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服務之我思(性義工奶姬/文)

和面談義工、行政義工們會合之後就前往飯店,進去房間之後,我打開寶特瓶的汽水,卻噴一桌一地,保持著每次任務都搞砸一件事的紀錄,開始了服務事前訪談。

服務的開始(攝影/小易)

其實無論當了多久老司機,會緊張就是會緊張。我黏上假睫毛,有比較大部份是為了我自己的自信。很謝謝行政義工們非常令我放鬆的陪著我、聽我亂講話的同時打點好所有的之微末節,讓我能無後顧之憂地進行服務。

這次的受服務者是看不見的,在決定要接這次服務之前,我想到的是:性義工與受服務者“見面”時,雙方都有拒絕這一次服務的權利。但是他不能“見”到我啊!我是要怎麼問他的繼續意願呢?

所以一見面,我請他坐在床邊,我蹲在他的面前,抓著他的手,告訴他:「我現在要讓你知道,我並不迷人的地方。」讓他摸我的短髮、我的寬肩膀。我慢慢站起身,引導他的手摸我的肥肚,甚至帶著他抓抓捏捏我的肚子肥肉。

『妳沒有妳說得那麼胖啊!』他說。

「我也沒說我多胖吧……?」總之,任務開始。

探險家表示他想泡澡,所以希望我先幫他脫衣服,當我的手忙著幫他解扣子時,他的手摸過我的背,他說:『妳流好多汗喔!今天很熱吧?要不要沖個澡?妳沖澡的時候我不會進去浴室。』「其實進來也看不到哇……」我心裡這麼想的同時,他說:『不過我進去也不會偷看喔!哈哈哈!』

有時障礙者開自嘲玩笑,會讓我感到心疼而無法享受幽默,但我相信這90分鐘之內、探險家這個人,不會讓我有這種複雜情緒,就笑著下地獄吧!

我脫下的衣服真的有味道,就是在只有電扇的房間裡玩吃雞一個下午都沒吃到雞的電競耳機味。總不能一身魯味接近受服務者,所以我決定去沖澡。

我讓探險家抓著我的手肘,一起進了浴室,他進去浴缸去泡澡,我開著蓮蓬頭冷水沖澡。他問我要不要一起泡澡?我用腳接觸浴缸水面,很燙。他立刻就轉開冷水,但也立刻又開口揪我進浴缸。

「沒有那麼快變冷吧?又不是神燈許願。」我坐在浴缸邊緣,手時不時在他肩上摸著刷存在感,順便試水溫。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浴室聊天,探險家很會說話,我常常被逗笑,但也發現他的說話有個模式,讓我覺得他支配慾很強。比方說他邀我共浴,我說水溫太高,他會試圖說服我:『泡澡這麼熱才是享受。』我心裡只想著火湯地獄。

猜星座順便說說星座的刻板印象的壞話,這些非常簡單的聊天起手式他運用自如,有些話題延續的話術甚至讓我覺得他比我還要社會化。

水溫終於降到我能把小腿沒入水面,我還是坐在浴缸邊,形成我泡腳他泡澡的狀態。他就要求要擁抱,我說:「說服我啊!」他就開始舌燦蓮花,我發現這樣聽他滔滔不絕很有樂趣,等他說到一個段落,我回:「可是很燙。」他又會不厭其煩地試圖說服我,這才是雙贏的正確人生抉擇,此時我還能用看單口喜劇的心態看待談話的鬼打牆。

終於到床上了,他已經沒有進浴室前的緊張猛喝水或手足無措。他躺著,我圍著浴巾跪坐在床上、他的身邊,我的雙手開始在他身上不安份。我一直對於自己的愛撫技術很有自信,但是探險家卻說用手摸沒感覺、要用親的。

「那你申請手天使是誤會什麼了是不是?」我挑起一邊眉毛表困惑。

於是他又開始說服我,說親吻是取悅他的捷徑,我卻要走錯路走遠路。

「我沒打算取悅你啊!我只想做我想做的事,我又沒收錢。」我真的很希望他能好好體驗一下我的手技,不然我腦海時不時飄過「我來幹嘛的啊?」的思緒可能會讓我提早結束離開。

好在,他的陰莖在我的手中有了剝皮香蕉的硬度,但是他還是在說只用手他沒感覺、不會勃起,啊咧?我手裡難道是我的GGININDER嘛?(YOOOOOOO!)根本口嫌體正直嘛!

