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婚後的第一次手天使任務(性義工阿空/文)

手天使提供了障礙者慾望出口,那障礙團體、社會國家,願意站出來提供出口嗎?(vincent / 攝 )

其實也沒甚麼,婚前我先生就知道我有在擔任手天使的性義工,婚後我也偶爾會跟其他人約炮,因此當我提到某天要出性義工任務時,先生也就「喔。這次怎麼是一整天啊?」他好奇的是我們為了不在北部的受服務者所花費的時間金錢,而不是他的配偶權有沒有被侵害。

但要說弔詭也還是有點弔詭,路上我盤算著「要不要跟受服務者說我已經結婚了呢?」特別是自己之前還在【法律白話文】寫過關於通姦的文章[1],說到已婚的人若要偷吃,最好向對方隱瞞自己已經結婚的事實,因為這比告訴對方「配偶已經允許」更能保障對方的「安全」。但於此同時,我知道有些人認為「藉由欺瞞而讓對方答允進行性交或猥褻行為,也算是性侵」(雖然未必就會有法律處罰),因此我也覺得隱瞞有點怪。

在姑且把關於婚姻的狀態歸於「隱私」而暫定不打算告訴受服務者之時,一同南下的行政義工問我:「你這次有做甚麼準備嗎?」

『沒有,我這次刻意甚麼都不準備。』

嗯,雖然還是有看完面談義工對於受服務者的描述,也聽了事前訪談的錄音,但我這次刻意地沒有在事前揣想各種服務時的情形或細節,也沒有籌畫甚麼劇本或角色要讓自己代入。
這倒不是因為胸有成竹,而是因為覺得那些東西對自己會造成不小的心理壓力,而決定「這次放掉試試看」。

一直以來,雖然我們都很期待受服務者能夠享受到一次約炮的體驗(過程中是「互動」而不是單方面「被服務」)。但身為性義工,接下「任務」並要去執行的這個程序,仍會讓我覺得有一種…倒也不是「使命感」,而是更消極的「既然都答應了,總是要把這件事做好」的心態。這種思緒一方面讓自己無法放鬆,事後來看,很可能也忽視了受服務者作為「人」的主體性。

所以我這次「嘗試」著,不要把這次當成任務,而是當成自己的約炮,只不過中間有其他聯絡人————這種事我也不是沒經驗啦,當年生平第一次約炮時還是由學弟聯絡的呢。

換了一個思考模式後,發現這次任務比我想像的還要更輕鬆自在。
也不是第一次跟障礙者進行情慾互動了,哪隻手/腳有多少力氣,感受一下就知道了;
才不管甚麼「在任務中進行性教育」,反正剛好聊到甚麼就互相交流一下彼此的經驗;
也不管甚麼移情反移情,約炮暈船這種事我也不是沒看過或經歷過;
最後有沒有射精也不管了,啊就旅館時間到了沒辦法啊。

反射鏡世界中的真實實境(vincent / 攝 )

說是這麼說,但事後自己還是存疑了一下:
也許會這麼順利,只是因為這樣的我和卡歐剛好合得來而已。
如果遇到其他不同個性的兩人湊在一起了,還能用這樣的方式進行嗎?

過程中,卡歐說過兩句讓我很放鬆的話。

一句是「我不用射也沒關係」。這個很容易理解,不管是性服務還是約炮,許多人會將射精視為唯一的「結束」判准,從而認為「沒有射精」的就必然是不完美的性體驗。(這個層次有點複雜,因為有些人沒射精會導致攝護腺有腫脹感,有些人則完全只是心理作用)反過來說,當約炮的對象沒有射精時,就也可能產生一種愧疚感。

另一句是「這九十分鐘,你就是我的男朋友」。關鍵不在「男朋友」,而是「九十分鐘」。這句話傳達了兩個層次,一個是他知道我們的關係只在這九十分鐘,另一個則是他打算在這個時間裡好好享受。因為有了這個時間限制,我可以不用在乎自己的已婚身分,也不用害怕哪一邊在過程中暈船。

然而,反過來說,如果今天卡歐沒有說這兩句話,我事後回顧還會覺得這是一次順利的服務嗎?單就「射精與否」這件事來看,在服務過後的手天使月例會中,其他位性義工(有男有女)也表示「儘管大家都說沒關係,但當遇到『沒能成功讓對方射精』時,還是會覺得自己不夠好。」

另一方面,當性義工真的只需要「當做當天有一場交際炮」的時候,
其他手天使所期待能夠提供給受服務者的心理建設與性教育,是不是又都會落到面談義工身上?
做為性義工,我當然樂見自己的角色越輕鬆越好;
但做為手天使的成員,我卻不能忽視面談義工承擔了越來越多的情緒勞動。

這些疑惑,我還沒有答案,也不能確定怎樣才是最好的做法。
我只能把自己感受到的分享出來,期待大家繼續討論以及(更重要的)實作。(性義工阿空/文)

[1]: https://plainlaw.me/2017/06/19/anal-sex/

*****  和服務卡歐相關的分享文,敬請參考 ******
【手天使】向前走吧!Just Do It!(受服務者卡歐/文)
【手天使】90分鐘的情人(面談義工vincent/文)

【手天使2019年臺灣同志遊行系列活動Taiwan Pride 2019: Parade and Events~歡迎參加 Join us!
2019.10.6 摸摸 性 Touching Sex
2019.10.20 障礙者需要性遊行( II )–政府原地踏步Do something! Defending sex right for people with disabilities!
2019.10.27 殘式性愛學堂: 一堂向「殘缺身體」取經的性愛課Crippling Sex: How “Abnormal” Bodies Teach Us Extraordinary Sex

【2019 台灣同志遊行《同志好厝邊》資訊】
時間:2019.10.26(六)
路線:台北市政府廣場—凱達格蘭大道
團體隊伍報名即日起至 2019/10/15(二)23:59
彩 虹 市 集  資  訊
2019 台灣同志遊行官網       Instagram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