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服務者 Steven 二次分享文:當我承受不住,想要結束生命時,我會申請第三次服務

Steven  桃園人、服務業、肢障、重度

這次是我申請第二次手天使的服務,距離與第一次相較起來,最大的不同點在於服務者(手天使)與被服務者(我)間的雙方互動與肢體的配合協調度是需要靠點默契,服務的對象不同,心靈的感受與肉體的接觸刺激度也會顯然得特別不同,第一次著重於好奇、快感;第二次著重於投入、享受;最大的相同之處就是肯定自己對「性」的需求是渴望的、是不可以缺少的。

然而在被服務的過程中,讓我學會到不用太多語言的表達,就能清楚的讓手天使知道我的敏感度與爽度的情境,也深刻的體會到,手天使對於身障朋友「性」的接納度是不可否定的,不會因為我殘缺的身體而在服務的過程中感到恐懼,依然保持著正面的態度融入其中,這是我看到人性最大的光輝、最大的善良手天使。

我是個重度殘障者,一般人會有性需求,甚至可以輕鬆的到三溫暖解放,可是在現況社會的資源缺乏,再加上社會一直誤以為殘障者就沒有性需求的解放。試問:您對於我們殘障者在性需求方面的認知到底有多少?您知道我們連去三溫暖都有很大的寸步難行?您知道我們殘酷的身體卻又要面臨多少慘忍的社會現實?拜託~我們也是一般人,我們也有權利選擇想要的生活,大家有的慾望感覺,我們也都有!「開發」與「接納」,幫助在這些需要被服務者的朋友性需求上,是該積極努力推動且不可以再等待的。

始終有手天使以來,一直抱著感恩的心,使我看見手天使行政人員的用心籌備、手天使義工的用心服務,倍感窩心。雖然我目前已使用過二次服務,但真的好希望能夠放寬對服務上的次數,不要設限僅三次申請,因為被服務過的都會說讚,那美好的畫面始終烙印在我腦海,而我實在不敢去想像我的最後一次要派用在我人生的何時?突然感傷了起來。重點是,我衷心盼望手天使服務能擴散到讓社會看見服務的實施執行是可行性的,需要大家的接納與支持並且推廣到需要被服務者的身上。

最後,我真誠的給手天使行政人員及性義工表達致謝,即時有天我到另外一個世界,我會告訴更多的小天使,『您們真的好棒』。

我,「愛」您們。

*************************

~服務steven的手天使性義工Kay,服務感想分享文~

因為曾經在附有打手槍服務的SPA店工作過幾個月,所以要幫第一次見到裸體的對象打手槍,對我來說並不陌生。但即使如此,第一次以手天使的身分執行任務時,我仍然焦慮了兩天。

 最焦慮的其實是對於肢障者身體的陌生。即使也曾經從攝影作品及其他紀錄片看過,我也願意嘗試去接觸這樣的身體,但卻很擔心自己究竟以怎麼樣的「心態」去接觸被稱為「殘缺」的身體。

心態是這個任務中最重要的,不但影響服務者作為義工的意願,更重要的是影響受服務者在過程中究竟能否「享受」。這個心態不該是「服從」,因為我們不能讓任一位受服者予取予求;但也不能是「施捨」,因為沒有人能夠在「被施捨」的情境中真的享受。

 幸好,行政的夥伴們給了我莫大的支持。所有預防受服務者的親友們發覺不對勁的準備與收拾工作,都不需要我負責,我真正要做的就只有與受服務者互動。

 也很幸運的是,對象是位聰明而體貼的受服務者。更重要的是,我發現自己其實並不抗拒這樣的身體。

將對方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脫下,這個過程其實跟平常做愛差不多。以脫褲子為例,即使是跟四肢發達的人做愛,通常也是纏綿後,才脫下已躺下的對方的褲子,而這種脫的方式就是會需要翻動對方的身體。同理,要邊愛撫邊把行動不便的受服務者扒光,並不會比跟直立人做愛多花多少時間。

 無須諱言,對方的身體對我而言並不性感。但即使是要用一夜情來比擬,那就是跟普通沒在刻意運動的人約會罷了,對於不那麼在意身材的我來說,仍然不算障礙。於是「無法克制地想要排拒殘缺的身體」的擔憂,也就煙消雲散。

但也並不是跟平常一夜情的狀況完全相同。除了服務內容並沒有性交(包含肛交、口交、指交)之外,對方的狀況其實是幾乎沒有性經驗的。因而過程也有點像是要帶著對方如何與親熱對象「互動」--而不只是單純享受。

為什麼要帶著對方?因為組織的立場是:不只是提供性服務,而更希望能夠藉此對受服務者提供一個「跨出去」的契機、意願與動能。身障者已經閱聽了太多,但是卻鮮少能在親密關係上有肢體的實踐,手天使藉由與受服務者交流親密互動的經驗,並打破處男自卑情節,提醒受服務者自己的諸多可能性並建立自信。 

