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天使》5/5障礙者需要性遊行記錄(訪談義工家幗/記錄)

(攝影 / 余志偉)

【集合】
5月5日下午一點鐘我來到峨嵋街的電影公園,抵達時看到幾個夥伴在街道上穿梭,今天的活動宣傳車正在一旁待命,協助我們的司機和他的夥伴也在車上等待著。

訴求文字布條還沒有掛上去,幾分鐘之後活動的核心幹部們在一旁集結討論,並分頭進行各項工作。在兩點之前已經可以在電影公園的一角看到來聲援的夥伴們佔滿了人行道,十多台輪椅以及幾個精心變裝的夥伴們從電影街延伸到峨嵋街上好不熱鬧。

集結後要出發囉~(攝影 / Jo Jo Liang)

下午兩點鐘時,創辦手天使的 Vincent透過司機大哥操作升降平台將他與輪椅抬升到貨車內之後,他透過麥克風開始與大家說明這一次遊行的訴求以及進行的流程。

陸陸續續來的夥伴們一起把峨嵋街左邊車道佔滿了大約延伸五十公尺。另外,右邊的車道也可以看到與我們合作的派出所員警們指揮路過的車輛並且同時提醒站在馬路上的遊行夥伴們注意車輛經過。

身心障礙者原本屬於你的權益,你不需要讓出去             (攝影/Jeng Pietro

 

 


【拿回應有的權利】

當麥克風交棒給智偉之後,智偉提醒大家可以將輪椅移動或步行到馬路上來,此舉視為為大家闡明了我們這次遊行除了宣達以上訴求之外,更重要的是我們要讓社會大眾清楚地看到身心障礙者長期受到的壓迫,乃至於身心障礙者也習慣被指揮,被要求體諒他人。好比我們已經申請了兩個車道完整的路權,但現場指揮的警察們,仍然要求我們要讓出一條右邊的車道,智偉這時告訴大家要把所有的車道占滿,「身心障礙者原本屬於你的權益,你不需要讓出去」,這個行動激昂了現場所有人的心情,同時也再次闡明了,我們要把自己的權益適當合理地展現出來!

【出發】
兩點半在宣傳車及麥克風的指揮之下,大家一步步的啟程,以步行的速度開始了今天的遊行,喊著口號展現自己,大家並肩同行。

障礙者需要性大遊行。(攝影 / 余志偉)

沿路可以看到停下來駐足的西門町遊客,暫時熄火的機車騎士,推著娃娃車的父母也停下來傾聽我們齊聲高呼的遊行訴求,麥克風以及大家同聲高喊的聲響不絕於耳。

依照規劃好的路線,我們沿著西門町街道前行,經過了西門町紅樓後方及捷運站6號出口外頭,我們穿越中華路、重慶南路,繼續來到228公園,並且也經過了台灣博物館、台大醫院,繼續往行政院的方向前進。

【行政院】
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總幹事許朝富代表發言,說明許多旅館的無障礙空間仍然不能讓大部分的身心障礙者方便使用,以及許多台灣的旅遊設施乃至於餐廳,仍然有很多歧視身心障礙者的地方,影響到身心障礙者的社交,更遑論身心障礙者是否在這部分能夠進一步有好的社交關係發展,更別說親密關係。

在車上持麥克風的許朝富總幹事。(攝影 / 余志偉)

許朝富總幹事並且說,身心障礙者在許多方面跟一般人的「不一樣」,需要被看見,需要被政府重視,政府必須讓身心障礙者擁有「一樣」參與社會的權益。

朝富總幹事帶領大家呼口號,「我們不一樣,我們要一樣」!

此時出面接洽的營建署代表也拿了麥克風做出回應,並且與我們其中一位參與者鄭豐喜文教基金會林文華大哥進行對話。

在說明完對行政院的訴求之後,我們遞交陳情書代表是中研院研究學者同時也是腦性麻痺的孫嘉梁,代表遞交陳情的嘉梁也用自己的身體展演了身心障礙者長期受到束縛的生活,身障者長期也需與家人綁在一起的困境。

嘉梁的憤怒。(攝影 / 凱凱)

遞交陳情書的過程,在警方戒護官員的過程之中,呈現了遊行夥伴包圍警察,警察包圍陳情代表的奇妙畫面,當孫嘉梁博士說完話之後,行政院代表以為已經結束就轉身離去,警察也隨之魚貫走出人群,這時陳情書仍然在孫嘉梁博士手上,嘉梁十分氣憤以彈跳的方式展現出自己,在代步車的座椅上反覆跳動,高舉陳情書並發出聲音,展演出他的憤怒,經過提醒行政院官員才回頭,完成提交陳情書的整個過程。

這一個沒有事先安排的插曲,很明顯呈現了政府官員長期習慣用制式的做法敷衍所有人民的需求,以為進行完自己的動作就好,不在乎有沒有把最重要的訊息帶回去。

台灣酷兒權益推動聯盟代表發言。(攝影/余志偉)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黃怡碧發言。(攝影 / Jo Jo Liang)

 

 

 

 

 

【教育部】
在教育部門口,宣傳車停妥,大家圍繞著宣傳車,與上一個階段一樣遞交陳情書,由孫嘉梁交給教育部代表。

【監察院】
我們來到監察院,就緒後進行短講,邀請台灣障礙女性平權連線周倩如理事長發言,她本身是肌肉萎縮症患者。

接著發言的是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黃怡碧,發言稿如下  https://goo.gl/Tj5VVn (發言稿)

1.首先,國家和社會必須肯認性生活的重要性,並承認性服務之正當與必要;
2.政府應該以法律和政策,促進針對身心障礙者的性服務之提供;
3.政府應該保障接受性服務和提供性服務者雙方之權利。一些國家也都有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服務計畫。我們支持探索這樣的可能性,但需要注意的是,這樣的服務提供不能造成對另一個群體的壓迫。同時,這樣的服務仍必須立基於真正合意的前提。

孫嘉梁、林文華以及部分代表接著陸續暢言己見,之後行政院外交國防法務處科長嚴科長接受孫嘉梁的陳情書。

在我們這一次的遊行行動過程之中,沿路有不少媒體陪我們一同倡議的同時進行訪問以及紀錄。

日幕漸昏,遊行在中山南北與忠孝東西兩大路交叉的十字路口,車水馬龍聲與夥伴們齊聲呼喊間畫下句點。(訪談義工家幗/記錄)

(攝影 / Jeng Pietro)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