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我們也要做愛!手天使百人遊行爭障礙者性權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2018-05-06

文/公庫記者許詩愷台灣性義工組織手天使和數個性別團體,昨日(5/5)在台北市西區舉辦遊行,訴求「障礙者也需要性!」強調身障者的生理需求應被各界重視,他們從西門町出發行徑紅樓、二二八公園等性別友善空間,最後再分別向內政部、教育部、監察院遞交陳情書。手天使替無法處理性慾需求的身心障礙者提供免費手交服務,成立已近5年,卻仍經常遭外界醜化,創辦人Vincent強調,大眾看待障礙者時都說「能正常生活就夠了」甚至把我們包裝成生命鬥士,但障礙者也是人,也有性慾,希望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並做愛,遊行便是為了打破這些迷思,並破除大眾對「性」的污名化。

台北西區縱走 呼籲大眾面對性

遊行自西門町電影公園集結,原先手天使申請了雙線道,但警方昨日突然以維護交通為由縮減為一線道,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社工主任鄭智偉見狀一度不滿,反駁「這象徵了公共空間不是給障礙者使用的,不是給共享這個城市的人民使用的。」接著號召近兩百名支持者走上馬路,成功佔回路權,並疾呼「今天屬於障礙者。」

「站在這裡的大家都是障礙者。」鄭智偉指出,同性戀、多元性別認同、體態豐腴者,所有不符合主流價值觀的族群都會遇到各種歧視,甚至被視為變態,相對擁有較多資源,鼓起勇氣參與遊行的他們,要為了更多無法現身的群眾爭取權利,鄭智偉說,障礙者的性不只是一個人的事,包含了性教育、國家政策、無障礙空間等領域,卻從來不受社會重視。

而隊伍行進間,參與者們不斷呼喊「只要性,不要礙」、「我們也要做愛」等口號,並向行人解釋訴求。因為西門町近年景氣好轉,眾多旅館林立,另一名主持人家新趁機提到,障礙者出門約會時,由於現行法規對旅館業的無障礙房間數規定非常寬鬆,許多旅館根本沒有設置相關設施,導致障礙者輪椅會被電梯門卡住,甚至性交後無法在浴室盥洗。

落實無障礙、友善平等的情慾空間,即是本日遊行訴求之一,當隊伍經過西門紅樓、二二八公園,Vincent解釋這些地點對性少數族群猶如避風港,他們只能在此得到片刻自由,無法在公開場合和伴侶享受親密言行,但過去政府經查刻意刁難,例如1997年,二二八公園外的常德街便發生警方大規模盤查,禁止同志深夜逗留;而餐廳、電影院等場合對障礙者的限制屢見不鮮,輪椅族的保留位通常在第一排,他們必須吃力抬頭看片,同行者的座位則在其它地方,連想和伴侶牽手都沒辦法。

再加上障礙者需要他人協助生活,於是各空間經常不設鎖,或直接敞開大門避免爭議,身旁的親友、照護者也會「自然關心」他們的隱私,家新透露,手天使曾遇到障礙者為此吐苦水,不只很難把約會對象帶回家,網路交友、觀看色情影像時更要躲著旁人,他們主張政府應提供租金讓障礙者負擔得起,符合實際需求的社會住宅,Vincent便直言「保障獨立生活空間,才有更多情慾的可能。」

政府只想到法律 未從人的角度思考

「如果幫我們餵食很正常,為什麼性需求不行?」Vincent再度強調,遊行另一項訴求是性交易合法化,因2011年性專區修法施行後,未有縣市政府設立專區,而目前的性交易場所仍屬違法營業,不可能安裝無障礙設施,即使未來有合法店家,由於大眾對無視障礙者性需求,上述提到的交通、娛樂困境未解,他們無法期待障礙者能使用此服務,若要強迫所有性工作者被集中管理,更是種隔離、歧視。

手天使因此主張「障礙者進行性交易,娼嫖均不罰。」家新說明,多數障礙者無法自慰,性交又有外在環境的限制,若親友幫他/她找到性工作者回家服務則會觸犯法律,必須讓障礙者的性交易合法化,才能讓許多缺乏資源的障礙者解決生理需求。而提到歧視手天使服務的外界經常諷刺他們「有沒有口天使、腳天使?」隊伍也用口號打趣回應「你來做就有了。」

針對上述訴求,營建署建築管理組副組長欒中丕僅表示「會循序漸進,繼續改善。」而參與障礙者運動多年的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總幹事許朝富進一步追問「到底有沒有期程,以及讓公民團體監督的管道?」他形容,政府沒有阻止我們去開房間、去吃飯,但我們進不去旅館和餐廳,欒中丕再回答,2013年起已全面要求所有新建物都必須設立無障礙設置,舊有建築則會逐步檢討,當他離開時卻忘記拿陳情書,現場眾人大聲呼喊後才調頭接下。

許朝富直言「政府只想到把這群人養好就行了。」把基本法規定好,未從人的角度去檢視是否符合障礙者的需求,障礙者有權爭取自己的性,跳出來為自己發聲,不過在這之前「我們一定要認同自己是個障礙者,從障礙裡出櫃」才能影響到外界,其中最重要的即是,你如何看待自己。

障礙者要情慾自主 酷兒與移工不可少

遊行隊伍便有二十逾名身障者參與,罹患重度腦性麻痺的中研院博士孫嘉梁裸身用繩縛綁住自己,用肉體控訴,大眾歧視他們不配有情慾,因為環境因素無法享有隱私,種種現象猶如綑綁在他們身上的鎖鏈,讓障礙者不敢探索自己的情慾,甚至為此感到罪惡。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成員吳靜如則指出,外籍移工在台灣約會,開房間時會被取笑,就像障礙者被認為不該有性,移工也被說「讓你們來台灣賺錢,你們只要會工作就好。」社會污名化弱勢者,對性感到恐懼,層層壓迫著他們。而照護移工是和障礙者最貼近的工作者,兩者互相影響,政府應檢討長照、勞工政策,讓照護員得到合理的勞動條件,才能幫助障礙者更自由的生活。

手天使的第四項訴求是性平教育、性教育不只容納多元,也要包含障礙者觀點,因此繼內政部後,再來到教育部陳情。台灣酷兒權益推動聯盟成員天天出面聲援,她從小因身材遭人取笑,直到近年接觸了肥胖污名議題,認識酷兒盟的「胖女/女怪」成員們,才開始面對自己的情慾,性平教育的精神,是輔導大眾正視、了解「任何身體都要被尊重」並選擇自己要如何愛,與被愛,否則壓抑一個人的性/別和情慾,會對其身心有害,政府應給予多元族群自由,逐步扭轉社會風氣,而不是強迫眾人隱藏自己。

最後抵達監察院時,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黃怡碧說明,根據2015年的政府統計資料,性侵害及家暴發生在障礙男性身上的次數比非障礙者高出4倍,更何況身障女性的情況?而他們除了肉體痛苦外,還經容易被迫節育,黃怡碧強調,性權已是國際人權法保障的權利之一,如瑞典去年出面向他們1972至2013年間,用法律要求跨性別者接受節育手術的行為道歉並理賠,荷蘭除了性交易合法之外,也提供完善的資助與規範,幫助障礙者得到性服務,雖然各國對性權的推廣程度不一,還在改善的過程上,但不代表我們的政府不能做得更好。

您可能也會喜歡…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