雖然總是用「任務」或是「提供服務」這樣的詞語,但我覺得這其實是跟對方一起,用從未嘗試的方式來認識自己。在對方邀請的擁抱中,我感受到對方給予的善意與好感,這是在過往擁抱的經驗中,未曾細細品嘗的。也因此,我試著讓自己也將情緒投入,帶有好感的給予擁抱。

當然,我也仍會擔心事後會不會無法將情緒抽離,但我想那就是這類任務的執行者自己要面對的吧。

*************************

手天使行政志工Vincent 於2014.03.10二次服務感言~

我一直很清楚,我擔任手天使工作人員的高度,和受服務者的高度是一樣的。我自許自己為手天使性義工和受服務者之間的橋樑。透過我這個肢體殘障者,手天使成員可以更快理解殘障者的身體狀況和心理想法。而受服務者可以透過我減輕壓力,也放心的接受服務。

連二次的服務前置(空間的整理和相關器材準備)作業、和結束後的回復現場作業,我們一次出動都要五~六個人跑不掉。我永遠記得第一次服務完後,受服務者興奮的表情。對我而言,Steven在30歲前終於實現他被服務射出的真實感覺。分享他的喜悅甚於一切,於一般人而言,再於平常不過的慾望,他卻只能幻想而接觸不到。奢望成真了,還有什麼比這更高興的呢!

每次手天使服務完後,智偉和我都要去關心受服務者,在服務後的感想,不管是好或不好的。期望這樣的經驗累積,可以更接近受服務者的心靈-感覺到他所感覺的。在Steven的第二次服務後的關心行動中,問了他:『這次服務完後,還有最後一次。你會想在什麼時候動用最後一次申請?如果在結束了三次服務後,沒了手天使,你有想過,未來如何為自己的性慾找到出口?』(因為受到手天使的人力資源有限,我們先制訂了初期一位受服務者只可以申請三次服務的制度)

他先是沈默了一下,才問『只有三次?未來不能再申請了嗎?』看他的單純表情,我也不忍再說什麼,只能點頭。而他再緩緩開口:『當我承受不住,想要結束生命時,我會申請第三次服務……』我承認我被這句話給震攝了!意謂申請第三次時就是…….智偉:『那第三次手天使會努力讓你更享受。』好在智偉用專業和理性回應他,也把我拉回了當下。我之所以嚇到,是因為我曾經的年輕生命裡,找不到工作、沒有目標(但殘缺身體的綑綁,也由不得我)、好沮喪的那時。也曾想過再這樣下去,就一死百了吧!省得再這麼沒有期限的痛苦….當再從一個年輕殘障者說出我曾經也想過的一句話,直擊心中要害…

我們離開了受服務者住處,回到我們在戶外的開會地,繼續針對關心今天的手天使性義工服務分享。看著條件超好的他,在述說這二天來的壓力時,除了心疼他的責任心所帶來的壓力,我真的好佩服他。他的條件這麼好,竟還願意花時間來做義工。(讓我對同志身份更加的驕傲了呢~)於我這已是超過至高人格的尊祟!

但說真格的,這二次的服務,我更在乎的是我們手天使的態度是什麼?我和夥伴分享了自己年幼在教養院五六年的時間,經歷了,一些善心企業在逢年過節來做慈善捐款和物資。伴隨新聞媒體而來,我們這些殘缺幼童,就要被當成工具。以被施捨的對象攝入新聞鏡頭….殊不知這景像讓我幼小心靈造成巨大的伐害。讓我花了很多年才讓自己接受殘酷愛心的陰霾現實慢慢腿去……或許是資本主義裡的一種不得不的醜陋愛心假面吧。智偉回以讓我窩心的答案:『手天使不是施捨。而是把社會虧欠身障者的部份,手天使給彌補回去!我也希望手天使可以讓殘障團體可以正視殘障者的性權。』

今晚的受服務者,讓我學到了更多對生命的尊重,我也是受方。感謝受服務者給我一次心靈的充滿~而手天使們的付出,讓我感受到愛的至高和奉獻!!我何其有幸能參與這無私的義工~

**************************

【工商服務】若你是重度的身心障礙男性需要我們手天使,請洽手天使(請點選聯絡我們寫信給手天使)。

您可能也會喜歡…

7 個回應

  1. akira 說:

    很高興看到你們,開始實際的在操作這項不可能的任務,真的要給予很大的鼓勵,雖然初期受限於服務僅僅三次的規定,但也希望能夠持續堅持下去,服務真正有需求的障礙者,真的很感謝您們大家的努力.

  2. Summer 說:

    非常感人,請你們加油 🙂

  3. 黑子 說:

    從文字的敘述中
    我可以感到你們的人性
    醇厚而飽滿
    謝謝你們撫慰了這社會的弱勢面
    溫暖了人們的心

    謝謝

    • admin 說:

      謝謝黑子給予我們所有義工的鼓勵和支持,我們會繼續秉持著人性光輝和溫暖,暫替國家社會、學校和父母都幫不上的部份繼續撫慰重障者。也期待您能繼續支持我們~

  1. 2015-01-13

    […] 本文獲手天使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