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我們的眼前、視障者的天邊:〈摸摸性〉教會我的事(行政義工Bowei/文)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就是你站在我面前,我卻看不到你

「伯偉,有位學員說他到(會場)樓下了,但找不到上來的地方,你可以下去接他嗎?」小柏 (手天使成員,也是這次〈摸摸性〉活動的主辦者之一) 在讀完手機訊息後請我幫忙。原本以為這只是稀鬆平常的協助,我便信心滿滿地回答:「沒問題」,殊不知接下來卻是一場無頭蒼蠅般的慌亂尋人之旅。

當我下樓時,發現門口除了警衛、空無一人,於是急忙跑到一旁的復興南路上,還是沒看到任何像視障者的夥伴,趕緊撥打小柏給我的聯絡電話:「Hello你是果凍(化名)嗎? 你好,我是伯偉,今天的義工,請問你現在在哪裡?」,電話另一頭傳來充滿愧疚與無奈的聲音:「導航說我已經到了XX路102號樓下(會場地址),可是我找不到入口,我只知道我旁邊有建築物被圍起來…..」。為了讓目標更顯著,果凍提醒我他帶著一隻導盲犬。我心裡暗自慶幸:「一個人加一隻狗,應該很容易找吧?!」掛掉電話後,我開始在光復南路上來回奔跑,一路上還是沒看見牽著狗的身影。為了再次確認,我用跑百米的方式跑到會場後方的巷子,沿路一邊想著該如何打電話跟果凍溝通位置,才發現自己既不能說:「你可不可以描述一下身旁的環境」,也不能建議:「你可不可以走到附近的7-11等我」,突然覺得習以為常的溝通方式,對視障者反而都沒幫助,生活中覺得輕而易舉的行動,對視障者而言都不輕鬆。

正當我焦慮接不到人時,果凍突然來電:「我好像知道如何走回國父紀念館站了,我們可以約在那裡嗎?」於是我又急忙跑回復興南路、奔向捷運站。這時我發現馬路對面有一個人牽著狗,朝著捷運的方向走,我才恍然大悟,原來google 導航沒有錯,只是google導航沒有說:「XX路102號就在對面」,但中間還隔著一條無法直接穿越的大馬路。以前覺得「世上最遙遠的距離,就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這句話很老土,現在覺得拿來形容視障者的日常困境卻十分貼切,就像果凍即便站在XX路102號對面,依舊無法辨識目的地就在眼前。這時我才理解,原來我們的眼前,卻是視障者的天邊。即便不受限於肢體障礙,或者是聽覺與口語上的侷限,視障者就算到的了,卻也可能不得其門而入。如果對方不開口說、自己也不能伸手碰,面對空氣般存在的親密關係,即使站在視障者面前,也只能遺憾地擦身而過。或許正因了解視障者的處境,〈摸摸性〉不只要將性帶到視障者面前,更讓視障者直接跟性對話、親身感觸親密關係。

〈摸摸性〉不只是性教育、更是「性培力」

先講結論:〈摸摸性〉是一堂很棒的性教育。很棒的原因不只是現場有介紹如何使用情慾用品、或者提供真人裸體講師。前者不少廠商都做得到,後者瑞典40年前視障者的性教育課程就已實施,只是當時「去性化」的教學,讓裸體講師彷彿成為「大體老師」,讓性教育課程像是在教「解剖學」。

現場由觸摸情趣用品到真實身體的觸摸(Candy /攝)

「摸摸性」的授課方式卻截然不同。「性」是一個備受污名的議題,而視障者從小到大常被教導要注意界線、不能亂碰別人身體,以免被冠上性騷擾的罪名。為了不讓性教育造成視障者的「性焦慮」,講師Jing一開始便介紹自己:「別人是打工換宿、我是打炮換宿,我靠打炮換宿玩了很多國家」。對許多道德紅衛兵而言,這句話下流且不堪入耳,但對從事情慾研究的我來說,卻是很細膩的教學法,尤其性,是障礙者最難以啟齒的痛,也是最深層的壓迫,在道德批判的審視下,還有誰願意卸下心防,揭露自己最脆弱、卑微的想法。透過有意識的自我揭露,Jing對現場的觀眾清楚傳達一個重要的訊息: 性,不該是用來自我究責的道德枷鎖,在這裡大家可以輕鬆自在地面對自己不斷被漠視、壓抑的需求。

