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的初體驗~得不到回饋的服務 (面談義工雅雯/文)

訪談義工雅雯佛心來的在訪談Peter 。(陳浩浩/攝)

終究,我還是被放了鴿子…。

初接這個申請者時,對自己的期望是,不要採用別人口中的評價來評價他,即然手天使接受了他的申請,而且他也耐心的等待了2年,就沒有什麼理由不好好的對待他。

他是Peter,在見面之前,只能從通訊軟體的大頭貼看到他的形貌,他說他自己長得很帥,但是,帥有很多定義,對於我來說,外表就不是一件很需要關注的事情,對我跟他之間的關係顯然不是很重要,我期許能夠跟他建立良好的關係,將這次的服務做好,就是我最大的目標了。

Peter說,他其實是想知道為什麼受服務者被服務之後總會產出一篇神話般的心得,好似在接受服務之後,人生就不同以往,換然一新…他一直在想,真的是這樣嗎?好啊~原來身為批判者的我遇到同為批判者的他,想來會有精采的對話出現。也期待他會在服務後產出一篇很有想法,可以徹底批判手天使的心得,籍此也可讓我們有些不同的體驗。

然而,溝通是困難的,從與Peter聊天中得到的訊息是,他的性經驗多來自交易,沒錢或叫不到人時會自己來,對於行政義工舖在床上的浴巾他覺得不需要,我問他,難道你自慰時不會射到別處去嗎?他說他一向都是流出來的,我回他那你可能是不夠開心哦~他大笑,說,你實在是太大嬸了,怎麼可以把這種事情講的那麼自然,對他來說,性這件事只能做,不能說,連在跟我討論服務時都只會隱晦的說做「那種事」然後又怕我不懂,總會在「那種事」之後追問一下「你知道我在講什麼齁」;困難的溝通持續,他申請了服務,但不主動提出安排時間等細節,讓我想到工作上遇到的障礙學生,雖然有需求,但是不主動提出,當我跟Peter提出服務時間時,他才會從中選擇出一個他想要的時間,從不主動表示希望在何時服務。

從第一次面談前被他封鎖後,我開始調整我的步調,顯然他想要一個安全符合他節奏的溝通方式才能好好把自己的需求說清楚,雖然自認面談後我跟他的溝通有了一絲絲的前進,感覺他的敵意有稍稍減輕了一點,卻總會在聊天的過程中不小心說了某一句話惹怒他,而不自知,也耗損了自己許多能量。

接到Vincent的提醒,必需儘速安排服務時間了,不然排隊的申請者就會永無止盡的排下去了。

敲定了服務時間後,就靜待這天的來臨,因為是直接到他家中服務,加上他不需要太多的協助,反而讓我覺得這段等待時間還蠻無聊的,問他有什麼期待,他只說了希望性義工不會是個胖子就好,言談間沒有什麼溢於言表的興奮感(也可能是我自己對這件事比他還要期待吧)。到了服務的前一天,再度跟他確認了我們會抵達的時間,這時才感覺到他些許的焦慮:「你要來之前要先打電話給我哦~」「你們不會就一群人突然出現在我家門口吧!」跟他一再保證了我們不會突然出現,抵達之前一定會電話連繫等細節,才讓他好好的掛了電話,等待明天的服務。

這天,天氣時晴時雨,像我的心情,先是把準備幫Peter更換的床單忘在家裡,後來又發現沒有在3小時前先打電話叫他起床,在行政義工性義工們會合後,分頭進行床單採買及性義工服務前的訪談,待要前往他住處時,發現電話那頭無人接聽…

約莫打了第20通電話,那頭傳來異於平常的高亢回應,心中大石才落下,還好,沒有被他放鴿子,白跑一趟,在行政義工佈置時,我問他心情如何?他也沒有特別的說什麼,就說希望出現的性義工不是他不喜歡的類型就好,我再次向他強調若是出現的性義工是他不喜歡的類型,他是可以當場拒絕的…在輕鬆的氣氛之下,我們完成了前置作業,將Peter交給性義工了。

義工們歡欣的慶祝完成了服務。(陳浩浩/攝)

等待的前15分鐘猶如50分鐘的長,深怕兩位一言不合,就結束了服務,所幸最慘烈的狀況沒有發生,服務順利進行及結束了,結束後問他,對今天的服務是否滿意?給多少分?Peter先是說他覺得非常驚喜,因為服務他的性義工居然是天菜級的阿空,他沒想到在媒體上這麼有名的人會出現在他面前,而且竟然是服務他的性義工,他覺得很驚訝,在短短的描述中我覺得他是興奮開心的,在簡單的訪談之後,我心滿意足的結束了這次的服務,心裡覺得:真好!我突破了與他的溝通的困境,完成了這次的服務,也守住了手天使對申請者的承諾。

然而,這樣的滿意只維持了兩天,就在我向Peter要求履行承諾,也就是受服務者必需回饋給手天使一篇心得文,Peter先是說他家中有事(卻未提出因此而不能交心得文一事)後來又因為別的事情與我意見不合,再度封鎖了我,過程中我仍不放棄,透過不同的方式向他要求繳交心得文的事情,雖然最後他說他對服務只有三句的心得,但我卻遲遲等不到他的那三句……

手天使的服務對障礙者來說會是什麼呢?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倡議,賦權的過程,在啟動服務到服務結束的過程中,我們希望可以讓障礙有一種被看見,被重視的感受,而這樣的感受有可能是不存在於某些障礙者生命中的,我也期待障礙者在生命中能夠留下的,是一種美好,對等的關係,當一個陌生的對方將你擁抱入懷,不是為了幫你更衣,換尿布,而是為了讓你感受到他的溫度,這樣美好的生命經驗難道不值得成為動力,驅使他往前進,追求更多更美好的生活嗎?

然而,身為障礙者的我仍是得接受,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對於不同的障礙者仍是必需給予尊重,讓他可以自主的做自己,活出自己的樣子,至於我的失落,就只是對於申請者過份的期待罷了。(面談義工雅雯/文)

****** 
和服務Peter相關的分享文,敬請參考 ******
【手天使】這次容我只看見自己(性義工阿空文)
【手天使】台北黏濕街頭(面談義工家幗/文)
【手天使】 坦然接受失落(手天使發起人vincent/文)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