障礙者行政義工,需要協助把訪談的工作分攤,才得以讓這群被社會看見,卻視而不見的人,引出不同的可能。

小田是位社會新鮮人,他有著跟我差不多的生命經歷。我們都是讀融合教育(特殊教育產生的詞)成長的,也就是雖然從小就是障礙者,念的是一般學校,不是集中式的特教學校。人際關係普通差一點,但是朋友總能留很久(註1),對於女生的追求,面對告白時那份因障礙所面臨的自卑,我們有著一樣的辛酸;雙親的態度也是盡力的滿足我們,讓我們可以有自信的學習及展現自我。但是對於進入社會的競爭力,家長也明白孩子的障礙,不忍要求太多。我與小田有許多的相同。在訪談中,我們大多數都在生活交流,或許比他大幾歲的優勢,以及權益抗爭中的訓練。再加上,我是極重度障礙者中,少數有組家庭的。我跟他分享如何追女生、收到了多少好人卡…如何與父母衝突後,去反思障礙的孩子與虧欠心態之間的協調。(因為他很認真的將手天使官網看完,他對服務的權利義務都很了解,我們就沒花太多時間談手天使。)其餘的時後,小田有什麼生活困擾,我們就會用通訊軟體閒聊一下。

我、小田及另2位行政義工,邊聊邊走去旅館。這段路程中,也不斷的與旅館那的義工確認進度。這是間很老舊的旅館,之所以會選這,除了是方便輪椅進出外,也因為他們相對是比較態度友善的。要將重度障礙者移上床,對於第一次見面的彼此,是件耗時且至少2人以上的協助。所以對旅館業者來說,他也擔心只收雙人房價,一群人入房間,會使用房內的用品、設施,會有成本上的增加。但是經過說明後(當然不是以手天使當理由),業者也理解客人需被多人協助。經過半小時將小田移上床、放置好筆電及A片後,我們一群人就離開,換性義工進入。展開這九十分鐘的啟發之旅。

歡愉過後,性義工離開。我與小田留在房內聊了一下,他說出了這過程中的心情,從緊張到放鬆,近而與性義工一同討論著A片中的情節、女優,也完成了這璀璨的一射。並一直說真的很感謝手天使們的一切。我問了他,你覺得在未來,你在面對感情,會有不同的想法嗎?小田回答:「你也知道的,像我這種身體,要追求感情是困難的。但是性義工跟我分享許多事,讓我有不同得想法,我會來試試看的…」我沒追問細節,這是他們在這房間的秘密,同時也感受到小田內心的激動,這個激動是一種讓自己前進的動力,同時的也解放了,障礙生命的「無奈」。讓他未來會更有自信的面對異性的態度,與面對性慾的處理。記得他與我分享到,他在打手槍看A片時,因照顧者的照顧方便,進出房門是不會敲門的,一開門撞見在自慰的小田,便斥責他:「你好髒!」,我想經過這次後,小田回家應該有所思考吧!其實我想對小田說,謝謝你對我的信任,毫無保留的跟我分享。其實你在協助我回憶,且重新整理生命的歷程,這對我是一種治療,也讓我更堅信自己所被安排的道路。是耶誕節最美好的禮物。(文:行政義工劉于濟(小齊)2015年12月25日 2:33)

註1:教育體制對障礙學生雖然鼓勵,走入主流,就讀一般學校。但是卻沒給予完善的支持政策。例如無專人協助肢障學生的助理員,荒謬的要求家長陪讀,或是指派同學來協助,並冠上「愛心小天使」、「志工同學」的假美名。我與小田都是同學協助的,長久下來對同儕間會產生出強弱的階級,近而在人際關係上,也大多是與志工同學較友好。不過也意外發展出,我們就算成年人了,最要好的朋友也還是各學生時期的志工同學,可以說是種類手足的關係。

相關連接,敬請參考:
受服務者小田第一次分享文:聖誔節禮物-最爽的高潮旅程

性義工依汎分享文:身殘屌不殘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