在 「恐性」、「忌性」的社會氛圍,你我從小常被灌輸「守貞安全、情慾危險」,障礙者更是如此。Jing輕鬆自在的態度,彷彿給現場每一位觀眾打了一劑預防「性污名」的特效針。課程進行中,Jing也穿插不少笑話,譬如,當在介紹甜甜圈口味的潤滑液時,有學員問潤滑液(在口交過程時) 吃到會不會有害身體健康,Jing則幽默回答:「現在產品都做到吃下去對身體無害,當然,最好還是不要拿來ㄍㄧㄠ飯吃」。看似詼諧的授課方式,實則是對障礙者情慾的「正增強」,提醒大家性就像吃飯一樣,很正常。在分享的過程,Jing也提醒我們正確的性知識,譬如油性的潤滑液不能跟保險套同時使用,不信的話:「你回去把汽球吹氣後,拿油性的潤滑液輕輕摩擦氣球表面,幾分鐘後氣球就會破掉」。上半場因為Jing的精采教學,讓性不再是令人羞於面對、難以啟齒的話題。

潤男/攝

下半場課程迎接大家的是直接躺在桌上全身赤裸、只著白色運動襪的裸體男老師,以及站在一旁的課程講師小柏 (另一個教室則提供女體課程)。小柏在上課一開始就先跟大家分享,「性愛是一種全人觀的親密互動方式」,「而大腦是最重要的性器官」,因此性愛過程不該只剩下跟對方的陰莖、陰道或肛門打交道。相反的,整個過程必須呵護對方的感受,營造一種慾望對方的氛圍。撫摸,便是很好的開始,因為「皮膚,是除了大腦外,最重要的性器官」。

接著小柏分享不同的撫摸方式,譬如透過手指大面積地滑動、愛撫對方的肌膚,以及利用指尖緩慢地游移、探索彼此的身體,一面講解同時,也不斷鼓勵現場緊張、害羞的學員勇於嘗試觸碰裸體老師。或許因為缺乏經驗、或許因為害羞,我陪同的學員即便把雙手放在老師身上,還是不知該如何撫摸,生澀的身體碰觸,比較像在摸黑找路走。為了提供對方參考經驗值,我依照小柏的口訣,實際撫摸該學員的手臂,讓對方有機會記住自己身體被撫摸的感受,進而知道如何在老師身上練習。該學員事後跟我分享,最大的收穫之一便是學到在親密的互動過程,如何撫摸對方的身體,因為自己之前根本無人可諮詢,也很少有機會可以練習。當然,這次的課程不只限於身體的愛撫,也包含教授如何挑逗陰莖、奶頭,以及使用保險套。因涉及商業機密,這裡我就不多加描述。

整個課程結束時,我忽然明白:〈摸摸性〉不只是性教育,更提供視障者練習與他人親密連結的契機。遺憾的是,這本應是學校教育應負的責任,卻變是手天使扛起來做;但,一想到老是「狀況外」、「慢半拍」的卸責政府,我也就不太意外,如同現場視障夥伴在課程結束後分享〈摸摸性〉是他參加過最有意義的活動,不像政府「老是要視障者去爬山」,彷彿唯有不斷證明自己「殘而不廢」,障礙者才有存在的價值。

引領他打開混沌世界,領悟性的真善美。(黃雅雯/攝)

話雖如此,活動結束後我還是難掩興奮,想藉這篇心得文跟大家分享課程帶給我的啟發與感動。在國內障礙者性權推動的歷史進程中,性/別倡議組織常常走在學術研究之前。謝謝手天使的夥伴與「異物梗色工作坊」的同仁,以及江江在活動前置作業時的重要資訊分享,讓我們可以提早認識視障者。透過大家的腦力激盪、事前的密集討論,過程中彼此相互支援、無私熱情的付出,手天使也短暫幫障礙者拿回被剝奪的性權,讓社會看見障礙者多元的情慾樣貌。藉由每一次的肉身實踐,各位也教會我如何「用性empower障礙者」。然而,富有創意的社會倡議組織,也說明了貧瘠的國家福利體制。大家無私、熱情的努力,卻也反映政府的惰性與不努力。希望透過詳細記錄我們每一次的活動,有天可以「我們休息、政府做」,教會社會如何用性empower障礙者。(行政義工Bowei/文)

小編:
摸摸性』是專為視障者推出的活動。這次活動要不是異物梗色工作坊的大力支援,是不會成功的!特別要向大家介紹一下,異物梗色工作坊:台灣領先的性技巧教學活動,以穩當、讓學員安心的模式,補足台灣社會性教育的不足。很多人沒有那麼多時間和機會累積經驗。異物梗色工作坊邀請性愛經驗豐富的老手來講解,讓真人來示範,補上關於性的知識,快感和滿足優先,強調實作,重視彼此的感受與溝通。「異物梗色工作坊」致力於幫助需要的人,少走冤枉路。

*****  和摸摸性活動後相關的分享文,敬請參考 ******
《手天使》學習通道是觸覺(視障者Joey/文)
《手天使》激動(視障者Sam/文)&捷特回函
《手天使》摸摸性小筆記(視障者許家峰/文)
《手天使》視而不見—視障的慾望(潤男/文)
《手天使》性的專業,心的同理,撐出活動的厚實養分(面談義工家幗/文)
《手天使》突破感官限制  從突破心的限制開始(行政義工Welson/文)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