我突然想到,乳交是非常視覺的招,如果對探險家試試看會怎樣?反正他現在一直嚷嚷著別用手別用手。

乳交,大失敗。他直接在我的乳溝裡沒有反應。探險家說有意識到是胸部,但是就是一種不知道我在幹嘛的感覺,所以就置身事外了。原來我自認為擅長的事,沒了視覺上的刺激,再加上當時忘了以淫聲浪語助興,其實是掃興的。

有點不服輸的心態,我想讓他再次雄起!我裝了些熱水在杯子裡,倒很少很少的漱口水,我幫他做了冰火的口交。他立刻開始用精彩的言語描述他陰莖的水深火熱。隨著水溫越來越接近體溫,我把水吐在杯子裡,因為他的反應讓我很有成就感啊!就想在幫他吸個幾下再換手加速催噴。

他突然單手緊緊壓住我的頭,就像籃球運球,我很用力打掉他的手,他反而雙手都搭上來了,就一瞬間,很突然卻跟預料的一樣,我被口爆了。

呸掉嘴裡的栗子花味,我很認真的在跟他說運球是不可以的不對的很糟的很不尊重的,甚至用了華麗的髒話形容,但是我看到他躺著、翻著白眼,大口喘息,什麼都不回應,我先去浴室洗漱和梳洗吧!

回到房間穿衣服時,他結束聖人狀態了,我又重複一遍對於運球的厭惡,而且會讓本來願意幫你做什麼的女性,運球的話她就什麼都不願意做了。我是不覺得他有聽進去啦!因為他也沒有當下道歉什麼的,他忙著在說明他射精完有一段時間無法思考,並忙著解釋這段時間並非所謂的聖人狀態。

不過他提醒我,口爆不能寫在心得文上,因為我們是手天使,心得文是要面對鄉民,不希望讓我們為難。

我也說了我不介意面對鄉民,我沒收錢,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最後發生點小意外,雖然我很討厭被運球被口爆,只希望他以後別再這樣對女性。我是不覺得他有聽進去啦!因為他還是堅持不能寫而且花式說服這樣才是正確的人生抉擇。

失落(攝影/小易)

後來回到隔壁進行任務後訪談時,面談義工說受服務者希望再跟我說一兩分鐘的話,想“請”我過去一趟。帶著以為他會為了運球道歉或是解釋的期待過去談話是我的不對,他只是耳提面命地一再強調說希望我心得文的措辭能夠隱匿他的障別和身體特徵,我當成是對我寫作能力的挑戰對他說我會盡力。

說真的我不知道虛構的90分鐘要怎麼寫,也不覺得謊言值得被放上手天使官網。除卻他或許有的幾分控制慾或支配慾,他是在為了我和手天使團隊著想的吧?如果是,那麼這部份還是讓我覺得溫暖。

但很多時候,我們在面對障礙者時,是不是也是會有這樣強迫的為了對方著想呢?付出對方不需要甚至是帶來困擾的事,還要高姿態覺得對方不接受就是不惜福?善意,卻成了來人餵公子吃餅。在這90分鐘內,我都在任性妄為、想幹嘛就幹嘛。 據他過程不止一次所說,我付出的大多不是他想要的,而他想要的是強力運球得來的。或許被口爆的是我,但餅塞滿嘴的,是他。

訪談性義工奶姬(攝影/浩浩)

在服務結束後的此時,

我覺得他不需要手天使的服務,

而是想要免費的性服務。

可是沒有在天天過年的,

所以我覺得他需要的是付費的性服務。

可是性專區依舊沒有成立,

消費者也會怕被詐騙被仙人跳或是擔心資訊不足造成糟糕的消費。

那麼,

如果能由視障者能相信的協會跟酒店業績幹部合作,

推出視障友善制服店名單,

比起要排隊兩年的手天使,

更能滿足視障者的需要吧?

(性義工奶姬/文)

******  和服務探險家相關的分享文,敬請參考 ******
【手天使】我的夢遺落在喜馬拉雅(受服務者探險家/文)
【手天使】凌晨一點看到這個Line的訊息的時候(訪談義工劉家幗/文)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